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我只想快乐的修仙 > 第四百四十四章 幻灵
    “可惜了,我们三个都没能收服黄粱梦石。”宋悠言叹了口气。

    “嘿嘿,不是我们三,是你们俩,我不同,我只是不想要它。”林语道。

    “得了吧,就你这样?第一个被淘汰的,还吹呢…”宋悠言露出了鄙夷的表情。

    “求求你,收了我吧!”这时候,黄粱梦石直接飞到了林语的大腿上,幻化出了两只小手抱着林语的大腿。

    沈清芸:……

    “这,不可能…”宋悠言张口结舌。

    “走开!”林语嫌弃的甩腿,要把黄粱梦石给甩走。

    “大佬!求收留,我会暖床,我还会给你在幻境里变出你想要的一切,给你变出大波大波的灵石,大波大波的美女…”黄粱梦石紧紧抱着林语的大腿不放手。

    “大波大波的美女…”林语陷入了沉思。

    “我一定还在幻境里,这一定是幻觉…”宋悠言喃喃的说。

    “呃,宋妹妹,这不是幻觉。”沈清芸提示道。

    “不,一定是幻境,我还在梦里,黄粱梦石居然求着跟随他,哈哈,不可能,苍狗,你的底裤是蓝色!”只见宋悠言冲到林语身旁,只见拉开了他的外裤,却见里面,并不是蓝色。

    “怎么可能?为什么不是蓝色?这真不是幻境?!”宋悠言一脸尴尬,转身走掉。

    “呃,宋妹妹,到底什么颜色。”沈清芸问。

    “别问,我已经瞎了。”宋悠言直接走到墙边,对着墙壁杵在那里,自闭了。

    “大佬,请收下我吧…”黄粱梦石依然在对着林语苦苦哀求。

    “苍狗,你就收下它呗,你看它都求成这个样子了。”沈清芸劝道。

    “宋悠言,你觉得呢?”林语问。

    “收它。”宋悠言道,有此至宝,怎能不收。

    “好,小石头,你听到了吗?是她们说服我收你的,所以,你要记住她们的好,以后不许吵闹,知道了吗?”林语说道。

    “知道了,主人。”黄粱梦石抱着林语大腿蹭个不停。

    林语为何要跟它说这番话,就是因为黄粱梦石,在之前认主之时,曾经被林语因为沈清芸和宋悠言舍弃过,林语怕它以后心里有怨念,跟着自己后会仇视沈清芸和宋悠言。

    “既然要跟我,那就认主吧,我要用我的方式让你认主,你可愿意。”林语问。

    “大佬我愿意。”

    然后林语用六道轮回炼奴术,问了他那几个问题:“可愿为道伏法,可愿为法葬魂,可愿为魂破命,可愿为命邢天,可愿为天灭义,可愿为义碎道。”

    黄粱梦石石灵全部回答了愿意,然后它的头顶,出现了一个隐形的头箍。

    此石的幻功实在太厉害,林语必须给它戴上六道轮回咒箍才放心收它。

    “你叫什么名字?”林语问。

    “幻灵。”黄粱梦石答。

    “好,幻灵,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老大我不会亏待你。”林语盘了盘它的身体道。

    “多谢老大。”幻灵亲昵的回应。

    “苍狗,我们三人最近出现在咒梦室,黄粱梦石如果不见,估计宗门会查到我们头上。”沈清芸提醒道。

    “既然如此,那就让宗门查到别人头上去,幻灵,你先留在此地,等我们离开后,我会引一批人进来,你跟着他们离去,让他们带你出宗门后,你再去找我。”

    “是,老大。”幻灵道。

    林语此刻,打算坑的人,正是夏无漠和叶君辰那两个衰仔。

    而夏无漠和叶君辰此刻,也正在想办法坑林语。

    林语拿出华于飞的化影符,试图联系华于飞,但是咒梦室里有禁制,无法联络外界,他也只好作罢。

    此时,金霞峰内,华于飞也在试图联系林语,也因为林语被关在咒梦室里,没有得到林语的回应。

    “怎么办?联络不到林公子。”华于飞很焦急,因为他此刻正被夏无漠召集去林家,要去对林云海动手。

    “出发了,华于飞!”夏无漠呼唤他。

    “好。”华于飞联系不到林语,只能与夏无漠叶君辰一起去林家。

    凡道村,林家小院。

    夏无漠和叶君辰在华于飞清醒之前,就来过此地,他们确实发现林云海不见了。

    于是他们早就按计划用稻草人穿上了林云海的衣服,并且炼化成了一只能活动的机关傀儡,然后用伪装符,伪装成了林云海。

    做完这些后,他们回宗门,等华于飞醒来,带着华于飞一起来这里,擒住假林云海,想看看华于飞会不会通风报信。

    “林云海在下方!抓住他!”只见夏无漠快速祭出金丝缠身帛,把“林云海”卷起。

    “哈哈,林家老狗被我们抓住了,将他拉去活埋了!”夏无漠拎着“林云海”,飞向远方的密林。

    华于飞紧紧跟随,到了某处平坦之地,夏无漠祭出飞剑,在下方砍出了一个深坑,然后把林云海丢下了坑里,填埋了土。

    “夏师兄?这样坑杀凡人,不太好吧,宗门知道会责罚的。”华于飞道。

    “你不说我不说,谁会知道,而且这是私人恩怨,知道了又如何,我有莫前辈在身,杀一个凡人又怎么了?!”夏无漠冷冷的说。

    他自然有恃无恐,因为,他埋的是一个稻草人而已,如果消息传出去,那么说明华于飞出卖了他。

    如果林语来了,也一样说明华于飞是内鬼。

    “既然夏师兄觉得自己不会被怪罪,那我就不多说了,师弟先回宗门了。”华于飞抱拳道。

    “好,这个凡人是武道宗师,没那么快死,我要在这守一下,免得他逃脱,你先回去吧。”夏无漠道。

    “好,告辞。”华于飞快速离开了,他要想办法找到林语,把消息传给林语,让林语在林云海断气之前救出他来。

    “华于飞走了。”夏无漠说。

    “好,他既然走了,那么我们就开始布阵吧。”叶君辰拿出了十几杆小旗,开始绕着刚才挖坑之处方圆一里,不时的插下一杆阵旗。

    “我布下的这个阵,为坦诚相见阵,是我从我那色鬼师傅那里偷来的阵旗,就是元婴修士进去,也要被阵法困住一段时间。”叶君辰一边插旗一边说。

    “坦诚相见阵?什么意思?还有叶兄你的师傅不是女的吗?为何叫她色鬼师傅?”夏无漠问道。

    “因为她是女色鬼,超级爱看一丝不挂的美女,为此,她就制作了这个坦诚相见阵,谁一入阵,立刻就会被阵法之光投射,将身上衣服烧为虚无,露出了毫无遮挡的本来面目。”叶君辰解释道。

    “还有这种奇葩阵法??”夏无漠顿时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