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大唐开局震惊了李世民 > 第二百六十章
    李孝恭还待再说,被程咬金直接拉住了。

    “这孩子就这性子”

    说到这里,他眼神有些复杂。

    “其实,这样也挺好,好好的跟颖儿过日子吧,到时候生一大堆孩子,老夫退下来后,专门给你们看孩子……”

    王子安:……

    不是,你闺女还没嫁过来呢,就想着做姥爷的美梦了?

    话说开了,车厢里气氛顿时就热闹起来。

    大家说说笑笑,不知不觉就到了王子安的小院。

    一看到地方了,李承乾赶紧从马车上跳下来。

    使劲跺了跺冻得有些发麻的双脚,一想到自家这位妹夫房间里温暖如春,顿时就心头火热,恨不得不管不顾,直接冲到房间里去。

    望着大敞四开的院门,和不远处停着的那辆熟悉的小马车。

    王子安不由嘴角抽搐了一下。

    果然还是程老匹夫了解这个狗皇帝,竟然真的在自己家里等着呢,不过让他好奇的是,这货是什么打开的大门呢。

    王子安住的这个地方,本来就是村子的南头,外面是一片小树林,很好停车,大家很自觉地各自找个地方,把自己的车马栓好。

    这才拎着从路上买来的食材,往王子安家里走去。

    阳光正好,棋局正酣。

    大家伙一进大门,就看到堂屋门前的阳光下,坐在一个小胡登上,笼着双手,瞅着棋盘,跟隔壁老洪叔杀得难分难解的李世民。

    陛下!

    李弼当场就惊了,他下意识地就想上前行礼,谁知身子刚想动,就被程咬金和牛进达,一左一右地给夹持住了。

    他这才醒悟过来,这老货上马车之前交代给自己的话。

    假装不认识?

    他有些不放心地看了一眼李世民,见李世民微微摇头,顿时识趣地闭上了嘴巴。

    好吧。

    您是皇帝,你最大,你说自己是老李,那就是老李!

    王子安心里也紧张啊。

    再说身后还跟着个呆萌的公主呢,这要是被一嗓子叫破了,自己以后可咋整?

    麻烦大了去了!

    不摊牌,自己是朋友,是女婿,摊牌了牌,自己就只能是驸马,是臣子了啊。

    用脚趾头想一想都知道,当驸马和臣子,肯定没有当女婿和朋友来的潇洒随意啊。

    若是有一线可能,他还是希望能维持自己和老李之间这份难得的默契和交情。

    虽然他不是矫情的人,不介意给皇帝或者其他人行礼,但这段时间,跟老李他们的相处,是自己难得轻松快活的时光。

    若是摊了牌,这份友情就很难维持了。

    即便是皇帝再亲民,再平易近人,两个人之间也不可能回到原来那种生活状态了。

    毕竟,在这个时代,君臣大义,是最大的礼法。

    即便是李世民不在乎,自己不在乎,也得考虑一下朝廷和世俗的感受,这就是现实。

    但,若是能和李世民之间维持住目前的这份默契的话,自己和他就是至交好友,就是寻常翁婿。

    没有繁琐的皇家规矩,只有寻常人家的温馨随意。

    自己娶的,就不用是一个公主,而是一个有点皇家背景的富商的女儿,就可以过自己想要的那种平淡随意,岁月静好的日子。

    所以,不等李世民和李丽质两个人开口,王子安便抢先一步,哈哈大笑着跟李世民打着招呼。

    “来老李,我给你介绍几位大人物”

    所有人:……

    偷偷擦了一把汗,赶紧有点牙疼。

    “这位是河间郡王李孝恭,这位是冀国公秦叔宝,这位是邢国公牛进达,这位是英国公的弟弟李弼,这一位咳,这一位就是长孙府上的大小姐,也是我们商行的大股东,长孙姑娘……”

    李世民:……

    “李二见过河间郡王、各位国公和咳咳和长孙姑娘……”

    ……

    ……

    阿耶!

    长乐公主一进大门,就看到了坐在那里下棋的李世民。

    顿时就倒吸了一口凉气。

    怎么办?

    我难不成要暴露了吗?

    正想着怎么蒙混过关,让自家阿耶配合自己演戏的长乐公主一看李世民一本正经地在那里胡说八道,险些乐出声来。

    但一刻悬着的心,也算是彻底放了下去。

    不社死,当然是最好了!

    我就还是那位集美貌和智慧于一身的长孙姑娘!

    接下来怎么办?

    当然要配合好阿耶演戏了!

    我这么聪明漂亮的大公主!

    “嗯,免礼,免礼”

    长乐公主煞有介事地摆了摆手。

    李世民忍不住嘴角抽搐了一下,心中暗暗吐槽。

    闺女啊,你演这么浮夸,你确信人家不知道你的深浅吗?

    老洪叔早已经不是以前的老洪叔了,这段时间,人家不仅见过程咬金、秦叔宝、牛进达这些国公,还见过了李孝恭这样的王爷,心气高的很。

    老洪叔有些腼腆地站起来,笑着打了个招呼。

    然后意气风发地拍着李世民的肩膀。

    “老李啊,今天子安这里来了贵客,我便不指教你了不过,你还真是有天赋,学得挺快,我觉得吧,你再好好练上一段时间,没准我都不是你的对手了……”

    李世民闻言,忍不住嘴角抽搐了几下,配合点了点头。

    “甚好,甚好,老洪你的水平果然不凡,以后有机会我们再好好下一盘这个王氏围棋……”

    说到王氏围棋的时候,李世民还特意咬的重了几分,乜斜着眼睛,看着王子安,似笑非笑。

    看着两个人摆得密密麻麻的五子棋,王子安不由嘴角抽搐了一下,干咳一声,假装没听到李世民话语里的揶揄。

    我也不想这样啊。

    可谁让我没继承原主的记忆,对围棋一窍不通呢!

    所以,自己和老洪叔闲着没事下五子棋,那叫菜鸡互啄,自娱自乐,但现场自曝就有点尴尬了啊。

    果然是大隐隐于市啊。

    想不到王子安这个邻居,看上去平平无奇,竟然还是一位高深莫测的围棋高手。

    果然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啊。

    大家觉得,是时候对这个村里的百姓换一种眼光了。

    也许你不小心撞到的一个寻常老妪,都是一个隐世不出的高人。

    见大家都一脸震惊地看着棋盘,一时半会有些摸不清深浅的样子,王子安赶紧上前,趁大家没看明白之前,把棋子一股脑地给划拉到棋盒里。

    社死是不可能社死的。

    打死都不能。

    见王子安已经把那盘高深莫测的棋局打乱,李孝恭和李弼有些遗憾地叹了一口气。

    至于程咬金和牛进达等人,才不会管这些。

    好吃好喝的才是王道,这些娘娘们们的东西,有什么好看的!

    “赶紧地,该干啥地干啥,被光站着等吃的哈对了,外面大棚里有青菜,想吃点啥就拔点啥,大家别客气哈”

    王子安:……

    所以呢,咱俩谁才是这里的主人啊。

    他忍不住心中吐槽,但也不会真的计较。

    讲实话,他前世就有这样的朋友,一点都不知道见外,但真的是真性情,相处起来一定都不累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