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大唐开局震惊了李世民 > 第二百七十四章 陛下,这到底是想玩啥呢
    世家门阀,为什么那么难缠?

    知识垄断,绝对是其中至关重要的一环。

    因为垄断了知识,所以,他们家族内人才辈出,每个时代,都有这些世家大族精英的身影,他们影响甚至掌控着一个时代的发展。

    就以王家而论,在东汉至隋唐末年,短短数百年的时间里,就出了足足九十二位宰相,三十六位皇后!

    简直让人恐怖!

    这种人才扎堆的现象,固然有优秀基因与优秀基因结合的先天原因,但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他们对知识的垄断,形成了普通人穷其一生也无法逾越的高峰。

    因为知识垄断,他们人才辈出,因为人才辈出,他们世代公卿,因为世代公卿,他们又有了巨大的政治资源,因为有了巨大的政治资源,他们家族名下的资产以一种惊人的速度,飞速膨胀,最终形成了一种良性循环,世代累积之下,最终成长为一种巨无霸般的超然存在。

    流水的皇帝,铁打的世家,就是这种畸形存在的最生动说明。

    想要真正动这些世家门阀,抓几个或者是杀几个王通这样的存在,根本于事无补。

    争夺学术话语权,才是他迈出的第一步,投出的第一枪。这一枪,或许短时间内效果不显,但一旦它爆发出自己的威力,那些世家再想反扑,就为时已晚了!

    送走了孔颖达、于志宁和孔灵儿三人之后,王子安罕见地坐到了自己的书桌前,提起毛笔,认认真真地写起了穿越大唐之后的第一份策划书。

    仅有学术期刊是不够的,要想快速地掌握话语权,还必须有一个娱乐期刊。

    至于主持这件事的人才,他已经有了一个合格的人选。

    ……

    漠北大捷,让整个朝堂都打起了精神。

    整整一个上午,大家都在激烈地商讨着漠北的安排。这里面千头万绪,利益纷杂,不少人都想插上一手。

    以至于到了最后,工部尚书段纶站出来说有人献上了一种印刷技术的时候,大殿上的很多大臣都没有反应过来。

    印刷技术是什么技术?

    值得堂而皇之地拿到朝堂上来说?

    “陛下,这种印刷术简直鬼斧神工,比起抄书,效率高出何止千倍万倍——”

    段纶此话一处,整个大殿为之一静,继而不可遏制的喧哗声响起。

    比抄书效率高千万倍!

    你确认不是在信口开河?

    所有人刷——

    把目光集中到了段纶的身上。

    李世民也不有眉毛轻挑,饶有兴趣地看向段纶。

    金銮殿上,只余下段纶苍老有力的声音,任谁都能听得出来,段纶虽然在强行稳定自己的情绪,但声音里面还是透露出一丝沉难以压抑的兴奋。

    “微臣已经让人当场验证过,这印刷术的效果简直——”

    说着段纶不有深吸了一口气,从怀里掏出一本薄薄的书页,双手递过去,站在附近的人甚至看到,这个向来以老练沉稳著称的工部尚书,双手竟然微微有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

    “这是微臣昨天晚上,连夜命人印制的书籍,请陛下过目——”

    有内侍官上前,把段纶手中的书籍接过去,送到了李世民的手上。

    李世民煞有介事地一边翻看,一边连连点头。

    “这就是段爱卿所说的印刷术印制出来的?嗯,瞧着倒是挺清美观。朕瞧着颇有点意思,大家不妨也看看……”

    他一边说着,一边把书籍传给左右,笑容温和地看向段纶。

    “段爱卿,刚才说这印刷术效率比抄书强过千倍万倍,不知道这一夜之间,你印制了多少了啊……”

    一听这话,所有人耳朵顿时竖了起来。

    大家都是从抄书过来的,其中的辛苦,自然一清二楚,如今有人说,有个什么印刷术,效率能超过抄书千倍万倍,自然是惊疑不定,心里好奇的跟猫挠似的。

    “微臣找了十个小工,连夜赶制,到今日晨日早朝之前,这样的书籍,印刷了足有一千余份!”

    一提起这个,段纶就不有精神振奋起来,腰也不酸了,腿也不痛了,连嗓门都大了几分,熬了半宿的疲惫一扫而空。

    一千余份!

