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今天大佬也不想开门 > 第172章 校花鱼塘33
    周梓婵这会儿迷糊的刚起来,她也听到了说有转学生的事情。

    “这都开学了,才转过来,会不会跟不上进度啊?”对于春眠高三转学的事情,周梓婵其实就挺不赞同的,但是因为春眠人不错,再加上学习也刻苦,所以周梓婵没多说。

    但是高三都开学一个月了,才转学过来?

    这父母是怎么想的?

    这得多不看重对方的学业啊,高三的时候,外界的各种因素都有可能对学生本身造成极大的影响,怎么想着这个时候转学呢?

    周梓婵嘀嘀咕咕的念叨了几句,春眠翻了一页书,轻声说道:“可能是家里的情况确实特殊。”

    对于冯优这个时候转学过来的事情,春眠其实是知道怎么回事儿的。

    为了攀比,为了不服输。

    之前两个人都在雨水镇六中上学,冯优便一直借着自己嘴巴甜会说话,笼络了一群小伙伴,来排斥委托人。

    好在委托人懒得理会他们,所以冯优其实就是在唱独角戏。

    这一次,委托人转学过来,冯优当然不可能就这么放过。

    而且听说还是拢城极不错的私立高中,冯优就更想来了。

    只是她想来,家里也不可能真由着她的性子折腾。

    听说,渣爹和小三之后又生了一个女儿,人家更偏疼小女儿,那才是真正的小公主,对于冯优虽然疼爱,但是一碗水端的肯定是不平的。

    这一次,也是冯优在家里折腾了很久,甚至想伤害她妹妹的情况下,渣爹和小三这才不得不把她转到学校。

    当然,买学区房是不可能买的,他们也没什么钱啊。

    能由着冯优来乘云念书已经不错了,还给她买学区房?

    做啥千秋大梦呢?

    所以,冯优只能住校。

    这也是她来了一上午,还没进教室的原因,时间都用来跑各种手续,还有寝室之类的。

    如今总算是跑完了,可以来教室上课了。

    刘老师很快就带着冯优过来。

    班级里原本还挺吵的,一看真有转学生来了,而且还是个娇小可爱的女生,男生们还起哄笑了笑。

    刘老师笑眯眯的由着他们闹了一会儿,这才一拍手,示意大家先安静。

    老刘虽然看着和气,但是那也只是表面看上去,人家骨子里也可以很核气!

    所以,他一拍手示意,班里最皮的男生都不敢过分去闹。

    教室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老刘笑眯眯的介绍了一下:“咱们班又来了一个新的同学,来,冯同学,跟大家介绍一下自己。”

    这个又字,用的就十分微妙了。

    冯优长相身高都随了她母亲,十分娇小可爱。

    如果不是因为长得好,当初也不可能把渣爹这个软饭男迷得神魂颠倒,连软饭都顾不得吃了。

    “大家好,我叫冯优,优秀的优哦,以后还请多多关照。”冯优一边说,还一边俏皮的做了一个wink。

    俏皮的样子看着还挺讨喜的。

    班里很多男生还跟着起了一下哄,不过也只是那么几个,毕竟更多的还是越宁歌的鱼儿和舔狗,便是正主不在,他们也不可能叛变。

    不同于男生,女生们表情倒是淡淡的,周梓婵甚至趴在桌上,脸冲着春眠这边,用口型示意道:得,又是一个婊的。

    春眠回之以意味深长的微笑,周梓婵觉得很有意思,还眨着眼睛盯着春眠看了一会儿。

    她总觉得,春眠刚才回自己的那一抹微笑,十分微妙,她没看懂。

    只是春眠似乎也无意再多说,周梓婵盯了一会儿觉得再盯下去,有些不太好,又收回了目光。

    教室里暂时并没有别的空位了,只贾少飞这个总是不来上课的校霸旁边还有位置。

    这个倒是跟委托人记忆里的情况,能合上了。

    “来,冯优同学,你先坐在那里,之后老师看看再给你调一下。”老刘觉得贾少飞几乎是不怎么来,冯优坐在那里,几乎就相当于自己一个人坐。

    虽然说是在最后一排,对于冯优来说,看黑板之类的,可能并不太容易。

    不过冯优的成绩,远没有好到,让老刘愿意为了她,折腾其它同学的份上。

    所以,说是先坐在那里,如果不出意外,估计等到高三毕业,冯优的位置也不会改变。

    除非这中间有什么变故。

    “好的刘老师。”冯优乖巧的表示,自己都可以的。

    身边座位只是暂时没人,东西都有,说明自己还是有同桌的,并不是一来就自己独坐,显得很可怜一般。

    所以,冯优并没有什么不满。

    只是临回自己座位之前,冲着春眠这边挑衅一笑。

    那笑太明显了,春眠身边的几个人只要抬头的注意到这了一抹笑。

    周梓婵一看这笑,再一想春眠刚才的笑,总觉得自己似乎在无中间,窥视到了什么。

    “认识?”去问冯优是不现实的,周梓婵想了想,侧过头低声问了一下春眠。

    前面的两个男生刚才也看到了,虽然他们对于女生的眼神可能并不敏感,但是冯优的段位实在太低了,他们看不明白挑衅,但是看明白了火药味儿。

    所以,这个时候,一听周梓婵在问,他们也竖起了耳朵。

    “嗯。”春眠只是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并没有多解释的意思。

    只是周梓婵一直抿着唇,眼睛里充满了八卦的意味看着自己,大有自己不说话,她就能一直这么看的意思。

    春眠颇为无奈的叹了口气,不管怎么说,中午还吃了人家一顿好的,对于这种无关紧要,而且马上就会有答案的问题,春眠也没有一直隐瞒的意思。

    “同父异母的妹妹,没差几个月,你们懂的,其实我不说,一会儿下了课,你们也能知道。”春眠这句话说得意味深长。

    若是细品,这里面的信息可是不少。

    前座的两个男生,这会儿已经震惊的笔都掉了。

    而周梓婵听完之后,先是一愣,反应过来之后,也明白春眠后面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冯优下课之后,估计要来搞事情。

    这种低段位的,周梓婵都不放在眼里。

    而且她并不认为,就冯优那样的,能在春眠这里占了便宜?

    不过不想春眠觉得麻烦,周梓婵想了想,这才用气声说道:“你放心,她如果下课敢来送快递,我就帮你签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