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我当捕快那些年 > 第84章 意外的真相
    孙梦舞案虽然留下一些悬念,范小刀、赵行当初也不同意结案,但最终这个案子还算是画上了一个句号。孙梦舞之死,天摩罗的根源,还有那一首莫名其妙的诗,让两人与太平公主的势力结下了梁子,没有这档子事,之后也不会有跟五城兵马司的那场大战,诸葛贤余也不至于落寞离场。

    如今李八娘重新提及那一首诗,究竟是何用意?

    那首诗的原稿,范小刀早已交给了在天字一号房的一枝花,他也曾承诺要解开其中秘密,可是后来几次探视一枝花,范小刀发现他已经放弃了对那首诗的破译,范小刀问起来时,一枝花或避而不答,或冷冷发笑,让他也摸不着头脑。

    范小刀还记起深夜遇到的那一袭白衣,那个被自己唤作白无常的少女。可是,还没来得及跟她产生任何交集,那名女子就已消失在了茫茫人海,两个多月以来,再也没有出现过。那名少女,就如昙花一现,在范小刀的生命中泛起一阵涟漪。

    人生本无常。

    本来以为有可能要书写一段新故事之时,却抵挡不住猝不及防的无疾而终。

    不过范小刀相信,终有一天,那名少女会出现在自己眼前,就如她“名字”中的那个“无常”一般。

    李八娘看到范小刀陷入沉思之中,以为他有所意动,继续加码道:“还有一个秘密,本来我想带进棺材之中,可如今有活命的机会,我想一并交出来。”

    范小刀道:“我未必需要那首诗的秘密。”

    李八娘愕然,“难道你不想知道?”

    “想,做梦都想,但我从来不跟人以威胁的方式做交易,尤其是阶下之囚。再说了,我也没有能力让你出狱。”

    李八娘笑道:“有,只是你不知道罢了。如今你奉命调查北周使团被杀一案,宫里给了你办案的权限,要让我出狱,只是你一句话的事儿。更何况,你们与我,有共同的敌人。”

    “共同的敌人?”

    李八娘道:“被人当弃子的滋味,并不好受。”

    范小刀明白她在说什么,当初孙梦舞的案子,本来还可以继续追查下去,甚至能有机会扳倒钱驸马,可是上面的压力,还有及时抛出来的李八娘,让这个案子“适可而止”,若非她在京城中还有些关系,此刻怕是早已成午门外的刀下亡魂。

    李八娘是弃子,被钱驸马抛弃的弃子。

    “自从入狱之后,我无时不刻不在反思自己的所作所为,孙梦舞的死,与我有关,但真正的凶手,却是那一群幕后之人。我不甘心……”李八娘眼神中露出一丝决绝之意,“我李八娘有恩报恩,有仇报仇,跟余师爷、跟钱驸马的仇,我一定要报,我想这一点,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至少,你是捕快,很多不方便的事,我可以帮你来做。”

    范小刀静静的听完她的话,道:“我不需要你。还有,以你目前的处境,没有资格跟我谈条件。至少,你没有拿出一定的诚意来。”

    李八娘闻言愕然,旋即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

    她向前几步,来到范小刀身前,扑腾一声跪在他面前,“只要范捕头能救我一命,我李八娘愿为牛为马,供公子驱使,若有违背此言,教我五雷轰顶,七窍流血而死!”

    “起来吧!”范小刀淡淡道:“我们并不是朋友,也非什么主仆,若你的消息有用,或许我会考虑一下。”

    李八娘凑到他耳边,低声道:“其实,孙梦舞的真实身份,是北周暗影组织安插在大明的谍子。”

    “什么?”范小刀闻言身体巨震,李八娘这句话对他的冲击太大,让他一时失态。李八娘继续道:“不止如此,她在北周的接头之人,正是那位江南的蓝少爷。”

    “证据?”

    李八娘继续道:“当初她卖入百花楼之时,我就觉得奇怪,以她的才情、她的能力,足以迷倒无数人,只要她肯,有无数京城富商争着给她赎身,可是她却偏偏不为所动,后来驻楼之后,经常会有一些巨商来这里一掷千金,给她捧场,要知道,在京城,混青楼这一行,有才、有貌、有学的女子比比皆是,真正要做到红极一时,得需要有人来捧,而要结识这样的人,往往需要机遇、眼识、还要会做人,孙梦舞初来乍到的一个雏儿,才一坐馆,就有无数人来捧场,这有些反常。而那些给她捧场的人,一晚上在她身上花几千两银子,却往往只来一两次,就再也不见。直到那位蓝公子出现之后,其余人竟一概不见了。起初,我以为她与蓝知礼动了真情,可有一次我无意间进了他们的房间,见两人正拿着一本书,似乎在研究什么东西,对我的到来,极为不满,为此她与我还吵了几天。”

    说到这里,李八娘停了下来,偷偷看范小刀的反应,范小刀不为所动,“继续,我在听。”

