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今天大佬也不想开门 > 第290章 继室难为34
    等到美滋滋的喝上了粥,呼延申又活跃了起来:“咱们中午吃什么呀,要不要吃烧麦呀,这个好好吃。”

    “我说二哥,你要点脸吧,你是来学习的,不是来蹭吃的!”呼延凝在一边听不下去了,哼哼两声主动开口。

    呼延申不怎么高兴的哼了一声,然后两只眼睛像是看到肉包子的小狗勾一样盯着春眠看。

    红药被他这样的眼神吓得抱紧了自己手里的碗。

    春眠看着抱盆喝粥的呼延申,又看了看自己的碗,想了想之后,才轻声说道:“中午吃什么,取决于你今天上午的学习成果。”

    呼延申:?

    我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等到吃完早饭,这种预感就成为了现实。

    因为春眠再不是从前小打小闹的一点说教,她拿出了一本书,然后递给了呼延申:“既然字都认全了,道理也都懂了,那么今天就开始吧,抄书,练字。”

    其实是练定性,不过这就不需要跟呼延申细说了。

    呼延申:?

    不是,神使大人,我不是你最疼爱的小宝贝了吗?

    春眠:……!

    呵,不杀你,是我最后的温柔。

    呼延申苦着脸去抄书,春眠在后面还补了一句:“抄的同时,还要记住,前二十页的内容,午饭之前我会检查,如果不合格,你中午就回去自己想办法弄吃的。”

    呼延申:!!!

    这不行,这不可,这他不行的!

    让他自己去跟那群汉子吃抹了盐巴的烤肉,这可不行!

    虽然说,大家的烤肉都改良了,但是跟春眠这边的一比,还是差了很多。

    呼延申委屈巴巴的抱着书,坐到一边开始抄写,时不时的还要碎碎念。

    中间休息的时候,他看到红药在剁羊肉。

    一看就知道,中午要吃烧麦,嘤嘤嘤!

    生怕自己中午吃不上,呼延申就差揪掉半边头发,终于把书抄完了,也背的差不多了。

    春眠检查的时候,手里握着一根粗壮的木棍。

    呼延申最近被打的,一看到木棍就哆嗦。

    “能打手吗?”呼延申觉得自己还可以挣扎一下,所以想了想,讨好的问道。

    春眠送给他一抹意味深长的微笑。

    呼延申一瞬间心如死灰。

    呼延申的记忆力还不错,以前只是不愿意学,如今有了一根胡萝卜在前面吊着,他学的还是可以的。

    春眠提问了十二个问题,他只有两个错了,被抽了屁股。

    春眠时刻用现实告诉呼延申,什么叫:伤害性不高,但是侮辱性极强。

    以为第一天打了屁股就结束了?

    不不不,那只是一个开始而已。

    之后漫漫长的时间里,春眠有足够多的理由,接着将这件事情,进行到底。

    什么时候呼延申被教会了,学成了,可以离开了,这个项目就可以停止了。

    冬日的时光漫漫长,特别是对于气候并不友好的草原,大家更多的时间都是猫在自己的帐子里,或是住处,除了做饭的时候,会摸出去。

    连着几场雪下来,连羊群都不太好散养了,大部分都圈了起来。

    圈起来的羊……

    并不肥厚,有点可惜啊。

    红药一边烤着肉串,一边砸吧着嘴。

    马上就到新年了,呼延也派人送了不少的过年物品来,春眠顺手催生了些蔬菜出来。

    新鲜的蔬菜对于冬日的草原来说,极为珍贵。

    春眠手里的种子到底有限,所以后来又跟呼延也要了不少回来。

    当然,春眠也有自己的解释:神的恩赐也是有限的,为了不让神觉得他们贪婪,春眠觉得自己可以利用神赏赐的能力,徒手种菜。

    春眠这样的能力,在如今的这个时代,就已经是神的力量了。

    所以,谁也没有怀疑,或者说是不敢怀疑,生怕触怒了神。

    新鲜的蔬菜被催生出了不少,春眠送了些给呼延也,还分了一些给最近一段时间认识的小伙伴。

    剩下的都留在自己帐子里。

    至于呼延凝和呼延申,不用送,一个天天在自己这里学习,到了饭点就抱着盆来了,另外一个,天天到了饭点,自动自觉的就过来,都不需要去喊。

    过年这一天,呼延也在自己的住处摆了年宴,虽然地方不大,但是请的人也不多。

    多数是重臣,还有草原上的勇士,上过战场,拼命杀敌的那种。

    春眠是和呼延凝一桌的,当然顺便带上呼延申。

    如今大家都知道,春眠是神使,所以行走之间碰上了,都对春眠十分尊重,生怕自己不小心触怒了神。

    “神使大人。”因为年宴还没开始,所以春眠正在和红药说着话,刚说没几句,便听到身后有人叫自己。

    春眠转过头看到一位高壮的姑娘站在那里,见春眠回头,忙规矩的冲着春眠行礼。

    来人春眠并不陌生,至少委托人的记忆里有,春眠之前还见过两次,只是远远的看着,没打过招呼罢了。

    “鲜于王妃。”春眠起身之后,客气的点点头打着招呼。

    来人是呼延也最得宠,也是如今地位最高的鲜于王妃,是左大臣鲜于清的女儿。

    呼延也有过两任王后,不过都已经亡故了,如今后宫事宜都是鲜于王妃在打理,其实身份等同于王后。

    只是呼延也总觉得自己命格硬,对于自己后宫女子有些阻碍,特别是对于自己的王后。

    考虑到这些,在死了两任王后之后,呼延也暂时没有再封王后,所有事宜都交给了鲜于王妃处理。

    鲜于王妃就是委托人记忆里,提过呼延也臀部有红印胎记的那位后妃。

    鲜于王妃长得高壮,但是眉眼其实挺好看的,英气的同时,又不失女儿家的媚意。

    在遍地都是粗糙姑娘的草原,鲜于王妃这样的已经是赏心悦目的美人。

    对方的脾气秉性都还不错,委托人被呼延也遗忘的时间里,都是对方在照拂着,虽然不能说是事事细致,但是能对一个被草原王当透明人冷处理的人,释放自己的善意,本质上还是善良的。

    因为这些考虑,春眠对于对方的态度十分温和。

    这让鲜于王妃有些受宠若惊,抿了抿唇,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道:“实在不好意思打扰神使大人,只是……”

    话说一半,鲜于王妃犹豫了一下,片刻之后,才又鼓起勇气接着说道:“能不能请神使大人再赐几枚石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