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今天大佬也不想开门 > 第261章 继室难为5
    委托人三天没怎么正经吃过东西了,如果不是红药在一边一直劝着,怕是能不吃不喝的到春眠来。

    春眠能理解她的这种慌乱的心思。

    因为对于前路的未知,让她感觉到了恐惧与畏缩,她不知道何去何从。

    春眠可不管别的,先吃饱了再说。

    “姑娘,要不要再来一碗?”见春眠愿意吃了,红药忙追问了一句。

    “嗯。”碗不大,一碗下去,春眠觉得胃里刚有了一点感觉,所以轻应一声。

    红药一听更高兴了,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接着碗就往外跑。

    春眠在身后看着,觉得小姑娘还挺有活力的。

    哪怕是艰难的生活,也不曾将她打倒。

    虽然说主仆两个人的日子不太好过,不过一点粥还是喝得起的。

    红药很快又端来一碗,春眠喝了之后,便摆了摆手没再要了。

    “我睡会儿,如果外人问起,就说我太虚弱,一直晕着没醒呢。”春眠不想出去跪,毕竟晏景萧活着呢,而且他也不配,跪他妈呢?

    借口自己晕着躲懒呗。

    红药对于将军府并没有什么好感,当然对于曾经的主事府也没有就是了。

    她唯一有好感的就是春眠,或者说是委托人。

    因为当初是委托人把她捡回去,不然红药就要冻死在街头了。

    委托人在自己日子不好过的时候,还把红药捡回去,这份情红药一直记着。

    红药清醒之后,便一直跟着委托人,在她身边伺候着。

    正好主事府那边也没给委托人配婢女,有一个不要钱的,当然好。

    红药一听春眠这样说,还不怎么放心:“姑娘,奴婢去请个大夫吧。”

    “不用,就是不想跪,膝盖疼,找的借口。”春眠以后的计划里,肯定是要把这个小姑娘带上的,所以自己的态度,也要慢慢的释放给对方,让红药知道,自己对于将军府已经没有好感。

    红药虽然不明白,但是能让她放在心上的,只有一个春眠而已。

    如今听春眠这样说,红药还挺高兴的,她也不喜欢这个总是欺负她们主仆的将军府,如今听见春眠表达了自己的厌恶,红药笑眯眯的应道:“嗯,我听姑娘的。”

    言罢也没离开,而是直接掀了一点被角,开始给春眠按摩膝盖。

    春眠也没拒绝,微合着眼睛休息。

    晏景萧根本没死,他只是意外的落入一处河流里,然后被冲到了河岸上,被一个浣纱女救下了。

    浣纱女名字也是简单粗暴,就叫浣纱。

    晏景萧受伤,失忆,被救,然后就和浣纱女开展一段年轻男女种田恋爱的故事。

    一直到晏景萧意外的磕到了头,恢复了记忆。

    那个时候已经是转过年的开春了,他在失忆的时候,和浣纱日久生情,已经成婚了,不仅睡了,浣纱还有孕了。

    晏景萧对于失忆之后的生活,虽然略有不满,但是更多的还是贪恋,觉得这一段生活,很有意义,再加上浣纱还是他的救命恩人。

    所以,他把浣纱带了回去,为了不再受限于老皇帝,忠诚了大半辈子的晏景萧终于起了反心,当然,他想反的只是老皇帝,而不是南朝。

    他回朝之后,联手大皇子,一边守住边关,不让外敌影响了他们内斗。

    同时,又稳住了京城,搞死了老皇帝,让大皇子登基,成为了他的傀儡。

    大皇子是个草包,登基之后也没什么用处,最后还是晏景萧把持朝政。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守皇陵的十三皇子,也就是柴玉瓶的官配,终于攒够了力量,然后打回京城,把晏景萧拉下马,重夺南朝闻氏江山。

    当然,晏景萧最后的下场也不怎么样。

    毕竟挟天子以令诸侯,哪怕十三皇子对于草包大皇子没有兄弟情,但是为了南朝,为了让自己名正言顺,也得把晏景萧搞死。

    晏府满门最后的结局都太好。

    “人呢?老夫人唤她呢。”春眠正闭眼休息呢,外间传来了一道尖锐的女声。

    这声音春眠并不陌生,毕竟对方之前还在自己耳边尖叫过。

    眉儿。

    晏景萧的妾室。

    因为春眠身边只有红药一个婢女,红药帮春眠按摩了膝盖之后,又不放心春眠自己在房间,所以一直在床边坐着绣东西。

    外间没有人,眉儿过来火气就大了些。

    也不用别人通报,眉儿直接带着两个婢女外加一个嬷嬷快步走了进来,看到春眠病恹恹的倚在床头,眉儿眉眼闪过几分不耐烦,只是想到老夫人说了,要客气一些,虽然眉儿不懂,不过却也还是照着规矩来了。

    “夫人身体可好了些,老夫人那边唤你呢。”眉儿压下了满心不耐,语速飞快的开口。

    结果,下一秒,她只觉得眼前一花,左边脸上一阵剧痛,然后她就起飞了。

    是真的起飞了,脚尖离地,然后身体向后飞快移动。

    在两个婢女的尖叫声中,砰的一声响,眉儿落地了。

    “你疯了,居然敢打眉姨娘!”老嬷嬷看着眉儿吃亏,整个人都气得要跳了起来,两步来到春眠床头,抬起手刻薄又尖锐的吼了一声。

    然后,她也起飞了。

    两个婢女又是一阵尖叫。

    那尖叫声,比尖叫鸡的效果好多了。

    配上将军府的灵堂……

    唔,不知道的还以为将军府闹鬼了呢。

    春眠一巴掌扇出去一个,又一jio踢出去一个以后,这才轻笑一声,冲着两个婢女低声说道:“看不清自己身份的狗东西,给你脸了,你是个妾室,是个奴婢,不给你脸了,不过就是将军府的物件罢了,居然还敢跟我大呼小叫的?”

    两个婢女原本还想尖叫着质问春眠。

    结果嘴巴刚动,还没出声呢,就听到春眠开口了。

    春眠气场虽然没全开,但是一身气势,已经足够惊人。

    两个婢女被吓到定在原地,一动不动,冷汗顺着脊背,飞快的向下淌。

    这一刻,两个婢女真切的感觉到了来自春眠身上的杀意,还有这位将军夫人身上的气势。

    也是这一刻,两个婢女才明白,她们是奴婢,而春眠再不济,也是主子,想要找个由头发作她们,也不是做不到。

    思及此,两个婢女已经不止冷汗直流了,身上也跟着颤抖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