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大唐开局震惊了李世民 > 第二百五十六章 姑娘,我是认真的啊
    看着王通有些扭曲的脸庞。

    王子安:……

    时间线对上了,那个时候,自己穿越了,没能继承原主的记忆,为了避免暴露,躲开了熟悉的人群,干脆利索地从县学退学,搬到了长安的东郊。

    所以,这个曾经跟自己的前身有过暧昧的姑娘,上门求助的时候,因为自己忽然穿越后的操作,扑了个空?

    人生,真是太魔幻了啊。

    自己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穿越带来的蝴蝶效应,竟然就是先坑了这么一位姑娘

    虽然不算是自己的锅,但毕竟自己占了人家的身子啊。

    还是找个机会,帮前身把这因果还了吧。

    现在,他都不由有些同情这个叫浮香的姑娘了,这得多倒霉啊,才能赶上这种事。

    不过,此时此刻,他终于算是彻底明白了,为什么这姑娘给自己下毒的之前,说那些听上去有些奇怪的话,也总算明白了,人家姑娘当时为什么眼神那么绝望。

    大概把自己当成了薄情寡义的无情郎了吧?

    “我原以为,这次机会终于来了,谁知道,这个贱婢,宁肯卖身春风楼,也不肯答应做本公子的小妾,真是贱啊但哪又如何,后来还不是乖乖的做了我胯下的玩物哈哈哈……”

    王子安看着眼前这货,叹了一口气。

    若不是需要这货暂时活着,帮那位曾经帮过自己前身的老教谕刘其昌洗刷冤屈,自己有无数办法,不着痕迹地取了他的狗命。

    事实俱在。

    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会让王通这么配合,但当事人已经把事情交代的清清楚楚,还很听话地,乖乖地低头在供纸上签了字画了押。

    哪就没有别的办法可想了。

    瞒是瞒不住的,至于怎么给王家交代,高挺也不去想了。

    谁让王通这狗贼鬼迷心窍似的,把该说的不该说的,都竹筒倒豆子,说了个一清二楚呢?

    不算这个王通,这个案子,还牵扯到了原大理寺少卿王纲,刑部左侍郎邱冶,刑部郎中郑渠,这案子也算是通了天了。

    见王通竟然问什么,交代什么,高挺汗湿夹背,额头的汗水都下来了。

    尤其是,连诬告王子安侵吞民产,勾结方御史在朝堂对孔颖达发难,以断绝王子安可能的援助,让陛下等人投鼠忌器这种犯忌讳的事情都交代。

    这简直就是找死啊!

    幸亏对方当时是真告了,还找了位苦主,拿出了状纸,所有事情都合乎流程,不然,这一次自己可真完犊子了。

    别说王家这种姻亲关系,就算是自己叔父,恐怕也救不了。

    不过,望着王通的眼神,都有些怜悯了。

    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案子,已经不是简单的企图毒杀王子安的事了。

    高挺没敢当堂判决,把犯人收押之后,当即写了一份奏折,把案件的经过,连带供词,一并打包送给了朝廷。

    这种危险的事情,当然是交给大佬来干啊。

    就着这个功夫,派出县衙的差役,领着浮香姑娘,去了王通私下圈禁她母亲的小院子,把人给救了出来。

    看着老太太满面菜色,一脸病容,整个人憔悴的不成样子。

    高挺强忍着心中的厌烦,硬着头皮上去,温言温语地安抚了几句,又代表县衙判给了老太太一些钱粮。

    河间郡王、程咬金、秦叔宝等,这些大佬可都看着呢,该有的姿态不能少。

    老太太和浮香姑娘千恩万谢地接过了。

    这才颤巍巍地站起身来,相互搀扶着,起身要走。临走的时候,浮香姑娘,犹豫了一下,还是回过身来,冲着王子安盈盈拜倒。

    “多谢公子宽宏大量,不计前嫌,帮助妾身救回母亲……”

    虽然她同样看不懂,刚才大堂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她却深知,若是没有王子安,就以王通那阴狠刻毒的性子,恐怕真的会任凭自己母亲饿死在那个孤零零的小院里。

    望着眼前梨花带雨的浮香,还有站在一旁,直勾勾地看着自己,欲言又止的刘老太太,王子安不由微微地摇了摇头。

    无论如何,自己得帮前身把这段因果了结了。

    他转头看向李孝恭和高挺等人。

    “我想单独跟刘老夫人和浮香姑娘说几句,不知道是否方便?”

    他倒不是不能出去找个地方私下里再说,而是不想跟前身这些莫名其妙的因果纠缠太多,若是能当着大家的面了结了,自然是再好不过。

    “方便,方便,方便的很”

    高挺脸上挤出一丝讨好的笑容。

    这位大佬,可是得罪不得啊。

    别说人家跟陛下的交情,就单说出事之后,出来帮忙站台的这些大佬,自己就惹不起啊。

    别说提供这点微不足道的方便了,就算是再为难一点的,他都有些不介意。

    虽然很好奇王子安和这对母女的关系,但大家还是很默契地保持了沉默,走到大堂门口,远远地等着王子安。

    王子安则回过头来,一脸正色地看着浮香姑娘。

    咳咳,哪怕是到现在,他都不知道人家叫什么名字。但显然,再叫人家浮香姑娘的艺名,就有点侮辱人了。

    “刘姑娘,我若是说,我早已经不是你认识的王子安,你可相信”

    他苦笑着冲对面的这位刘姑娘拱了拱手,这种大实话,一听就是渣男标准的托词啊,人家要是信了才是有鬼了。

    但自己还能怎么办啊,自己又不是曹贼……

    这真是一个让人头大的问题啊。

    “我信”

    就在他内心苦笑,想着怎么才能尽量和缓的解决问题时,没想到对面的刘姑娘,看着他的眼睛,一脸认真地点了点头。

    王子安:……

    “不是,姑娘,我是认真的……”

    自己是真心来解决问题的,不是来走过场的啊。

    “我也是认真的”

    不等王子安把话说完,刘姑娘便扬着脸,打断了他的解释。

    “我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我确信,你不是我的王郎虽然你们长得一模一样……”

    王子安不由愕然。

    “公子跟他相比,英姿俊朗,气质超然,隐隐有出尘之气,不似凡间男子,并且才华横溢,武力超群,而我的王郎,则资质平庸,性情憨厚温和,不擅交往,甚至有些唯唯诺诺……”

    王子安:……

    不是啊,姑娘,你这么说,我怎么感觉这么别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