    十个小工,一晚上印了一千余份!

    这个消息,像一个无形的炮弹扔到了大殿上,大殿上的秩序,彻底失控,刚刚接过传过来的《论语》,还没来得及打开的杜如晦,忍不住手一哆嗦,差点把手上的书给掉地上。

    连李世民也不由瞪大了眼睛。

    他忽然想起上一次传单事件后,王子安告诉他的话。

    “这种这小玩意儿虽然效率不高,弄起来也有点麻烦,但是条件不允许,先这么凑合着用吧,好歹的比抄是快多了……”

    他真以为效率不高,弄起来麻烦呢!

    所以,他也就没有多么上心,加上要顾及消息泄露后,那些世家门阀的反扑报复,这事暂时就搁下了。

    如果不是昨天王子安忽然提起,他甚至把这玩意儿都给忘了。

    “这就叫效率不高,这就叫凑合着用吧?”

    李世民瞬间都想爆粗口。

    这个狗东西啊!

    我真傻,我真的,我竟然相信那个狗东西的嘴里说出来的话!

    一个能拿着琉璃碗喂狗的东西,你能相信他所谓的效率不高?

    那狗东西,眼界多高啊,他看不到眼里的东西,在自己这里恐怕都是了不得的宝贝啊!

    这是多么痛的领悟。

    “不可能!段尚书,你可不要为了讨陛下欢心,就好大喜功,信口开河,乱报祥瑞……”

    如果真的能用十个小工,一夜之间印刷上千份,那就不是一个能工巧匠能够形容的了,那简直就是祥瑞啊!

    醒过神来的魏征,二话不说,率先向段纶发出质疑。

    大殿上被段纶这个消息震得五迷三道的大臣们,也旋即醒悟过来,一个个把怀疑的目光看向段纶。

    这老家伙不会是想立功想疯了吧?

    竟然想出这么荒谬绝伦的办法!

    大家都知道,自陛下登基之后,就亲自下令,令各地举荐能工巧匠,今年入冬以来,更是接二连三,多次重申,要各地务必挖掘民间奇才,甚至作为了一项考察各地政绩的硬性标准。

    这老东西,不会是急的昏了头,想要弄虚作假吧?

    但像房玄龄和杜如晦这些跟段纶打交道比较多的,还有一些熟知段纶为人的老臣,脸上却不由露出震撼的神色。

    就喜欢你们这种傻乎乎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见大家纷纷质疑,段纶不仅不生气,反而心中升起了一股莫名的优越感,浑然忘记了昨天晚上,自己震撼莫名,直接傻眼的丢人样子了。

    “老夫是不是信口开河,大家一看便知……”

    说到这里,段纶微微一笑,气定神闲地冲李世民拱了拱手。

    “微臣已经让人把那十名工匠和昨日所印制的书籍,全部带到了午门之外,随时等待陛下的传唤……”

    “传——”

    最近几日,除了王子安和王家的事,让他比较闹心之外,其他都是喜讯。

    漠北平定,颉利被擒。

    自春至今,几乎整整一年未成降雨的河北和山东诸州普降大雪,可以预见,来年春天,旱情必然缓解。

    如今竟然又有了这种喜事,李世民精神振奋,当即传旨。

    这个时候,大家也没心思讨论别的了,一个个眼巴巴地看着大殿门口,心急如焚地等着见证奇迹。

    好在,也没用大家久等,不一会儿,传令官就带着十几名抬着大竹筐,快步走了进来。

    竹筐一溜儿排开,那十几名工匠也一溜儿跪倒,连头都不敢抬。

    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一个小小的工匠,竟然还有机会面见皇帝陛下。

    “平身吧——”

    温和厚重的声音响起,他们忐忑紧张的心才稍稍平稳了几分,一个个千恩万谢地从地上爬起来,站在大殿门口偷偷地往金銮殿上观望。

    距离有点远,看不太清楚,但隐隐约约只觉得龙椅上坐的那位贵气逼人,气势沉稳如山,就跟寺庙、道观里的神像一般。

    一个个激动的不行。

    “就是你们一夜之间,印制了这些书籍——”

    李世民有些好奇地扫了一眼,那些大箱子。

    他自然知道,段纶是什么时候得到印刷术的,事实上,就是他暗中让人乔装成一位仙风道骨的老者,趁着昨天段纶下班之前,给段纶送过去的。

    那真是一晚上印出来的!

