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大唐开局震惊了李世民 > 第二百三十三章 想当驸马,哪有那么简单!
    就在李世民琢磨着,怎么帮自己这位新鲜出炉的驸马最大限度地挽回退出家族的影响时,只见一位内侍,神色古怪地匆匆而入。

    “启禀陛下,宿国公求见——”

    宿国公?

    李世民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程咬金这个老匹夫,竟然来得这么快!

    “去,告诉他,朕不在……”

    李世民二话不说,拔腿就想跑。刚跑两步,又忽然回过神来,见李孝恭和长孙皇后一脸奇怪地看着自己,不由微微有些尴尬。

    干咳一声,停下了脚步。

    这里是皇宫,自己的地盘,自己心虚个啥啊。

    难不成他还敢闯进来?

    “咳——我主要是没时间搭理他,朕忽然想起还有点事没处理完……”

    李孝恭、长孙皇后:……

    好吧,我们信了。

    李孝恭当即识趣的起身告辞。

    这边还没等走呢,就见刚才那个內侍又一溜小跑地进来了。

    “启禀陛下,宿国公不肯走,而且,而且——咳,他说若是陛下再不肯见他,他就要在皇宫门口喊了……”

    李世民顿时有几分头疼,这种事,这个老匹夫还真能干得出来。

    他有些无力地捏了捏眉心。

    “算了,让他进来吧——”

    李孝恭这边刚走出没多远,就听里面传来程咬金和李世民的争吵声。

    赶紧脚下快走两步,这种事,自己还是少掺和为妙啊。

    走了,走了。

    ……

    王家。

    家主王俨一脸恼火地看着下面黑黑胖胖畏畏缩缩的王揆,恨不得一脚把这夯货给踢出去。

    “所以,你这个蠢货就逼走了王子安……”

    王俨冷哼一声,声音都有些发寒。

    当初为什么让王洼村入王家族谱?

    还不是想顺势把王子安纳入王家,到时候王子安就成了太原王家的族人,就算这个王揆跟王子安谈不妥,自己也有的是办法插手石炭商行。

    但,好好的一步棋,让眼前这个蠢货给搅黄了!

    竟然硬硬生生把那个王子安给逼得退出了家族!

    “你怎么把人逼走的,就怎么给我请回来——否则,哼——”

    王俨一声冷哼,吓得王揆一个哆嗦,大冬天愣是出了一身冷汗。此时,他心中隐隐有些后悔了。

    原以为列入王家族谱,就可以光宗耀祖,背靠王家,作威作福了,谁知道一点好处还没沾到,自己反而成了孙子一般。

    就在此时,老管家脚步匆匆地走了进来,在王俨耳边低声耳语了片刻。

    “什么,你说李孝恭亲自上门说亲?”

    老管家肯定地点了点头。

    “此事已经传遍了,我特意安排人去核实过,应该不会有假。”

    王俨脸色顿时就有些凝重起来。

    能劳动李孝恭亲自出面,还搞出了这么大的阵仗,这亲事十有八九就是宫里那位了。

    若是那王子安真的成了驸马,那自己插手石炭商行的难度便不可同日而语了。

    想到这里,他冷冷地看了一眼,战战兢兢地站在下面的王揆,眼中闪过一丝厌恶的神色。

    “给你三天时间,若是不能把那王子安请回来,你就不用回来了……”

    王揆听闻,忍不住一个激灵,弯腰低头,慢慢地退了下去。

    见王揆走了,王俨这才收回目光,转头看向自己的心腹管家。

    “郑家那边怎么样了?”

    “群情激愤——毕竟今天郑九公在朝廷上失了颜面,估计他们不会善罢甘休……”

    王俨微微点了点头。

    “你替我去王家跑一趟,就说五姓七望,同气连枝,我们王家定然不会坐视不理……”

    鸡蛋不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自己绝不能把希望放在王揆那个蠢货的身上。

    老管家闻言刚想退出去,就听王俨幽幽地补了一句。

    “回来的时候,跟那些蛮子说一句,就说我们可以推他们一把,但事成之后,食盐的价格,我们要提高三成——”

    老管家闻言脚下一顿,旋即恭恭敬敬地退了出去。

    望着老管家退出去的背影,王俨目光深沉,看不出喜怒。

    想当驸马?

    呵——哪有那么简单!

    没有驸马的身份,就算是被皇帝看重又如何,还不得任凭自己拿捏?

    ……

    望着忽然出现在自己院子里的这群老爷子,王子安整个人都有些懵。

    啥情况啊,这是。

    虽然这些老爷子,一个个提着酒,拎着肉的,但看自己的那小眼神真的有点怪啊。

    若不是看到了高福,他都险些以为这些人是组团到自己这里碰瓷来了。

    “哎呀,姑爷,好久不见啊——”

    见王子安发怔,高福二话不说,哈哈大笑着上去拉住了王子安的大手。

    “来,来,来——姑爷,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些都是我们昔日的老兄弟,这是你耿大爷,这是你张叔,这是你王叔,这是……”

    王子安目瞪口呆。

    同时,心中又不由微微发虚。

    那边还喊着姑爷呢,自己这边就偷偷,咳,不是偷偷,搞得声势还挺大的,但总归还是定了婚了。

    这群口口声声喊着姑爷的老土匪,要是知道了,不知道会不会当场爆炸啊。

    幸亏他们不知道啊。

    想到这里,王子安又不由偷偷松了一口气。

    别管怎么说了,先把这群老爷子安安稳稳地打发走,就是万事大吉。

    至于以后?

    以后他们就算知道了还能怎么样啊,总不能上门抢亲吧?

    好歹是宿国公府啊,又不是昔日的瓦岗寨!

    其实,眼下这个局面,他也不是没想过,但问题的关键是,当时局势不允许啊。程颖儿这位端庄与妩媚共存,声音就想小刷子似的女人,他固然是不想放弃,可他也不想放弃明目善睐,琼鼻皓齿,如同含羞小仙女的月儿姑娘啊。

    今天上午这事,若是自己不肯答应,毫无疑问,自己鱼塘里的这条可爱的小鱼儿,就得肋生双翅,当场飞走啊?

    人生真是很无奈啊——

    王子安在心里默默叹了一口气,感觉自己实在是太难了。

    禁止转码、禁止阅读模式,下面内容隐藏,请退出阅读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