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今天大佬也不想开门 > 第180章 校花鱼塘41
    周梓婵每每约完会,或是看完电影回来都要跟春眠吐槽。

    当然,吐槽归吐槽,该去还得去。

    哪怕如今周梓婵已经足够优秀,但是生在那样的家庭里,最后的结果,也都是强强联合式的商业联姻。

    “看你坐了这么久的飞机,还这么有活力,就能看出来,其实也没被怎么样嘛。”听了周梓婵的话,春眠在一边调侃她。

    周梓婵露出一个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道:“小同桌,看破不说破,还是好朋友嘛。”

    因为校庆,学校出入的人不少。

    优秀的毕业生,自然不止春眠一个。

    虽然自春眠之后,再没有出现过这种把一中和二中都碾压在下面的优秀学生出现,但是因为春眠的名人效应,倒是让总体的升学成绩提升了不少。

    来往人不少,但是眼熟却并没有几个。

    春眠的事业重心在帝都,而后续的这些优秀毕业生们,真正出来创业的很少,而且多数还是在拢城附近的地方,跟春眠交集很少。

    其它的多数是家里有矿那种,直接回家继承家业就行,人家在拢城好好发展就行,很少会去帝都那边。

    毕竟人生地不熟的,再招惹了谁怎么办?

    如果没有绝对的把握,他们不会轻易的扩张地盘。

    这些人里,只有几个跟春眠的公司有业务往来,还不太多,大部分是总监他们去应酬这些事情,很少有需要春眠亲自去见去谈的。

    所以,春眠也只是觉得眼熟,却并不熟悉。

    不过面上大家还是要寒暄一番的。

    说来说去,不知道怎么就扯到越宁歌身上了。

    早几年,对于越宁歌这群人的情况,周梓婵还会跟春眠提起过,后来见春眠并没有什么兴趣,也便不再多说。

    春眠虽然喜欢听八卦,但是委托人是希望远离垃圾场,当初把仇报完之后,春眠便决定不再多理会这些人。

    不听不看也不多管,垃圾们怎么样,也跟自己没关系。

    不过越宁歌毕竟是当年的名人,如今在拢城也还挺有名的,大家无意中提起,言语之间带着调侃的笑。

    一听这群男人们的调调就知道,越宁歌如今的身份高不了。

    怕春眠不爱听,周梓婵寻了个借口把春眠带到了一边,然后小声和春眠说了一下情况:“越宁歌最近两年的日子不好过,从前看着还算是不错的父母,如今全都靠她养着,她敢不养,他们就去闹,每年总要闹几回,越宁歌甩不掉,走不了,哪怕出了国,她父母也能找到人。”

    不管怎么说,越家富过,越宁歌的父母就算是落魄了,也是有过见识的,所以越宁歌跑到国外也没用。

    他们还是能把人找到!

    越宁歌早年还能傍到富商大佬之流的,也算是利用自己的外貌优势,过上好日子。

    但是时间久了,人家大佬也会厌弃,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越宁歌的外形优势也越来越少,再加上日子不够舒心,越宁歌的状态也越来越差。

    最近几年,为了养那对越来越不争气的父母还有弟弟,她已经沦为拢城商圈出了名的交际花。

    阶层高一些的商人们,拿她当笑话看。

    阶层低一些的,倒是愿意花两个钱搏美人一笑,但是笑过就算了。

    如果越宁歌再年轻十岁,他们可能还愿意多投点钱,但是现实是,越宁歌如今已经不年轻,哪怕对方身上有少妇那种独特的韵味儿了。

    但是很多人还是喜欢年轻的小姑娘。

    所以,越宁歌这几年在拢城的日子越发的不好过了。

    大概是聊起了旧人旧事,周梓婵不自觉的就多说了几句。

    越宁歌的日子不好过,她当年的鱼儿们可没有一个愿意跳出来帮助她,最多就是有一些当年的舔狗,还惦记着她,哪怕是帮她,也只是惦记着几分美色,并不是出自真心。

    迟让当年被判了刑,出来之后,父母还没被放出来,外婆那边直接不管他了,然后他便堕落了,这些年日子不好过,又因为当初的牢狱之灾,也可能是因为得手了,所以对于越宁歌也不惦记了。

    沐南松最开始那两年,还有意帮着越宁歌,只是随着沐家的日子越发的不好过了,沐南松又认识了国外奔放又热情的姑娘之后,越宁歌便被他抛在脑后。

    方润当年的成绩一降再降,高考的时候,甚至只堪堪够上了专科的分数线。

    曾经被学校看好的寒门优秀学子,因为一场青涩的校园恋情,最后变成了一声长叹。

    很多人觉得他可惜,也有很多人觉得他活该。

    如今的方润已经泯灭于众人,周梓婵早就已经不知道他的消息了。

    倒是林贺那边,周梓婵无意听别人提起过,说对方和冯优结婚了,不过婚后很快就闹起了离婚,据说是因为冯优的妹妹插足两人的婚姻里。

    大概也是因为姐妹争一夫的艳色新闻太有意思了,所以别人偶然提起,周梓婵一听这男女主角,我都认识啊,所以才多关注了几分。

    “听说,冯优不松口说离婚,林贺也不在意,直接就家外再安一个家,玩起了大小老婆的游戏,半个月住家里陪孩子,半个月去小老婆那里,也难为他了,一个月也挣不了多少钱,还要养着大小老婆和两个孩子。“提到林贺,周梓婵言语带着几分讽刺笑意的开口。

    春眠坐在一边安静的听着,对于冯家的事情,多少也是知道一些,因为冯父这个渣男跟自己要过养老钱,结果因为春眠早有防备,公司还有房产之类的都挂在罗母的名下,春眠在法律层面,只是一个打工人,每个月工资都不超过三千块的那种。

    哪怕渣爹闹,甚至告上法院,春眠最后每个月给他的钱,也只有六百块。

    谁让他有三个孩子呢?养老钱也是均摊下来的嘛。

    校庆让春眠听到了很多旧人旧事,听过之后,便不再多管,回帝都接着研究新能源。

    七十九岁这一年,春眠的眼前跳出一扇门,上面的倒计时是七天。

    春眠不慌不忙的开始整理自己的资产,罗母二十多年前就已经过世了,春眠也没有别的亲近之人,倒是认了周梓婵的小姑娘为干女儿。

    春眠把20的资产留给她,剩下的都捐给了国家,然后潇洒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