    但做戏做全套,该问的还是得问。

    见皇帝亲自问话,当先一个年龄稍大,看上去好像是工头的老者有些拘谨地拱手回道。

    “回陛下,是草民和他们几个印的,段尚书亲眼看着,我们连夜赶工,一个晚上印了一千一百二十八本,还有一些散碎的页码,因为时间关系,没来得及装订成册……”

    嘶——

    大殿顿时响起一片倒吸凉气的声音。

    “做得很好,你们辛苦了,随后朕自有赏赐,先下去休息去吧——”

    “多谢陛下!”

    十几名工人闻言大喜,激动得都有些颤抖。

    陛下亲自接见,陛下说自己辛苦了!

    至于赏赐,太激动了,他们甚至都没听清楚,就迷迷糊糊,晕陶陶地被人给带下去了。

    “来,把这些书,分给诸位爱卿看看……”

    李世民心情大好,直接让人把书发了下去。

    啧啧,人手一本,还有剩余!

    书籍到手,还没有轮到自己看的大臣,一个个迫不及待地翻看起来。

    倒吸冷气声,惊叹声,议论声,此起彼伏。

    连值班御史都忘了维持大殿纪律了,一个个目瞪口呆地看着手中的书籍。

    字迹饱满清晰,别具一格,书面整洁美观,比自己亲自抄写的都要精致几分。

    不少人,相互探头,看看对方手中的书籍。

    如出一辙!

    上千本书籍,除了装订稍有差别之外,几乎是一模一样!

    震撼!

    但不少人,望着手中的书籍,却不由心中微微一动,不露声色地瞥了一眼正站在大殿中间,一脸喜色的段纶,悄悄地合上了手中的书本。

    眼观鼻,鼻观心,修起了闭口禅。

    “这果然是匠心独运,了不得的手段!真是可喜可贺啊——”

    随着声音响起,一个身材修长,面容清朗的中年男子,率先从班列中站出身来。

    “臣为陛下贺,为大唐贺,为我辈读书人贺——”

    一看这个人出来,不少人心中一凛,果然要出事了!

    礼部侍郎崔天赐!

    崔家当代家主崔泓的二弟,如今算是崔家当代人在朝中的话事人。

    “此物虽然是奇淫技巧一类,但造福士林,功不可没,臣请陛下厚赏其人,赐之以爵,以彰其功——微臣不才,愿意充当恩使,前往见之……”

    李世民闻言,不由眼睛微微一眯,脸上不动声色。

    “爱卿,言之有理,不厚赏,不足以彰显其功,不足以激励后来之人——”

    说着,他把目光望向段纶。

    “段爱卿,那位献出印刷术的人现在哪里,朕要重重有赏——”

    长孙无忌闻言,不由有些意外地抬头看了一眼李世民。

    他虽然不知道上次粮食风波背后是谁在捣鬼,但心中却隐隐有所猜测。

    上次谁是最大的利益既得者啊?

    当然是朝廷!

    当然是陛下!

    不仅一举吞下了数十万石粮食,大大缓解了朝廷粮荒的危机,还是给了十三家粮食商行重重一击,无论是关陇世家、山东世家还是江南世家,一个个亏得差点吐血。

    所以,他几乎可以肯定,上次粮食风波背后一定有陛下的影子,虽然他没有证据。

    如今见李世民这么痛快地就答应了崔天赐的建议,不由心中又有些动摇起来。

    他甚至李世民的脾性,如果上次真和陛下有关,他断然不会这么快就暴露出自己来,要知道,眼前的这印刷术,与上次的传单如出一辙。

    只要抓住这进献印刷术的人,上次在背后推动粮食风波的人,就会无所遁形!

    陛下能犯这种幼稚的错误?

    ()

    PS:二合一大章。感谢起点书友百忍不住5000起点币的打赏支持!感谢起点书友一个人默默地走500起点币打赏支持,感谢起点20190126144305777书友200起点币打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