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大唐开局震惊了李世民 > 第二百一十七章 魏征VS郑九公
    图穷匕见。

    彻查大唐长乐商行!

    方御史此言一出,朝堂之上,顿时一片哗然,议论纷纷。直到值班御史,甩着鞭子,大声呵斥,大殿里才渐渐安静下来。

    虽然有些人对大唐长乐商行没有深入了解,但奈何大唐长乐商行最近搞出来的事情太多啊。

    先是让人瞠目结舌的直接招聘了六七万灾民,连老弱妇孺都一网打尽,然后又为了养活这些流民疯狂撒钱,几乎是不择手段的拼命买粮。

    长乐公主、程颖儿和孔颖达,一个老腐儒,两个小姑娘,为了那些流民,舍下脸皮,四下奔走。迂腐天真的做派,让那些准备对付他们的人,都不得不说一句钦佩。

    但佩服归佩服,你开玩笑吗?

    多大的成本,才能养活这么一群坐吃山空的流民啊?

    很多人,都等着开笑话呢,

    然而,人家竟然愣是阴差阳错地就撑了过来,大家认为可能随时都会崩溃的六七万流民,纹丝没动,还一个个欢天喜地地去干活了!

    更别说,前段时间,还因此闹了一场粮食风波,险些引发长安读书学子的暴动。

    最近开业,又来了一场匪夷所思的营销,一种全新的取暖工具,直接让他们营销成了一种身份与地位的象征,狂卷几十万贯,顶了大唐一年的财政收入!

    大唐长乐商行,这段时间,光芒万丈,你想不注意都不行。

    但正因如此,大家才意识到这商行背后的水有多深。

    孔颖达事国子监祭酒,士林清流的代表,程颖儿是程咬金的女儿,焉知不是瓦岗军的代表?

    长乐公主这个就更让人回味了,就长乐公主那单纯跳脱的性子,若说是她自己主事,打死也不能信啊,陛下的影子若隐若现啊。

    所以,此时听方御史,言之确确,把炮口直接对准了大唐长乐商行,想不哗然都难。

    这方御史哪里是在对孔颖达发难啊,这分明是借着孔颖达的名头,在对着陛下开火。

    惹不起,惹不起,看热闹就好了。

    所以,许多人一个个眼观鼻,鼻观心,一言不发。

    杜如晦和房玄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不由眉头微皱,感觉有些棘手。

    刚才站出来的,虽然看着只是一些低阶官员,但却几乎涵盖了关陇和山东的所有门阀世家。

    山东世家和关陇门阀竟然合力发难了。

    眼前这场争斗,看似是针对商行,其实已经是是世家和皇室的利益之争了。

    两个人,犹豫了几犹豫,还是忍了下来。他们身为仆射,牵一发而动全身,在没有考虑好跟世家门阀摊牌之前,绝不能轻易表态。

    还是再看看吧。

    “你以脑袋担保,你以为你的脑袋能值多少钱?”

    就在此时,魏征冷哼一声,板着一张脸站了出来。见魏征主动站出来了,李世民忍不住偷偷松了一口气。

    有这个老东西出头,事情就好办了啊。

    想不到这老东西不仅仅是会怼自己,还会为自己出头,啧,不错,有前途。

    他们家老大好像还没有爵位啊,可以考虑赐位公主。

    驸马都尉虽然不是什么爵位,但驸马的儿子却是可以有爵位的。所以,虽然那些门阀世家看不上大唐的公主,但这些大唐新贵家对尚公主这件事,还是很有兴趣的啊。

    已经戏精上身,放飞自我的方御史闻言,一怔,旋即一张老脸便涨得通红,刚想跳起来跟魏征争辩。就听魏征嘲讽的声音传遍大殿。

    “这个时候,你们跳出来给那些流民伸张正义了,那些流民饥寒交迫,那些妇孺嗷嗷待哺,缺衣少食的时候,你们跑哪里去了?你们的正义和善心呢?”

    说到这里,魏征豁然挺着了腰杆,转过身来,扫视着这些站出来冲锋陷阵的低级官吏,一甩袖袍,厉声呵斥。

    “你们分明是见人家生意做得红火了,想分一杯羹了,就站出来,假模假样的往别人头上倒屎盆子——我呸,一群蝇营狗苟,既想做婊子,又想立牌坊的鼠辈,我魏征羞于你们同殿为伍!”

    望着声色俱厉的魏征,李世民第一次觉得这个老喷子是如此的威武霸气加贴心啊,以前咋没发觉这老东西还这么可爱呢!

    长孙无忌眉头微蹙,没有说话,房玄龄和杜如晦目光不由闪过一丝忧色,这魏老道,这是不要命了吗?

    这么直接粗暴的打脸,就不怕这些人后续的疯狂反扑吗?

    “魏秘书监真会贼喊捉贼啊,这反咬一口的手段,倒是用得炉火纯青——”

    就在大殿里众人被魏征气势所夺的时候,一个满含讥讽的声音淡淡响起,所有人不由闻声看去。就见一个面容清瘦,胡须雪白,眉目疏朗的老者,拄着拐棍,不紧不慢地站了出来。

    所有人,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

    郑九公!

    荥阳郑家当代家主的族叔公,翰林大学士,吏部左侍郎,渊国公,历经前隋文帝,隋炀帝、武德和贞观四朝的硕老。

    这老爷子,平日也很少问事,天天跟个泥胎木塑似的,在那里养老,没想到今天竟然蹦出来给魏征打擂台了。

    魏征瞥了他一眼,微微拱了拱手。

    “郑公何处此言,不妨说说,我魏征是如何反咬一口了的……”

    郑久功对魏征看都没看一眼,颤巍巍地转过身来,拄着拐棍对着大殿上的李世民抬了抬手。

    “老臣见过陛下——”

    虽然心中很烦,但李世民脸上还是露出如沐春风的笑容,站起身来,双手虚扶。

    “郑老爱卿今日怎么亲自过来了,有什么事,给朕上个折子就好,何必再亲自跑一趟——来人,给郑公赐座——”

    郑九公恭恭敬敬地谢了座,这才在內侍的搀扶下,不急不缓地坐了下来。他这才望着魏征,顿着拐杖,淡淡地道。

    “如今谁不知道,魏秘书监跟大唐商行关系匪浅——不然,一个小小的商行开业,何至于劳动你的大驾——”

    说到这里,郑九公捋着胡须,以长辈的语气,语重心长地劝诫道。

    “玄成,你先侍逆贼李密,后又追随隐太子,隐太子俯诛之后,你又追随陛下,三姓家奴,本来就没有什么节操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