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重生乡村文艺生活 > 第151章 跑偏的《英雄志》
    英雄志的故事框架觉得称得上宏大,极具史诗气质,而且特别适合团队创作,因为他不是一个人的故事,而是一群人的故事,适合群像描写。

    这样的作品搞集体创作再合适不过,这也是何平想让刘军几人参与进来的原因。

    写诗这事吧,很玄乎,文学大家能写诗,贩夫走卒也能写,甚至认识个字都能写,尤其是新诗。

    有人埋汰新诗就是把散文分段。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话没毛病,诗歌呈现出来的是意象,就跟小说呈现出来的是故事一样。

    文学载体的不同,决定了作者输出的内容的不同,而读者接受到的内容也不同。但相同的是,真正优秀的作品是会赢得大多数人的认可的。

    眼前几人能在后世留下自己的名字,在诗歌创作领域里的能力不言而喻。

    而相对来说,用白话文创作,诗歌创作是更难一些的。

    所以何平对几人的能力没有怀疑,能招揽过来最好。

    “在我的规划里,这部小说至少要写500万字以上,几十卷的内容。武侠只是他的一层皮,历史、政治、权谋、家国天下,只能能装的我们都给他装里。

    我要告诉那帮故步自封的人,这天底下没有什么类型的文学是天生高尚的,也没有什么类型的文学是天生低贱的,重要的写作的人和写作的内容。

    说一句不客气的话,人民群众喜闻乐见,你不喜欢,你算老几?”

    何平忽悠的起劲,嘴巴有点没控制住,习惯性张口就来。

    “人民群众喜闻乐见,你不喜欢,你算老几?”

    几人咀嚼着何平这句话,脸上露出钦佩的表情。

    “说得好,何老师。是我们太狭隘了,文学创作从来不分高低贵贱,新诗刚出来的时候,不也是被人贬损到泥土里吗?我们绝不能做自己讨厌的人。”刘军附和道。

    何平露出笑容,“没错,屠龙的少年注定要长大,但是他不应该变成恶龙!”

    几人再次被何平口中说出的金句震住。

    骆一禾赞叹道:“何老师的才华真是让人羡慕嫉妒,随口就能说出这样有哲理的话,屠龙少年、恶龙,嘿嘿!”

    几人对何平的急智佩服不已,心中更加坚定了跟随何平的想法。

    “何老师,我们听你的。英雄志的创作你就交给我们吧,我们一定拼尽全力把它创作成一部最优秀的武侠小说。”

    在酒桌上搞定了京大三剑客,拉拢他们帮自己创作武侠小说,再加上振开兄。

    朦胧诗的“半壁江山”快被自己划拉空了,也不知道那帮诗歌爱好者知道了,会不会找自己算账。

    何平趁热打铁,喝完酒之后回到招待所取了英雄志的大纲,交给了刘军几人。

    “东西我就交给你们了,大纲是我写的,只要别太跑偏保持主线就可以,剩下的你们自由发挥。我不会一直待在京城,有事情可以直接去找振开兄,或者直接给我打电话也可以。”

    几人郑重的接过小说大纲,信誓旦旦的对何平说道:“何老师你放心,我们一定不负所托,尽快完成小说的创作。”

    何平摆摆手:“小说创作不是急躁就可以的,要沉得下心,打磨出精品,这才是我们的目标。”

    “是!”几人受教道。

    何平又从包里摸出一沓大团结递给几人,对他们说道:“咱们这次属于委托创作,创作期间要有补贴,就按千字2块来算,这些钱你们四个先拿着,后面如果不够了我再给你们汇,创作完成之后稿费另算,按文字质量,不低于千字15块,最高千字30块封顶。”

    “何老师,这太多了,我们还没写东西呢,就先拿钱这不好。”

    刘军想推辞,但何平劝道:“我们之前也说了,这次创作的版权归我。你们实际上只有署名权,所以给的价格高一点这很正常。你们不要有负担,放心大胆的创作。千字15块只是最低标准,我希望你们能创作出千字30块的小说来,这样我才高兴。”

    何平不是无良小说网站,签了人家全版权,连稿费都不舍得给,他给的价钱在现阶段算是非常高了,毕竟几人只有署名权,金钱方面要弥补一下。

    一顿酒解决了英雄志的创作问题是何平没想到的,在离京之前有这样的意外收获让他非常高兴。

    他送老队长和刘家铭到火车站,两人也来了很长时间了,队里、家里都催着他们回去。

    “没把齐东强这小子送进大牢里可惜了。”临走前老队长略带遗憾的说道。

    刘家铭也看上去有些不甘心。

    何平说道:“行了,他现在前程也断了,家里人也进去了,这个教训也足够了。他毕竟是小柱儿的亲生父亲,咱们是为了给家慧和小柱儿出口气,做到这个份上足够了。如果以后小柱儿还咽不下这口气,就等他长大了再说。希望齐东强以后可以好好做人,别让小柱儿一辈子都为他这个亲生父亲感到蒙羞。”

    老队长沉重的点点头,确实如此,毕竟还有孩子。

    不知是何平刚才那番话的缘故,还是因为要走了,刘家铭情绪有些激动,以至于面上都控制不住。

    “何平……”他哽咽的叫了一声,“扑通”一下跪了下去。

    “家铭大哥,你这是干什么?”何平大惊,赶忙去扶他。

    刘家铭死死的跪在地上,他摁住何平的双手,“你听我说……”

    何平看着刘家铭通红的眼睛,无奈的跟着跪了下来,“受不起,我也跪着听你说。”

    “大哥嘴笨,不会说话,这些天话一直憋在心里不知道该怎么说。我妹妹被人欺负到死,是我这个当哥哥的窝囊、没本事,不能给她出口气、报仇,如果不是你,大哥心里这个结一辈子都过不去。

    还有小柱儿,孩子跟了你是享福了。你是我刘家铭的恩人,这辈子我无以为报。”

    刘家铭说完这几句话,脸上早已泪流满面。

    他重重的在地上磕了一个头,何平硬是没拦住。

    “哎呀,家铭大哥你这是干什么。”

    在毛春华的帮助下,何平总算把刘家铭扶起来。

    老队长叹了口气,拍拍何平的肩膀,一切尽在不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