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大唐开局震惊了李世民 > 第58章 怕不是得了失心疯吧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等李思文和程处默兄弟二人,把两车“薄礼”搬到屋里,王子安立刻开始指点。

    今天可是美人有约,在美人到来之前,必须让这些大灯泡滚蛋啊。

    麻溜滴!

    “来,走两咳,露两手,让我看看”

    王子安背负双手,长身而立,目光平和而悠远,做足世外高人的风范。

    可惜了,少了三缕清须,一柄拂尘,终究有点味道不足。

    这是要传授真功夫了!

    程处默,程处亮,李思文三个人,顿时心中大喜,一个个抖擞精神,拿出了看家的本领。

    啪!啪!啪!

    一顿拳脚,打的虎虎生风。

    王子安不由微微点头,以他现在的眼光,对这种级别的身手,自然是一眼看穿。

    “行了,就这样吧”

    王子安轻轻地拍了拍手掌,示意停下。

    三个人停下身形,神情忐忑地望着王子安,唯恐遭到王子安的嫌弃。

    “师傅,我们其实更擅长武器……”

    李思文说着,有些不安地扫了一眼院子。

    “就是这里有点施展不开,而且来的时候”

    说着他有些为难地看了看空荡荡的双手。程处默和程处亮也不由同时点头。想证明,其实自己没现在表现的那么菜。

    “行了,不用演示武器了你们的情况我大体了解了。”

    不等三个人说完,王子安就随意地摆了摆手。

    程处默,程处默,李思文:……

    您老人家好歹让我们把话说完啊,就这么比划两下 一套拳都没打一半,你就了解了?

    您了解个毛线啊!

    但三个人也不敢说 也不敢问,只能指望着这个师傅稍微靠谱一点点。

    “李思文是吧,你的身体底子不错,功夫也很扎实,看得出来 走得是内外兼修的路子。这本来是一个优势 但你过于注重你身体的力量了。”

    王子安看着他,微微摇了摇头。

    “所谓刚不可久 柔不可守,而勇不可持!你自持身强力壮 先天禀赋过人,鼓荡血气之勇,走得是刚猛无俦的路子 遇到同辈高手 或者是不如你的敌人 自然是势如破竹 勇不可当。”

    王子安说着,语气一顿 认真地盯着他的眼睛。

    “但你若一旦遇到与你足以匹敌 或者是不惧你的力量的人 那就是你的灾难到了……”

    李思文先前心中还有些不服气 听到后来 忍不住冷汗之流。因为父亲在家的时候,也曾经说过类似的话 只是没有这么直白精深。

    “还请师傅教我!”

    李思文噗通一声就跪地上了,这次是真服气了。

    王子安微微颔首,坦然地受了他这一礼。

    人就这贱脾气 你越是端着,别人越是敬你 你越是热情大方,别人越不拿你当一回事。再说,自己教给他的是保命致胜的法门,受他一礼不为过。

    “无论兵器还是拳脚,其实都不过是力量运用的一种方式,而所谓力量,得之乎内,守之者外,用之者神,忘之者器……”

    王子安一边说着,一边随手抄起一个木杆,或点或抽地在李思文身上连点了七八下。

    “刚才发力的时候,这里要收,这里要敛,这里要放,这里要沉……来,再打一遍试试。”

    这就完事了?

    李思文还以为王子安要教给点自己什么高深莫测的功夫,结果拿跟木杆在自己身上乱戳了一番拉倒了!

    不会是遇上骗子了吧?

    但王子安一杖戳死野猪的威慑还在,他也不敢质疑,将信将疑地从地上爬起来,心中默念着王子安刚才的指点,拉开了架势。

    拳头一打出去,整个人就感觉不一样了,还是一样的套路,但力道更加顺畅,竟然隐隐有了点刚柔相济的味道!

    这!

    李思文心中震撼莫名,这小棍一阵乱敲,顶了自己十年苦功?

    这番神奇的表现,瞧得程处默和程处亮目瞪口呆,但旋即就是狂喜!

    这师傅拜对了啊!

    “师傅,到我们了,到我们了”

    瞧着两个迫不及待的家伙,王子安忽然嘴角上翘,恶趣味上身。

    “我这里有三十六路宣花斧,暗合三十六天罡,威力无穷,不知道两位可有兴趣啊……”

    程处默和程处亮闻言,先是一呆,接着便是狂喜。

    李思文那个傻大个,被师傅用木杆乱抽了一顿就脱胎换骨了,自己要是学一套斧法,那还不得直接上天啊!

    “多谢师傅,多谢师傅,我们感兴趣,感兴趣!”

    “那好吧,你们谁去我厨房里,把那把劈柴的斧子拿过来……”

    王子安话音未落,程处默就窜出去了,不一会,掂了一把锈迹斑斑的斧子出来。

    这般斧子,敦实厚重,斧柄用的是粗糙的枣木,握手处倒是磨得挺光滑。

    程处默兴匆匆地打量着斧子,反复翻看,似乎像从哪锈迹斑斑的纹理中找出什么奇异之处来。

    “师傅,斧子拿来了”

    这厮双手捧着斧子,递到王子安面前。

    王子安忍不住嘴角抽搐,干咳一声。

    “那好,你们俩先去劈柴吧,找找手感,我先看看你们有没有劈咳,有没有使用斧子的天赋?”

    哥俩面面相觑,一头雾水的去劈柴了。

    师傅高深莫测,一举一动自然大有深意啊。

    咱也听不懂,但咱也不敢问啊,万一被嫌弃了怎么办啊。

    两个人在那里闷着头劈柴,王子安则拿着小棍,不是抽一下,戳一下,纠正着两个人的发力姿势和习惯。

    拿钱办事啊,恶趣味归恶趣味,品牌不能砸啊这不是还有三位小伙子没来展示自己的诚意嘛。

    王子安觉得做生意,声誉很重要啊。

    孔颖达,长乐公主和程颖儿三人,轻车简从,在村口就下了马车,一路步行,打听着走到王子安的门前。

    此时,李思文正腆着脸给王子安捏肩拿背,一边捏一边说着让人目瞪口呆的话。

    “师傅,您再抽我两下呗,就两下,两下,抽两下就好”

    而王子安则懒洋洋地举着手中的小木棍,时不时地抽打一下正在劈柴的程处默和程处亮。

    这是什么情况?

    尤其是李丽质和程颖儿更是差点把拳头塞到自己嘴巴里。

    不喊口号了,改成给人劈柴和求人抽自己了?

    这怕不是得了失心疯吧?

    ps:感谢书友。。。。。。1888书币的打赏支持,感谢书友夜归挚友话灯前200书币打赏支持,感谢书友忘记100书币打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