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大唐开局震惊了李世民 > 第一百六十二章 李世民:敢情你以前一直在坑我
    李世民忍不住又深深地看了一眼王子安。

    这真是宰辅之才啊!

    此话若是由宦海浮沉几十年的当朝大员说出,还算正常,但问题是这个王子安年仅弱冠啊。

    时隔几天,再次坐在王子安的堂屋里,望着王子安宽敞明亮的大窗户,李世民忍不住的艳羡啊。

    “子安,你上次说的玻璃的事,什么时候开始弄——赶紧地先烧出一炉来,我也给我家里换上这种明晃晃的大窗户——”

    一想到这个,李世民都有些迫不及待了。

    “急什么,慢慢来呗,反正我现在也不差钱……”

    李世民:……

    望着李世民吃瘪的样子,王子安不由心中暗乐。伸着胳膊,摊在椅子背上,冲着李世民和李君羡摆了摆手。

    “你们俩随意,不用管我,我中午在老程家里喝了不少,就不陪你们了……”

    在老程家?!

    李世民顿时就倒吸了一口凉气。

    身份莫不是暴露了?

    想到这里,他有些心虚地偷偷打量了一眼王子安,见王子安脸色淡定,看不出一丝端倪,这才稍稍定下心来。

    现在,对王子安,他心里已经颇有些矛盾了。

    以前,他天天想着把王子安收入囊中,只是限于王子安对当官的态度,不敢太过冒险,但经过这么一段时间的交往,这种想要收服王子安的心思反而有了一些动摇。

    在王子安这里,他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轻松惬意。在这里,他不用再想着帝王威严,皇帝体面,可以简简单单,像个普通人一般的说说笑笑,甚或是耍个无赖,感觉活得特别真实。

    真要暴露身份,反而有了几分不舍。

    就在他内心忐忑的时候,就听到王子安貌似无意的调侃。

    “我说老李啊,你还真是有点内容啊,你老实说,你一个小小的走私商人,到底是怎么巴结上人家程咬金的,人家那么大一个国公……”

    哈,没暴露?

    李世民心中顿时就松了一口气。

    这样的日子,能多维持一天算一天吧。等到哪一天维持不下去了,再说摊牌的事。想到这里,他没好气地把杯子往桌子一放。

    “什么叫小小的走私商人,我也是堂堂的皇室,给朝廷做事的大商人!皇帝都能见得上,认识几个国公王爷的有什么好稀奇的吗?”

    王子安乜斜着眼睛看着他,心中疯狂吐槽。

    你演,你接着演!

    “所以啊,子安,以后跟我说话客气着点,有什么好东西,想着我带你,抱上我的大粗腿,保你在长安横着走……”

    李世民说着,冲王子安得意地挑了挑眉毛,端起小酒杯,滋溜一口就干了下去。

    “老李,一会儿不吹牛皮你就会死啊,别说抱你的大腿,就算抱皇帝的大腿也没用——我得多闲啊,去横着走,那得多累……”

    “噗——咳咳咳——”

    王子安这个弯儿拐的比较大,差点把李世民和李君羡给呛着。

    “不过,你真要是这么有实力的话,我们倒是可以合作,赚点零花钱,不过玻璃作坊的事,还得再缓一缓,得等这次粮食的风波过去,也得等皇帝做好迎接对方报复反扑的准备……”

    王子安瞧着李世民,眼中闪过一丝少有的郑重。

    以前不知道老李就是李世民,他就可这劲儿折腾,反正收拾烂摊子的事由皇帝顶着,跟自己和老李没关系。

    但如今老李就是李世民了,自己就得考虑考虑老李的麻烦了,毕竟这货对自己还算不错,再坑他太狠了有点下不去手啊。

    说到这个问题,李世民顿时认真起来,放下酒杯,一脸正色地望着王子安。

    “现在长安的粮价已经到了斗米三文,皇帝让我顺带问一句,我们是不是该收网了——”

    王子安手指轻轻地叩击着桌面,沉吟了一下,缓缓说道。

    “我还没收到皇帝那边的消息,收网倒是可以了,不过这事到底该怎么操作,还要看皇帝到底想达到什么目的。”

    李世民闻言,不由心中一动,故作随意地给王子安满上酒杯,试探道。

    “此话怎讲?”

    “很明显,若是当今皇帝只想出一口气,从这些世家身上割一块肉,我们就直接按照原计划进行,以琉璃换粮食,有这些粮食打底,长安三年再无缺粮之虞,还能狠狠地出一口恶气,但是……”

    说到这里,王子安扫了一眼在那里故作淡定的李世民,语气中带上了几分认真。

    “但是既然如今你已经进入了皇帝的眼中,有了被皇帝提拔重用的可能,我们再这么坑他就有点不合适了——”

    坑?

    李世民瞬间就无语了,敢情你个狗东西以前都是在坑我!

    “你想,如果真那么干的话,固然是帮助皇帝解决了长安粮食的危机,也给皇帝出了一口恶气,但你想想,得给皇帝吸引来多大的仇恨啊——这要是皇帝玩翻车了,你是不是也得跟着完蛋……”

    “我——咳,不至于吧?”

    李世民不由有些心虚地看了一眼王子安。

    为了这事,他可是没少费心思,还偷偷藏起了一支西域商队,准备顶缸的。

    “但凡走过,必有痕迹,这种事情,根本不可能瞒得住人的,因为需要的琉璃实在是太多了,到时候,就算是皇帝他想不承认都没用——”

    听到这里,李世民忍不住偷偷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

    自己当时,还真是打的死不承认的主意。

    这个狗东西,真是太坑了!

    当时忽悠的自己热血沸腾,没想到给自己藏了这么大一个雷。

    倒不是李世民蠢到看不出这里面的厉害,主要是这事利益太大了,也太让人解气了,让他下意识就会淡化这事背后的风险。

    “那依你之见呢?”

    李世民下意识地就身体前倾,手心都隐隐有些出汗。

    “以我之见?”

    王子安忍不住嘴角微微上翘,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

    “以我之见,当然是先挑一位个子大的,送他们一份大礼啊……”

    听着王子安不紧不慢地话,李世民和李君羡忍不住相互对视一眼。

    这点子实在是太黑了!

    “所以呢,事情就是这样,如今就看那位皇帝目光长不长远,舍不舍得扔掉这送到嘴里的肉了……”

    ps:明天就是一号了,求保底月票(这可是人家的第一次哦,求大力)!今天第三更赶不出来了,那明天四更!最后,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