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今天大佬也不想开门 > 第265章 继室难为9
    把晏明梨一圈一圈的缠好了之后,最后的布撕成两条,在脚边的位置打了一个结。

    系好,完美!

    “总觉得差点什么。”春眠盯着被缠的结结实实的晏明梨看了一会儿,轻声喃喃道。

    红药不明白,在一边歪着头,疑惑的看着。

    春眠盯着看了一会儿,这才反应过来,头不行啊,头没固定住,万一撞柱怎么办呢?

    想到这里,春眠直接上手了,把晏明梨头上的各种簪子之类的拆下来,顺手递给红药:“留着,再不值钱,也能卖了换些肉回来。”

    红药一听,能改善生活,眼睛就亮了。

    她才不管这是将军府的大小姐还是什么呢,欺负人的都不是人,她才不会管呢。

    她眼里只有姑娘和自己!

    红药美滋滋的接过了那一堆首饰,春眠则是把晏明梨的头发拆开了。

    晏明梨不断的晃动着脑袋,嘴里唔唔唔的想叫出声,眼里也全乞求,眼泪也开始横飞,如果不是春眠动作麻利,怕是要被甩一脸的鼻涕眼泪了。

    “哭什么呢?相比你以前欺负我,我既不打你,也不骂你,已经很温柔的好吧?”春眠看不明白晏明梨的恐惧点,这会儿还在语气凉凉的调侃着。

    当然,手里的动作也没慢就是了。

    头发被彻底的拆开了,上面的发油弄了自己一手,粘乎乎的有点恶心,不过春眠暂时忍了。

    而晏明梨已经在疯狂的摇头了,心里无助的呐喊:唔唔唔,不,不要剪我的头发!!!

    古人对头发看的重,而且头发也影响一个人的形象,春眠真的一刀下去,晏明梨估计得一两年不用出门见人,只能在家里养头发了。

    春眠没看出来晏明梨的绝望,委托人被他们欺负的满心绝望,流泪求饶的时候,他们也没心软啊。

    如今身份转换一下,就受不了了?

    这才哪到哪儿呢,才第一天呢。

    春眠轻嗤一声,然后把晏明梨的长发分成两股,然后绕柱一圈,再打了一个结。

    头发上有发油,还有些粘滑,春眠想了想,又剪了一块破布,把头发重新系了一下。

    “这下应该可以。”这次系完之后,春眠点点头,觉得不错了。

    红药不太明白,小声问道:“姑娘,这是……”

    不打不骂,就绑着?

    红药不明白,依着她来看,就该直接上去赏这位十个八个巴掌,让她知道人间疾苦,生活险恶。

    春眠倒是并不急着收拾。

    “等陈姨娘来要人的时候,或是其它人要来人的时候,就跟他们谈判,想让我对晏明梨好点,就好吃好喝的送过来,不然的话……”说到这里,春眠稍稍一顿,接着说道:“剪一缕头发,还是剪一根手指头好呢。”

    晏明梨:???

    亲娘嘞,救我啊啊啊啊!

    这里有个变态!

    听了春眠的话,晏明梨终是没忍住,直接晕了过去!

    红药一听,这个是人质啊,看着晏明梨的目光,都充满了慈爱。

    人质就是食物啊,她和姑娘可是很久都没吃顿好的了。

    “这样绑着她,是怕她想不开再自尽,没人质咱们就亏了,而且还容易背上人命。”对于这么绑着晏明梨,春眠特意解释了一下。

    听春眠这样说,红药眼睛更亮了:“哇,姑娘真厉害啊!”

    春眠听完,心虚的摸了摸鼻子,这也不是自己想出来的,上个位面刷剧的时候,无意中看到了,觉得这个点子不错,顺手抄过来用了。

    “咱们简单弄点吃,然后回去歇着吧,今天晚上估计不能有人来了。”这会儿天都彻底的黑下来,入夜了,其它人不一定能来,春眠示意了红药一下。

    “可,可是,姑娘,外面还有她带来的人呢。”红药倒是想手脚麻利的准备食物,虽然她们没什么存货,但是简单吃点还是可以的。

    但是问题,晏明梨来的时候,还带着一众婢女和嬷嬷呢。

    “啊,那正好,让他们当个使者,递消息回去,说不好今天晚上咱们就能吃上肉。”春眠一拍手,觉得那群婢女来的刚刚好。

    红药对此没反对,美滋滋的就出去应付了。

    反正她们有人质在手,可是不慌的。

    那群婢女听红药说出了人质论之后,都惊呆了。

    大概是没想到,豪门大院里,还能这么折腾。

    婢女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敢就这么走了。

    倒是那个老嬷嬷凶巴巴的横了红药一眼,掐着腰刻薄说道:“还不快快把姑娘放出来,不然的话,有你们好果子吃。”

    一看她这么横,红药半分不让的挺了挺自己瘦弱的小腰板,声音更高的说道:“啊,就不放,你进来抢啊,到时候把你也一起绑了,告诉你,兔子急了还咬人呢,真以为我们家姑娘好欺负呢,要么拿好肉好菜来换俘虏待遇好点,要么你们就等着给你们的姑娘收尸吧。”

    红药说完超大声的哼了一声,然后转身回了院子,顺手把院门也给关了。

    老嬷嬷:???

    握草,兔子疯了……不是,夫人这是得了失心疯了啊啊啊!

    嬷嬷万万没想到,刚才她们就是怕进院子,再被发疯的姑娘挥刀溅了一身血,这会儿就进不去这个院子了。

    她们倒是想强闯,可是着红药那个大有她们不拿东西来,就直接灭口的架势,嬷嬷又不敢赌。

    最后阴沉着脸,嘴巴都歪了不少的喝道:“走。”

    她们是搞不定,只能回去求助二夫人了。

    一众婢女呼呼啦啦的往陈扶月的院子去。

    而春眠和红药这会儿已经美滋滋的在分享一锅白粥。

    虽然简单,但是胜在气氛很好,心情也颇为愉悦。

    当然,最为重要的还是,旁边有一个人馋的,当然也有可能是饿的,口水都流了一抹布……

    “姑娘,要替她换个抹布不?这个都被她的口水湿透了一半了……”虽然烛火并不明亮,但是晏明梨在一边咽口水的声音太大了,小厨房本就不大,这么小的空间里,除了吃饭的声音,再就是晏明梨吞口水的声音,红药想听不到都难。

    看着晏明梨嘴巴里的抹布都湿透了半边,红药好心的问了一句。

    晏明梨原本就气自己不争气,一点白粥,她咽个屁的口水!

    问题是,这粥是春眠上手煮的,曾经被游戏buff毒打过厨艺的春眠,就算是煮个白粥,都能香飘半里。

    这香味儿控制不住的往鼻子里钻,晏明梨根本受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