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蛇宠之主 > 第二百五十九章 事后
    “……死亡6人,重伤百余人,至今下落不明13人。”

    监控室内,一人手里拿着文件,汇报着统计后的数据,身前是头也不转的赖元斌。

    找也找遍了,剩下那13个下落不明的,估计也是死了,尸体没找着,只能说是进了宠兽肚子里。

    “还有,”那人顿了顿,“宠兽死亡两百余人。”

    两百多人死了宠兽,这是一个恐怖的数据,已经堪比一次战役了,而这只是一个事故造成的。

    能造成这么多宠兽死亡,也是危险时宠兽都给御兽师挡在了前面,让御兽师得以逃跑,要不然反过来死的就是御兽师了。

    虽然宠兽死亡会对御兽师带来反噬,但只要提前解除契约就行,有创伤,但会比反噬小很多。

    这一点,只要宠兽和御兽师双方一同意,就会立马解除,让宠兽完成最后的使命。

    看起来很悲壮,但这在御兽师界是常态。

    这时,那人的电话响起。

    “好的,我知道了。”

    他将电话挂断,看向身前,“长官,刚刚有一名重伤者在抢救中无力回天,去世了。”

    那名重伤者腹部被破了个大洞,在救援时就知道是没希望了,只是不愿这么直接放弃罢了。

    那这样加起来,死者就达到了20人,这个恐怖的死亡人数,堪称一次大事件。

    哪怕百年来,都是仅有的一次,可以写入记载。

    以前也不是没发生过历练中学员死亡的事件,但死的也只是一两个倒霉蛋而已,与事故无关。

    而发生了这样的事,无论原因为何,都需要一个人来承担责任,来应对家属们的斥责,和社会言论的批判。

    而这个承担责任的人……一定是这次历练的最高负责人。

    在场内,所有人都看向赖元斌,陷入一股沉重。

    到头来,还是发展成这种严重的事态……

    “哼,无聊的意义!”

    这时,之前那位老人拄杖从座上站起,往监控室外离去。

    在他看来,野外生存,死几个人实属正常不过的事,反而不死人,那这野外生存也就等于毫无意义。

    想要学员拥有强大的实力,又不能让学员死亡,人们总是喜欢追求这种完美而不现实的事。

    没有牺牲,又何谈变强?

    在这个重武轻文的社会现状,要是不能接受这种形式,最终也只会落得弱而且弱,强而不强的局面。

    ……

    历练区内,此时这里被重兵团团包围起,不少专业人士在这里调查事发的原因。

    怪螳踩着湿润的泥土,一边走,一边闻着周围的气味,身旁是沉默不语的夜影和血屠两人。

    “呦,没想到你们疯狗也会对这种事感兴趣,不好好在你们的狗窝里躺着?”

    王芊君嘲弄着看来,语气挑衅,身旁站着的,是同为调查小队的其他三人。

    这几天,她们和军方的人都在调查着圣魂教,可无论怎么调查,都找不出那帮家伙的踪迹来。

    也是清闲,再加上这件事事发诡异,所以她们调查小队刚好过来看一下,兴许能有些线索。

    可没想到,这几条“疯狗”也跟了过来。

    “别吵,打扰到大爷我,小心杀了你,桀桀!”怪螳嘴角裂到耳边,目光危险。

    啧,这疯狗还是这么嚣张!

    王芊君厌怒的看了眼,也不和他计较。

    对于两人一见面就开喷,其他人已经见怪不怪了,反正只要不打起来就行。

    咻咻……

    怪螳一边走,一边嗅着,看起来好像有什么发现,而调查小队四人看着,也不说话,安静的跟在了后面。

    久久,怪螳突然停下。

    “怎么,发现什么了?”王芊君问道。

    “桀桀,这地方的气味太淡了,什么也闻不到……”

    怪螳咧嘴看向王芊君,“喂,女人,兽潮是从哪个方向来的?”

    王芊君顿感无语,那你这闻半天是在闻什么鬼?

    “放尊重点,疯狗,姐名字叫王芊君!”说这么说,但她还是给他指了个方向。

    “是那边,疯狗!”见他跑错方向,王芊军又喊道。

    “桀桀,注意点,女人,别等下我杀了你!”

    两人一边喷,一边向兽潮的方向跑去,而其他人都跟在了后面。

    一路跑,怪螳也一路闻着,最终,停在了几公里外的一处地方,这里,也刚好是金斗灵猴和雪月淑战斗过之地。

    虽然这里的痕迹都被兽潮破坏掉,但众人还是依稀看出,这里有战斗过的迹象。

    怪螳沿着一个大大的圆圈,好似一条猎犬,在这里面转了起来。

    “狗就是狗~”王芊君嘲弄了一句。

    “呃?”怪螳目光危险,抬起头来。

    “别打扰他……”见王芊君又要说什么,身为队长的林清宇打住了她。

    “怎么样,有什么发现?”林清宇问道。

    怪螳抬起头来,嘴角几乎裂到耳根,有些兴奋的邪笑道,“桀桀,不会错的,这地方,有那帮家伙来过!”

    以他所遇过的家伙,这相同的味道,绝对错不了。

    “圣魂教?”王芊君一语问道。

    可没等她问清楚,怪螳就招了招手,和夜影、血屠两人往来时的方向走去,“回去了~”

    “啧,这帮家伙!”王芊君一推眼上的镜框。

    “算了,剩下的我们来吧。”林清宇看向周围。

    “好!”王芊君转过目光。

    调查,她们才是专业的。

    ……

    诺大的殿堂内,此时寂静无声,雪月淑不知从某个方向走了进来。

    忽然,一个黑袍从雪月淑身旁出现,擦身而过。

    “希望你的玩闹,不要影响到我们的计划。”黑袍覆盖下的身影内,声音幽幽。

    这次雪月淑的行动,完全在计划之外,特别是杀了学员这种敏感的身份人物,更让他们容易暴露在大众目光下。

    “我可不止是玩闹哦,我家宝贝,又进一步了。”雪月淑红唇笑起,抬起的手掌指尖轻轻撩动。

    “哦?那我们的计划可以加快些了……”黑袍下,似乎有些笑意。

    微风吹过,黑袍在雪月淑身旁消失无影。

    原地上,雪月淑看着手上,脸上笑着,双眼中,仿佛映透出一个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