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大唐开局震惊了李世民 > 第二百六十九章我有一计,可让他身败名裂
    听着李世民的叙述,王子安脸上不由涌现出一丝奇怪的表情。

    记得前世的时候,就是李靖带人,千里奇袭,突击了颉利可汗的老巢,擒获了颉利可汗,救回来了那位传说迷住了六位帝王的传奇皇后。

    没想到,自己穿越后,虽然依旧是李靖带军平定了突厥,但自己,一个前世历史书中从未出现过的人物,竟然在这场传奇之战中占据了首功。

    历史和记忆忽然间错位!

    是前世历史记载出现了错误,还是后世的自己跟现在的自己,进入了不同的时空?

    这种怪异的感觉,让他不由微微有些出神。

    李世民这边正说的眉飞色舞呢,结果抬头一看,嘿——

    这狗东西,竟然走神了!

    李世民:……

    这可是安邦定国的大事,泼天大的功劳啊,谁不觉得荣耀加身?而你竟然给我走神了……

    李世民不知道心里该生气还是该欢喜。

    生气的是,这狗东西一点上进心也没有,对唾手可得的功名利禄是发自心里的不在意,甚至有点排斥。

    高兴的原因,也同样如此。

    这个王子安,年纪轻轻,武功绝顶,智慧如海,文韬武略,冠绝当世,甚至连农家、墨家、医术方面的成就,都让人望尘莫及。

    让他欣喜若狂,又警惕三分。

    这样的人,若是进入朝堂,谁能制衡?

    就算是自己活着能压制住,那百年之后,就凭自己那几个儿子——他掰着手指头,仔细数了数,竟然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与这个王子安相提并论,甚至望其颈背都难。

    遗憾的是王子安不热衷朝堂,庆幸的也是王子安不热衷朝堂。

    他眼神有些复杂地瞥了一眼王子安。

    还好,这狗东西贪财好色。

    不然自己说什么也不敢用他。

    “陛下欲封你为长安县开国县候,想问问你,还有没有其他想要补充的……”

    李世民收回心思,干咳一声,敲了敲桌子,把王子安的注意力吸引过来。

    正在神游的王子安猛然回过神来,下意识地回了一句。

    “啊,长安县侯,不是蓝田县啊……”

    前世,见那些穿越者,一个个封地都是蓝田,他自己也曾下意识地想过,自己是不是也混个蓝田侯,所以,心神飘忽之下,下意识地就问了出来。

    李世民:……

    “咳,如果你想要蓝田县候,估计也不是不行……”

    所有人顿时呆了。

    这封侯还可以讨价还价的?

    关键的是,自己这陛下竟然还真的就允了,似乎没有觉得冒犯违和?

    这个王子安的圣眷之隆,简直骇人听闻。

    他们知道,不说别的,但就今天陛下和王子安的这番对话,传出去,都足以震惊朝野。

    王子安话刚说完,便回过神来,见大家都眼神古怪地看着自己,顿时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其实不换也行,长安县侯就长安县候吧——不过,事先说好,封爵可以,上朝免谈——实在不行,我们折现也行……”

    唐朝官员上朝的时间,虽然没有明清那么变态,但就算是七八点上班,加上提前准备的时间,也让人头皮发麻。就现在这交通条件,怎么也得提前两个小时起床。

    每天五点起床上班!

    一想到这个,王子安就不由头皮发麻。前世九九六的时候,都没起那么早过,这个条件要是谈不拢,这侯爷不当也罢。

    所有人:……

    人人都羡慕到眼红的爵位,这狗东西竟然视若敝履!

    太会气人了,还是打死算了!

    反倒是李世民和程咬金两个人比较淡定。

    对他们来讲,王子安这狗东西有这个反应一点都不意外啊。

    “咳——其实,若是没有实际职位的话,你上不上朝都随意……”

    李世民被噎得险些翻白眼,险些当场破功,扑上去掐死这狗东西。

    但这侯爵无论如何也得封啊!

    人家李靖那边已经把军功报上来了,自己这边要是连个爵位都不封,这让天下人怎么看?

    这让那些浴血奋战的将士们怎么看?

    啊,咳,让自己的皇后和宝贝女儿怎么看?

    难不成真让自家闺女嫁给一个寻常百姓啊?

    不可能的!

    所以,他强压下想心中的冲动,故作随意地解释道。

    “那还行,那就随便了——”

    王子安一听不用上朝,脸上神色顿时一松,无所谓的摆了摆手。拿起筷子刚想夹菜,忽然又想起了什么似的停了下来。

    “对了,按照你这个说法,我立了这么大一次功劳,不能就光给个侯爵的虚名吧?有没有什么实惠点的——咳咳,不是我贪财,我就觉得吧,应该有,不然显得朝廷和皇帝多抠门啊,对不对?哎——各位,你们什么这都是什么表情啊……”

    所有人:……

    扭过头去,不想看他!

    ……

    就在王子安这里,大型凡尔赛现场的时候,王家大院里,阴云密布。

    家主王俨脸色阴沉似水,所有人战战兢兢,大气都不敢出。

    堂堂的太原王家,竟然被一个毛头小子打上了家门,真是奇耻大辱!

    “家主,此仇不报,我们王家必然名声扫地——”

    一个面色消瘦,额骨突出的中年男子,眼神中透着怒火。

    他刚刚从外地回来,结果还没进家门呢,就看到了破碎了一地的大门!

    简直跟遭了兵灾一般。

    他抓住旁边的下人一问,顿时火冒三丈。

    “家主,我这几年在外面,结识了一批江湖好手,不若让我出面,把王子安这个狗东西的脑袋割下来——也让人知道,冒犯了我王家的下场!”

    “老七,不可——”

    看着在外面跑了几年,已经变得一身江湖气的王杞,王俨不由皱了皱眉头。

    “姑且不论,那王子安深得宫中那位的看重,而且跟瓦岗寨那批老东西来往甚密,就但说他如今刚刚在突厥之战中立了头功,声名正是鼎盛的时候,我们就动他不得……”

    说着,王俨深深地看了一眼,这位年龄最小,一直混迹在江湖之中的兄弟。

    “此时动他,固然能解一时之气,但对我们王家声明不利……”

    正如那狗皇帝托內侍传的口谕,你王家意欲何为?

    他知道,这是皇帝在点他,也是在表达自己的态度。

    王子安不能动!

    “王通竖子,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死不足惜!但难道我们王家难不成还要忍下这一口气不成?以我看,不如——”

    王杞说着,用手在脖子上比了个割喉的动作。

    “到时候,神不知,鬼不觉,谁还敢怀疑到我们王家头上来不成……”

    王俨微微蹙眉,自家这个七弟,这几年在江湖横行惯了,做事的手法越来越简单粗暴起来。

    但他知道,如果不能给这位一个满意的答案,恐怕这个弟弟自己转身就能擅自行动。

    就在这时,他的眼睛的余光忽然看到院子的角落里,正好管家王忠站在一起的一个黑胖臃肿的身影。不由心中一动,眼角露出一丝阴冷的笑意。

    “老七不急,现在杀了他,岂不是便宜了他?我有一计,不仅可以解除后患,还可以让他身败名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