读客吧 > 财法仙途 > 第八百七十五章、 几十万个林夕
    巨大的碰撞声在玄天境天空响彻。

    声势虽然远没有这片天地上古时期出现的恐怖。

    但上古时期终结之后,这还是第一次爆发出如此强大的战斗余威。

    轰!

    林夕双眸冷冽,浑身煞气汹涌。

    迦龙像的力量激发到了极致。

    举手投足之间都蕴含着恐怖的气力,随便挥拳都有千斤之力,更不用说竭尽全力操控防止的青云仙钟,那威力足以轻易砸碎雄峰巨山。

    这还是第一次林夕尝试这种斗法方式。

    确实酣畅淋漓,让人感到浑身畅快。

    完全可以比肩元婴巅峰的体修了。

    但即便是这样,竟然也完全不敌祁连云。

    祁连云浑身血光,整个人身上散发着嗜杀之气,残忍且血腥,他拥有着无比强横的身躯,同样对法宝的掌控也是最顶尖的。

    玄铁棍施展开来,就像是几百座大山压来,让人喘不过气。

    他好像已经完全超越元婴境界了。

    林夕可以肯定,一些弱小的化神都不可能是此时祁连云的对手。

    拥有凶兽的力量与顶尖散修的手段。

    这是一个绝对棘手的敌人。

    轰!

    轰!

    每一次撞击,仙钟都会发出剧烈的震动。

    在连续三百一十七次之后,仙钟上出现了一丝裂纹,并且发出沉闷的低鸣声。

    仙钟被打破了。

    “只是这样?”祁连云怜悯的盯着林夕:“比天九,枫寒霜那些废物确实强一些,但也仅此而已,你的弱小支撑不起你的狂妄。”

    林夕眉头紧蹙。

    一件灵宝都要被生生打碎了。

    这样的压力确实太让人窒息了。

    仙钟被收了起来。

    林夕可不想就这么浪费掉一件灵宝。

    这时,林夕脑中老怪物的声音响了起来:“我劝你还是别招惹这个小怪物了,他体内的存在是你抗衡不了的东西。”

    林夕惊讶。

    这个老怪物怎么还没消散。

    “奇怪了,你这么关心我做什么。”

    老怪物沉默了一小会儿:“我现在被镇压在你的鬼渊法宝之下,如果你死了,那么我接触到外界大道,同样也会消散。”

    元神衰败,按照天地规则他就应该消散。

    但他却迟迟不曾消亡。

    全是因为白骨伞内部禁制源自鬼渊,而鬼渊的生死法则其实是完全不同的,所以他暂时没有消散。

    “这么说来白骨伞反而保护了你?”

    “可以这么说。”

    老怪物声音有些不情不愿。

    “这倒是有意思了。”林夕问道:“那你什么时候会死?”

    “......"这个问题问的老怪物一窒。

    “好吧,既然这个问题你不想回答,那你先告诉我,祁连云体内究竟是什么怪物。”如果知道是什么怪物,对付起来或许会轻松一点。

    “告诉你也没有用,他体内的是至凶之兽梼杌,性情及其暴虐,而且异常顽固,哪怕是仙人下凡也驯服不了它。”

    林夕惊诧万分。

    梼杌?

    虽然关于这种凶兽的记载极少,但可以肯定,它与凶兽穷奇是一个级别的怪物,只是名气并不大,但实力绝对非常恐怖。

    没想到祁连云体内藏着这么强大的怪物。

    怪不得有恃无恐,气焰嚣张。

    “他有没有什么弱点?”林夕问道。

    老怪物坚定说道:“没有,完全没有。如果你硬要说的话,梼杌极其固执,不达目的誓不罢休或许算是一个弱点。”

    “这哪儿是他的弱点......”

    这很明显是他的可怕之处吧。

    “所以我劝你别打,先逃再说。”

    “你也未免太小看我了吧。”

    “你凭什么和他抗衡?你的法宝都快被打碎了。”

    “老怪物,你是不是忘记了自己为什么夺舍我失败了。”

    老怪物愣住了。

    只见林夕神情认真看着祁连云:“好了,热身结束,该动真格的了。”

    祁连云冷笑起来:“可笑的自尊心。”

    林夕一步迈出,化作上万残影。

    虚虚实实,犹如幻境。

    但这虚假中却又透露着真实感,每一个都好像是真的,但又好像是假的。

    祁连云眉头紧紧皱起:这是什么东西。

    他左右环顾,却怎么也找不出真身。

    突然,他身后一个林夕突然化作金光朝他飞来,速度极快,手中凝聚恐怖的能量。

    “灭魔!”林夕大吼起来。

    强大的冲击力随之重重打在了祁连云背后。

    轰!

    他被打飞数米。

    “吼!”祁连云愤怒的狂吼起来,玄铁棍随之打了过来,山崩地裂之威势席卷而来,瞬间贯穿了林夕的身躯。

    而林夕的身躯竟然缓缓消散。

    是个虚影!

    “怎么可能!”祁连云心中一惊。

    如果是虚影怎么会打到自己?

    下一刻,另一个虚影化作实体再次施展灭魔袭来。

    轰!

    轰!

    轰!

    不管祁连云反应多快,都被暗算的死去活来,每次反击却都只能打在虚影上,气的他差点走火入魔,身上伤势恢复的速度也开始变慢。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你给我滚出来。”祁连云狂吼起来。

    声音犹如惊雷般震荡出去。

    带着撕裂大地的恐怖意味。

    林夕脸色微微一变。

    这声浪刹那间将大片虚影震碎,顺带将林夕真身也震退了数步。

    虽然没有受伤,但祁连云却冷冷说道:“原来是这样,真身必须藏在虚影之中,而这些虚影脆弱不堪,只需要把虚影全部击碎就好了。”

    “你以为你做得到么。”林夕冷笑起来。

    一步踏出,这一次无尽的烟雾飘荡了起来。

    乐神像的力量被激发。

    竟然有数十万的虚影随之出现,密密麻麻犹如虫巢一般,这些林夕刹那间全部散开,占据了大片的区域,看的人头皮发麻、

    挪云步与乐神幻术的能力结合,展现出的景象真是有点吓人。

    “卧槽。”祁连云此刻都难以掩藏内心的震惊。

    数十万个林夕手上燃起了漆黑的地狱业火,整片天地仿佛都化作了无边炼狱,他们淡淡的笑着:“现在你可以猜猜,哪一道地狱业火是真的。”

    咻!。

    数十万团漆黑的火焰缓缓飘来。

    真正的业火藏在无数的幻影中,杀机无限。

    这一击,让祁连云都毛骨悚然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