    李八娘知道他对此产生了兴趣,接着道:“后来,她主动找我服软,我们约法三章,她替楼子里赚银子,让我不要管她的事儿。北周使馆进京之后,几乎每天都有使馆的人,来点孙梦舞的场,每次吃酒到半夜,却从不留宿,而次日一早,蓝知礼雷打不动的会出现在百花楼,由此我断定,孙梦舞与那蓝知礼,还有北周的人,应该有某种联系。”

    “这只是你的猜测而已。”

    李八娘道:“后来一件事,让我对她的身份深信不疑,八月初四,蓝知礼一早就来找孙梦舞,两人在别院中大吵了一架。我当时就在附近,所以听到了只言片语,蓝知礼骂孙梦舞臭婊子,若不是他,她早不知道在哪个窑子里成为万人骑,孙梦舞也不甘示弱,说她现在跟万人骑没什么区别,每日还过得提心吊胆,又骂蓝知礼背信弃义,承诺的事一拖再拖,最后蓝知礼示弱,说干成这一票之后,要替她赎身,带她隐居山林。后来,黄老爷的管家来百花楼,请孙梦舞去做寿宴,我就去应酬了,但孙梦舞的身份,我确认无疑。”

    范小刀想了想,道:“有一件事,你并没有交代。”

    “什么事?”

    “你为何要杀孙梦舞?”

    李八娘脸色一黯,道:“杀她并不是我的本意,钱驸马那个老色批,看中了孙梦舞,多次点名要她作陪,你也知道,百花楼是钱驸马的产业,我们做下人的,只能听命行事,孙梦舞性子烈,虚与委蛇的事能做,但要他侍奉那个大胖子,她一百个不情愿,后来钱驸马在她酒中下药,强行把她给迷奸了,结果一来二去,没想到孙梦舞怀孕了。”

    范小刀心中恍然,难怪孙仵作当初验尸时,说了一尸二命的话,当初他与赵行也有疑惑,究竟那个让她怀孕的男子是谁,没想到,竟是死对头钱驸马。只可惜,孙梦舞已入殓,腹中胎儿也是死无对证,否则单这一件事,足以够他喝上一壶。

    李八娘道:“你也知道,钱驸马在外面虽然胡作非为,但终究还是太平公主的驸马,皇帝的女婿,寻花问柳,皇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罢了,但若是搞出人命来,若传了出去,那是让皇族蒙羞之事,而且太平公主乃善妒之人,钱驸马商议了下,决定让孙梦舞打掉这个孩子。他不知从哪里弄来一份药,说是一剂就能让人小产,这件事,就落在了我身上。”

    范小刀道:“天摩罗?”

    李八娘道:“起初,我也不知道那是见血封喉,可以取人性命的毒药,只以为是寻常的堕胎药,所以才拿给了孙梦舞,我怕她想不开,还特意在别院中跟她聊了许久……那已是蓝知礼离开之后的事了。得知我的来意之后,孙梦舞并没有说什么,她那天的表现有些反常,还跟我聊起了她最喜欢的会真记,她说起了莺莺的命运,还告诉我,若是她有什么意外,死后就让这本会真记作为她的陪葬品。我当时,还安慰她,只是一剂打胎药,要不了性命,谁想到,正是这一剂药,偏偏要了她的性命。”

    范小刀拍了拍掌,“故事很好,但是有个漏洞,她腹中的那张纸,那首诗,你却始终没有提及。”

    李八娘道:“这是另外一件事了,那张纸,本来是北周的人写给钱驸马一封信,一直在钱驸马身上,结果跟孙梦舞一夜风流之后,那封信不知所踪,钱驸马显得格外惊慌,曾将孙梦舞关起来逼问了一夜,也没有下落。”

    范小刀心中暗想,那封书信,听白无常说,是她的师姐刺杀拓跋野之后,冒死从他府上偷出来的,也因为此事,她师姐被人追杀,至今下落不明,可到了李八娘口中怎得成了另一个版本,不过他并没有说破。

    “上面写得是什么?”

    李八娘道:“这我也不清楚,不过听余师爷说,这种书信情报,应该是阴阳情报,分开寄送,落入孙梦舞手中的,正是其中的阴文。”

    阴阳情报,是加密情报的一种。为了防止情报泄露,他们特意将一份情报内容,以加密方式写成,分成两批寄送,只拿到其中一份,没有另外一半,这份情报也没有任何价值,这也是为了防止情报泄密而采取的一种技术手段。拿到阳文情报,再用孙梦舞偷走的那一份情报,通过特殊方式解密,才能得到一份完整的内容,否则,单独看两份情报,只是无关紧要的情诗一类。

    李八娘道:“只要拿到那两份情报,我有十足的把握,可以扳倒钱驸马!孙梦舞拿到那份情报,不知为何没有交给蓝知礼,不过却约定了要在晚上跟蓝知礼私奔,应该是跟蓝知礼达成的某种交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