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蛰雷 > 第三百零一章 下狠手
    维修钟表的店铺不需要两人见面便可完成情报的传递,这是在武汉区的人进来之后临时更改的,毕竟大晚上有人进入店铺还是挺奇怪的,若不是非常时期也不会如此。

    现在看来初见成效,起码在武汉区的监视之下,情报还是得以送出。

    但现如今的问题是金文不可能按照望月稚子的计策来走,他不能和傅珍有所关系,如今不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说什么让金文牺牲一下,让钟静谅解一下。

    不是当事人你有什么资格说这句话,所以韩苏觅找上门来的意思,就是想要和魏定波商议,如何才能让两人度过难关。

    “不能将其撤离吗?”魏定波问道。

    现如今被锁定怀疑,范围已经很小,再被调查下去其实很危险,尤其是望月稚子的想法是,哪怕金文度过了这一次傅珍的试探,她可能还是不会完全放下对金文和钟静的怀疑。

    韩苏觅回答说道:“钟静可以撤离她毕竟不是本地人,可是金文不行,他在这里还有亲朋好友以及家人,如果他撤离的话这些人就会有危险。”

    武汉区调查金文的身份背景时这些消息魏定波也知道,他说道:“不能一起撤走?”

    “短时间内根本不可能,就算是要撤离也是挨个撤离,且金文一定是放在最后,不然他先一走,其他人就没有了撤离的机会。可武汉区的试探已经迫在眉睫,依次撤离已来不及,所以必须要先应付武汉区的调查。”

    这事情就变得难办起来,魏定波不停在脑海中思索,怎么才能让事情不能继续进行下去,或是说金文就算是不从,也不会引起武汉区的怀疑呢?

    亦或者说是不会加深这个怀疑。

    思来想去心中没个定数,可他与韩苏觅的见面很危险,今日她冒险上门两人必须要商量出来一个章程,不然下一次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见面。

    “那就只能下狠手了。”魏定波说道。

    “下狠手?”

    “让金文和钟静动手打架,然后钟静失手将金文打成重伤,断个胳膊断个腿之类的,只能住在医院养伤,想来就算是想要与傅珍共度良宵都没有机会。”

    “这钟静可能会心疼吧。”

    “钟静下不去手,这金文自己下得去就行,不然就让他和傅珍接触一下。”

    “那他可能会选择后者。”

    “让他们打的不要太过刻意,是金文打钟静,但是失手自己受伤。”

    “这点请放心,不会露出破绽。”

    “最好将金文的伤势夸大一些,让他在万国医院住院,这样钟静就不得不在医院照顾他,所以说两人就都不会回家住,我担心望月稚子还有什么手段。”魏定波说道。

    此前望月稚子一直不死心,可能还想要调查,现在干脆两人都不回家,就在医院里面住着,望月稚子自然是没有办法调查。

    韩苏觅也说道:“在医院的话,我们也可以安排人暗中保护,就算是武汉区的人想要暗中动手,也不会给他们机会。”

    “对了,还有一件事情,你和上面汇报一下。”魏定波说道。

    “什么事?”

    “武汉区的情报科科长这段时间好像很忙,但是具体在忙什么并不清楚,但我想一定是有任务的,多注意一下。”

    “能确定吗?”

    “我没时间去确定这件事情,但是从他的反常来看肯定有问题,你不要大意。”

    “好,我会和上峰汇报,并且提醒他们小心。”

    “电台方面这段时间安全吗?”魏定波又问道。

    “宪兵队利用无线电侦测车给我们的电台工作带来了很大麻烦,现在有巡捕出面帮忙缓解了不少,但是想来也不可能恢复到之前,还是要在日常工作中多加小心。”

    又聊了两句魏定波便起身将门打开一道缝隙,看了看外面没有人,他才对韩苏觅招了招手。

    在确保无人看到的情况下,韩苏觅从房间内离开,隔壁房间的傅珍可不知道魏定波私会了一人。

    第二日魏定波起来自然是带着傅珍先吃饭,然后等到下午去找金文拿维修的钟表,等到傅珍从钟表店内出来,魏定波上前问道:“怎么样?”

    此时的傅珍怀里抱着修好的钟表,笑着说道:“他约我明日下午去看电影,没有想到这男人还挺浪漫。”

    “看来是被傅珍姐的美貌吸引。”

    “可不都是见色起意,难不成还能是一见钟情。”

    “傅珍姐说的富有哲学,我是受教了。”

    “明日就能拿下,我也要早早回区里工作。”

    “说的是。”

    将傅珍送到旅店房间之后,她无聊拉着魏定波聊了很久,等到晚上望月稚子过来,他才得以脱身。

    “这就同处一室了?”望月稚子问道。

    “白天聊天。”

    “晚上也没人管你,汇报情报。”望月稚子说完之后,不给魏定波反驳的机会,直接让他汇报情况。

    这就是官大一级压死人,魏定波只能说道:“傅珍说金文已经约她明天看电影,她说明日就能搞定。”

    “速度倒是快。”

    “看来这金文也不是什么好男人。”

    “也可能是被风言风语影响了吧。”

    “反应明日就有结果,等等看吧。”魏定波表示不急。

    可是就在两人说这些问题的时候,王雄突然跑到旅店之内,敲响魏定波的房间。

    为何知道是王雄,只因他是一边敲打一边叫喊,这声音自是能听得出来。

    魏定波起身将门打开问道:“火急火燎的干什么?”

    “金文从楼上摔下来了。”

    “什么?”魏定波都是大吃一惊,他知道金文明日约傅珍,今夜肯定要有所行动,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是从楼上摔下来。

    望月稚子也起身问道:“怎么回事?”

    王雄喘了口气回答说道:“王木琰今夜还是在听他们有没有吵架,和往常一样一见面就吵,而且今天两人火气都比较大,被楼下楼上的邻居听到了。然后大家就出来劝,但是都是向着钟静说话,说什么钟静贤惠让金文让着她点,这一下就将金文给气着了,他就开始对钟静动手。”

    “动手了?”魏定波问道,但是其实也能理解,毕竟压抑了这么多天。

    “动手了,钟静被他推到窗户口,头都装在了玻璃上,玻璃碎了窗户也被撞开了。邻居见状就上去拉架,谁知道推推搡搡之下,金文脚下一个不察居然是摔出了窗户,从二楼直接摔在了街面上。”王雄将事情说完。

    “摔的怎么样?”望月稚子问道。

    “头破血流的,看样子还不轻,人已经送去医院了。”王雄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