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今天大佬也不想开门 > 第71章 真假千金38
    春眠觉得,太子应该会暂时的放四皇子一马,毕竟老皇帝还在,四皇子是偏宠了多年的儿子,皇帝应该不舍得真正的下死手。

    但是一旦太子登基,四皇子估计讨不了好!

    如果春眠所猜测的没错,那么此番发难,最多就是走个场子,安平侯世子最多吃些苦头,不会有性命之忧。

    只是自己应下了老夫人要救人,总得做点表面功夫。

    因为这些考虑,春眠第二天给宫里的皇后娘娘递了帖子,转过天宫里传来消息,允了春眠三日后进宫。

    春眠这个时候进宫,皇后和皇帝估计都知道,她是所为何事。

    毕竟春眠的身世不是秘密,皇帝他们是知道的,甚至说老夫人来见自己的事情,宫里如今也已经知道了。

    岳氏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握着春眠的手道:“你觉得好便好。”

    这便是由着春眠自己做决定了。

    三天之后,春眠进宫见皇后,两个表面大师,情真意切的聊了半天之后,春眠这才离宫回家。

    回去之后,便让赵鹿行往安平侯府跑了一趟,便说自己能求的都求了,皇后娘娘只说尽量,剩下的听天由命吧。

    侯府那边自然是千恩万谢的,还送了谢礼。

    春眠想了想收下了。

    姚家和安平侯府的事情,一时之间成了京城的热门,在姚家还没来得及处置了安平侯世子之时,太子插手了。

    太子一族收集了姚氏一族的十宗罪,于皇帝的生辰宴上,将这件事情当众斥之。

    这件事情发生的时候,春眠正和家里人美滋滋的吃火锅呢。

    哇,火锅好好吃。

    肉肉好好吃,岳氏弄的丸子也好好吃,大冬天悄悄在自己家后院扣了暖棚的菜菜也好好吃,小孩也好好……好可爱啊。

    吃过头了,差点一个激动,把祥哥扔锅里了。

    春眠表示,自己是个正常人,不吃小孩。

    赵白州因为还没升官呢,所以品阶太低,未达到去吃皇帝生辰宴的标准,所以在家里美滋滋的吃火锅呢。

    转过天,赵白州归家,春眠才知道,太子一派发难,四皇子一派措手不及,再加上皇帝也是偏着太子的。

    所以,姚家如今直接被皇帝清算,贵妃想求情,也被皇帝禁了足。

    清算是一个漫长的过程,特别是对于盘根错节的姚家来说,不过因为清算他们家了,安平侯世子总算是可以放出来了。

    毕竟这件事情,虽然两方都有错,但是是姚公子先出手,打死了余四爷,安平侯世子也是气不过,这才出手的。

    安平侯府在世子归家之后,又派人送了谢礼过来。

    春眠收的相当不脸红。

    我也是出了力,进宫求过情的嘛。

    转过年开春,春眠就忙了起来,赵白州升至侍郎,和洪侍郎同品阶了,春眠需要去皇家城外的庄子里,进行玉米种子的培育。

    等到新一年玉米长成了,姚氏一族的清算也进行到了尾声,曾经的百年世家,京城名门,一朝崩塌,下场也是凄惨。

    四皇子因着皇子身份,倒是逃过一劫,如今闭府谢客,后宫的贵妃,如今已经被降为妃,谪居清凉阁,其实就相当于打入冷宫。

    最是无情帝王家,曾经冠宠六宫又怎么样呢?

    帝王一旦翻脸,也是铁血无情。

    对于这些,春眠听过就好,根本不在意。

    毕竟忙着造船呢,没时间关心别的事情。

    是的,春眠决定造船了。

    但是出海是件危险的事情,在海上没有方向,哪怕是再大再好的船,都有可能有去无回。

    所以,在造船之前,指南针这件事情,就得提前搞出来了。

    春眠表示,没有GPS,有个低配版的指南针也是可以将就一下的。

    再不济,古早时期简陋一些的司南也不是不行啊。

    但是,怎么样能造出来呢?

    春眠表示,门之灵这个商城太坑了,一枚愿力的东西,果然靠不住。

    虽然春眠在书里翻到有可能是指南针的物品,制作过程也有。

    但是全程没有汉字,只能靠自己的眼睛去分析,春眠表示,这也太难了!

    这如果是星际器材,春眠看一眼就能知道是什么,但是别的时期的就不好说了。

    春眠对着书上那几页提示,研究了大半年,这才开始动手实验。

    每一种可能的材料都被试过了,最后才挑出了最合适的。

    只是制作出来,还不能开始使用,还需要实验、校正。

    毕竟春眠想造一只大船,船上少说也得有几百人,如果指南针靠不住的话,那么这一船的人都得跟着玩完。

    春眠自己无所谓,她任务完成之后,哪怕是死亡,也有门之灵开门。

    但是别人是被自己拉上船的,都因为自己而亡的话,这就不太好了。

    为了实验和校正新出炉的指南针,春眠天天不招家,不是去山上,便是跟着小船下河,甚至为了这个,还去了临近京城的几个地方,就是为了看看指南针换了地方,是不是靠谱。

    指南针的研究和实验,用时一年多,暂时停了下来。

    因为,皇帝驾崩了。

    大概是因为四皇子的事情,从前瞧着精神头不错的皇帝,身体每况愈下,最后挺不住,在年关之前,终是倒下了。

    老皇帝驾崩,太子登基,从前因为先帝庇佑逃过一劫的四皇子,被打发去守皇陵,无诏不得回京。

    新帝甚至不给四皇子任何缓冲的时间,老皇帝刚入了皇陵,便把他打发走了。

    春眠漫不经心的问了一下余青薇的事情,听说对方因为之前姚府和安平府的事情,遭了四皇子厌弃,日子越发的不好过了。

    春眠只是随便问问,接下来的时间,又投入到了自己的造船大业中!

    依着如今的人力还有技术,想造一艘能载百人以上的大船,需要的时间并不短。

    春眠用时四年,终于造船成功,然后带了一批船员出海。

    因为有指南针为向导,春眠倒是不至于在大海上失了自己的航向。

    虽然如今的地图,春眠并不熟悉,不过慢慢摸索吧。

    自从春眠上了船,心就更野了,有的时候一年才能回来一趟,但是却带回了不少海外番邦的高亩产作物,赵白州又不好说什么。

    三十岁这一年,春眠的眼前出现了门之灵开门倒计时。

    半个月时间,春眠还在海上,临时返程,加快了进程之后,赶在自己离开之前,终是赶回去见了赵白州和岳氏一面。

    后史记载,利昌郡主殁,帝亲临,念祭文,扶棺大恸,封其父为益国公,以示怀念和偏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