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今天大佬也不想开门 > 第260章 继室难为4
    如今将军府正厅那里,搭成了灵堂,晏景萧尸骨无存,如今的棺材里,只放了他一身常穿的衣服,之后下葬也是衣冠冢。

    将军府家眷这会儿都跪在灵堂里哭灵呢,因为是设灵的第一天,所以一众官员也都来吊唁。

    原本这个时候是需要委托人这个继夫人去应酬的,可惜,老夫人根本看不上她,所以是老夫人带着妾室表妹,在那边接待呢。

    委托人和另外一个妾室眉儿,还有晏景萧的两儿一女,外加几个家里的族妹、族弟在这边跪哭着。

    春眠有些不想跪,但是就是这样直接走了,似乎也不太好看。

    毕竟委托人还想报答草原王,在春眠暂时的计划里,草原王确实很好用,所以自己还得等到入秋之后,大约九月的时候,草原王的使者来了,自己才能走。

    在这之前,春眠如果搞事情搞过了,那就得在南朝的范围内,展开大逃亡了。

    春眠喜欢刺激不假,但是古代啥啥也没有,最快的交通工具就是马车,在这种条件下,逃亡一点也不好玩。

    所以,暂时先按兵不动吧。

    只是不想跪也是真的,因为晏景萧或是晏家根本就不配。

    春眠心神微闪之后,两眼一翻,砰的一声,倒在一边。

    把旁边的妾室眉儿吓了一跳,她差点就跳了起来,她原本胆子就不大,虽然如今是白日,但是对着幽深森冷的灵堂,她心里还是慌的。

    此时身边一声巨响,眉儿差点跳了起来。

    好在旁边的一个族妹拦了她一下,眉儿这才冷静了下来。

    “夫人晕过去了。”虽然说这府里的人,一个看得起春眠的都没有,但是称呼总还是要有的,免得被有人心听到了,再拿这个错处,找将军府的麻烦。

    所以,眉儿反应过来之后,尖着嗓子喊道。

    不远处,老夫人和妾室表妹陈扶月刚应酬完,这会儿正准备休息一下,结果就听到灵堂这边的动静。

    老夫人不放心,在嬷嬷的搀扶下,脚步飞快的走了过来。

    听说是春眠晕倒了,差点没控制住的翻了个白眼,暗啐一声:“没用的东西。”

    老夫人虽然有心扶持陈扶月上位,但是在妾室扶正相对严苛的南朝,老夫人发现不太好操作之后,她的想法就是为晏景萧找一个家世背景好的贵女为继室,然后好给将军府助力。

    说白了,她想找个冤大头,养着将军府上下。

    在春眠之前,她已经看好了好几家的贵女,就等着跟晏景萧商量。

    结果,皇帝一道圣旨把一切都打乱了。

    春眠不是老夫人期待的儿媳妇,她能看上才怪。

    而且低阶小官之女,还是庶女,老夫人更看不上了!

    “送回去,别在这里碍眼。”老夫人不喜,灵堂里都不是外人,自然不需要怎么样遮掩,所以老夫人板着脸,冲着眉儿说了一句,然后便带着陈扶月去一边忙了。

    春眠是被两个嬷嬷粗鲁的抬回来的。

    当然,作为回报,两个嬷嬷离开之后,春眠只是用了一点小手段,就让两位平地摔倒,倒不至于摔坏,但是摔疼是肯定的。

    她们粗鲁的动作弄疼了春眠,春眠回之一二,也不算过分。

    委托人在将军府的院子并不好,靠西边,距离北边的下人房又很近,又是个老破小。

    这里的老破程度,估计跟后院的下人房差不多。

    也就简单的修葺了一下,让外表看起来唬人的。

    床板很硬,被子表面的料子很差,看着像是麻的,内里也不怎么软和,让春眠怀疑,内里是不是夹杂了别的什么东西。

    南朝没有棉花,如今的被子里,棉衣里絮的是木棉,木棉虽然不易织布,但是絮在被子里,枕头里都十分柔软。

    如今这被子摸起来手感复杂,春眠怀疑,里面是不是夹了稻草。

    好在,被子虽然不怎么样,但是却很干净,没什么味道。

    “姑娘,你怎么样了?”就在春眠微垂着眸,捏着被子,天马行空的思考之时,从外面走进来一个小丫环,一边走一边抹着眼泪。

    她虽然没穿孝衣,但是腰间系着一条孝带,身上的衣服也都是粗糙的麻布,而且看着料子还不怎么新。

    小姑娘很瘦弱,瞧着十六、七岁的样子,长相一般,眼睛很大,嗓门也不小。

    春眠能感觉到,她是压低了声音的,但是这分贝,还是很惊人的。

    这是委托人唯一的婢女,红药,从前在府里的时候,就是两个人相依为命,来了将军府,将军府才不管委托人是怎么样的配置呢,还是委托人和红药相依为命。

    后来委托人被捆去草原,红药也跟着去了。

    委托人被一箭穿胸,红药红着眼睛跟着,看到草原王愿意埋了委托人,红药这才一匕首抹了自己的脖子,追随着委托人去了。

    倒是个忠心的小丫环。

    红药跟着委托人,算是上不得台面的婢女,哪怕是去前面的灵堂,都不配。

    所以,她一直在院子里等。

    原本还在小厨房煮着粥呢,听说委托人回来了,忙脚步飞快的过来瞧瞧。

    进来一看春眠倚在床头,红药胡乱抹了抹眼泪,硬挤出一副笑脸问道:“姑娘,我煮了红枣粥,你吃点再睡吧。”

    说完也不等春眠回答,看那样子是生怕春眠拒绝,就转身往小厨房去了。

    没一会儿功夫,红药端着熬了半天的红枣粥进来。

    主仆两个人日子并不好过,将军府才不会管她们院里有没有吃喝,想吃用自己去大厨房取现成的,当然,剩饭残羹都是有可能的。

    如果想要食材的话,那还得求爷爷告奶奶的。

    委托人从小就过惯了这样的日子,倒也无所谓吃什么用什么,能吃饱肚子就行。

    因为知道委托人的处境,所以春眠对于这碗粥也没抱什么希望。

    米不算是太好,枣子也一般般,好在熬的时间久,米很软烂,枣子的味道也跟米融合到一处,透着一点点的清香味道。

    春眠先是抿了一口,觉得味道也还行之后,这才舀了一大勺放进嘴里。

    红药在一边看着,虽然惊讶于春眠的动作,不过看着春眠终于愿意吃东西了,红药开心的笑了笑。

    小姑娘笑起来有些憨憨的,春眠没眼看,所以敛了敛眸,接着喝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