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回到明朝做仁君 > 第一九八章 海瑞:我就是讲讲道理
    闻言,陈昌和李福两人也沉默了。

    两人也的确是吃够了教训,上次本以为是万无一失的事情,结果呢?

    让海瑞一搞,大家都大没脸,没办法,只能给京城写信求情。

    现在京城什么情况还不知道,大家回京城怎么处置还不明白,现在还搞这种事?

    “那我们也不能坐以待毙。”李福再一次说道。

    “去济宁看看。”赵贤站起身子,整理了下衣服说道:“你们觉得海瑞是傻子吗?那个人有多聪明,你们不知道吗?孔家的人蠢,你们也蠢吗?和海瑞斗,他们也配?”

    陈昌和李福顿时若有所思。

    陈昌想了想之后说道:“大人说的有道理。海瑞这个人虽然胆子大、不会做人,可是他不傻。不但不傻,这个人还很聪明,做事也很有章法。”

    “对啊!”赵贤点了点头说道:“正是如此。他没疯,他为什么敢派人去孔家这么拿人?肯定不是什么小事,咱们不能贸然的参与进去,避免惹得一身骚。”

    一边的李福若有所思,随后迟疑着说道:“可是,大人,咱们要是不帮忙的话,孔家那边怕是也交代不过去吧?”

    “他们能怎么样?”赵贤冷笑了一声,“对付我吗?”

    “如果他们敢翻脸,真以为咱们不能和海瑞一起下手?到了那个时候,他们孔家真的就不怕吗?”

    “还是说向朝廷举报我们受贿?我们的钱谁送的,还不是他们送的?孔家的脸面还要不要了?圣人的脸面还要不要了?出钱向官员行贿,他们也得敢说的出。”

    赵贤不服气的说道:“咱们去济宁看看风向再说。如果海瑞被孔家收拾了,咱们正好落井下石,把他赶出去。”

    “这个人留在山东没什么好处,他走了对我们好处大了。如果孔家这次不能够把海瑞压下去,那也好办,海瑞压下孔家,咱们清查土地的事情还好搞了,一举两得。”

    一边的陈昌大笑道:“大人说的有道理,如果他们能够压住海瑞,那自然用不着咱们做什么,落井下石自然也没什么;如果他们压不住海瑞,他们还敢和我们翻脸?”

    三人对视了一眼,一起大笑了起来。

    李福抱拳道:“大人英明睿智,下官服了!”

    “好了好了,”赵贤笑道:“不要再说这些了,咱们马上赶去。人孔家这么急,咱们也要适当的急切一下是不是?”

    陈昌和李福对视了一眼,也跟着笑了起来。

    三人开始吩咐人准备马车,一起赶奔济宁城。

    济宁城。

    海瑞看着面前的董大宝,听完了他的汇报,脸上的笑容缓缓收敛了起来。

    不得不说,董大宝的事情办得很好。

    可也不得不说,他的胆子是真的大。

    海瑞没想到董大宝居然真的敢冲进孔家抓人,而且还在孔家杀人。

    这手段已经不能用暴力来形容了,这简直就是个疯子。

    一边的王用汲脸色大变。

    这怕是要和孔家翻脸了啊!

    原本海瑞的计划是压服孔家,现在看来根本就没办法压服了。这事太大了!

    如果真的这么干下去,孔家怎么可能服气?

    即便是现在妥协,恐怕都来不及了。孔家名声受损严重,不和海瑞拼个你死我活恐怕都不行。如此一来,以后还怎么让孔家帮忙?

    想到这里,王用汲都快急得不行了。

    董大宝虽然躬着身子,但是他依然在看着海瑞,目光平和,神情平淡,仿佛刚才说的那些破事根本就不是他干的。

    他似乎是一点都不着急,一点都不害怕。

    海瑞笑了笑说道:“事情办得不错,退下吧。把人看好了,不能出岔子。这个时候人要是出了岔子,我们都完了。”

    “大人放心,没人能在卑职手下做什么。”董大宝掷地有声的说道。

    等到董大宝走了以后,王用汲有些担心的说道:“大人,此事怕是……”

    海瑞一抬手,沉着脸说道:“我好像琢磨出一点味道来了。你觉不觉得董大宝所做的一切都像是故意的?”

    “无论是这次的案子,还是孔家抓人,他都像是有意为之。”

    王用汲想了想,点点头说道:“大人你这么说的话,倒还确实是如此。毕竟这事实在是担子有些太大了,即便他无所顾忌,也不敢这么惹事啊。东厂的人不会这么干。”

    “那你觉得是谁让他这么干的?”海瑞笑着问道。

    “这……”王用汲有些迟疑。

    他很想说,应该是宫里面的公公。

    可是宫里面那些太监他还不知道吗?

    冯保死了之后,谁敢这么干呀?

    没有人敢这么干的情况下,那么只有一个人会下这样的命令。

    这个人正在皇宫里面种菜大明的皇帝。

    可是陛下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这说不通啊!

    王用汲有些迟疑的看向海瑞,想听听海瑞是怎么说的。

    “其实无所谓。”海瑞端起茶来,笑着说道:“这世上,道理永远是道理,无论董大宝想做什么,他做的事情都是对的。”

    “这个案子有,不是冤案,就可以了。”

    “到孔家抓人,如果他不这样说的话,抓得到人吗?你还记得我们上次孔家是什么待遇吗?”说到这里,海瑞自己先笑了。

    王用汲也跟着笑了。

    他当然记得上次自己一行人去是什么待遇。被人领到会客厅,就晾在那一边被人端茶水,整整去了三天,从始至终都没有见到那位大名鼎鼎的衍圣公。

    人家猖狂至此,自己这些人还什么办法都没有。

    海瑞笑着说道:“所以董大宝不重要,他有没有什么目的也不重要,我们做好自己的事就行了。”

    “不过我倒是有一件事情很好奇,你说这一次我们会不会见到衍圣公?”

    王用汲闻言,突然大笑了起来。“这怕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吧?想必这位衍圣公已经在来济宁的路上了;说不定等一下人家就会从门外走进来了。大人,你想没想好怎么对付他?”

    “为什么要对付?”海瑞坦荡荡,“我只是想和他讲讲道理。我来山东就是想和他讲道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