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今天大佬也不想开门 > 第66章 真假千金33
    洪侍郎按了按额头,去找赵白州了。

    “明霜侄女去弄她那一亩田了,听说是要间苗,虽然说这间苗有利于幼苗成长,但是吧,要不要试着留一下呢?”洪侍郎其实也不太懂种田,更多的还是纸上谈兵。

    赵白州虽然没种过,但是到底是在乡野长大的,对这些比洪侍郎懂的多一些,听他这样说,也只是笑着说道:“明霜有她自己的主意,她喜欢折腾,由着她就好,这一亩田的收益,年底了,我补给你就是了。”

    “你说的什么话?我差的是那一亩田吗?我是好奇,这田里能长出什么东西来!”洪侍郎一听,虎着脸冷声说道。

    赵白州一看他要生气,马上拱手哄了一会儿。

    两个人还在岗上,也不好直接逃班,所以最后压下了疑惑,暂时没去看热闹。

    等两个人傍晚的时候,相携去了郊外,发现春眠已经将一亩田的玉米苗搞定回家去了。

    看着田里明显少了很多的苗,洪侍郎只觉得自己的心都开始抽抽的疼了。

    “这,这多少粮食没了啊。”洪侍郎按着胸口,觉得呼吸都紧了。

    赵白州在一边倒是淡定的很:“没事儿,你想想,说不好剩下的这些长的更多呢。”

    洪侍郎:……!

    洪侍郎虽然心痛,可是说到底,这是春眠的田,他疼也没用,他虽然是田主,但是如今地借出去了,他没有话语权了!

    不能想,更痛了!

    春眠保持着五天左右去看一趟玉米,看着这些苗长势不错,满意的点点头,然后把打谷机的模型还有图纸递给赵白州,让他看着来吧。

    六月中旬的时候,四皇子纳了两位侧妃进府,其中一位就是如今的侯府千金余青薇。

    从前春眠并不关心这些,但是如今却不得不关注一下。

    余青薇是重来一次的人,她上辈子虽然活的不久,但是到底也活到快三十了,应该是经历了不少的事情,至少往后十几年的事情,她就算是活在内宅,多少也能听一些,特别是某些大事件。

    余青薇在太子和四皇子之间选择了四皇子,这是个很有意思的事情。

    如果说是喜欢,余青薇从前长在张侍郎的府上,张侍郎是寒门学子出身,早年是在偏远地区当县令,然后一点点的升到京城来的。

    所以,余青薇从前没机会见四皇子,便是最近几年来京城了,张侍郎也投了四皇子一派,只是因为官阶低,都是跟四皇子底下的心腹打交道,余青薇根本没机会见到四皇子。

    如果说是回到侯府这一年的时间里,见到四皇子,然后一见钟情,非君不嫁倒也有可能。

    但是门之灵提供的剧情里曾经提到过,四皇子后来登基了。

    如今太子尚在,储君已立,为什么最后登基的是四皇子呢?

    要么是,太子后来犯了什么错,被废掉了。

    要么就是……

    太子凉了。

    其它皇子到底比不过四皇子,毕竟他的生母是冠宠六宫的贵妃娘娘。

    虽然春眠对于贵妃娘娘所谓的冠宠六宫,是需要打个问号的。

    不过,至少明面上如此。

    如果余青薇是看中这一点,所以才跟了四皇子呢?

    春眠原本还在猜测,太子到底是出了意外,还是被废了。

    就在这个时候,霁州地动,一夜之间死伤无数。

    据说发生地动之时,霁州知府还在自己府上大宴宾客,歌舞升平,好不自在,然后就跟着一起被压死了。

    最后还是不愿意与知府同流合污的通判,因为没去参加宴会,逃过一劫,然后报信到京城。

    消息传到京城,皇帝震怒,太子主动请缨要去霁州赈灾。

    赵白州在随行之列!

    春眠一听这个安排,心里差不多有了猜测,说不好这次太子是有去无回的!

    皇帝之所以派赵白州去,应该是有历练他的意思,也算是给机会,让他借着赈灾出风头,回来之后,大概就能升官了!

    这是一把双刃剑,也是一步险棋,皇帝也是想了许久。

    因为是太子亲自前往,所以皇帝才敢冒险,想来他是相信太子的。

    可春眠猜测,此番太子去赈灾,真的有可能有去无回。

    消息传到京城已经是六月下旬了,赈灾刻不容缓,时间也不等人,太子忧国忧民,根本不愿意把时间浪费在准备上。

    所以,点上随行官员,又点了几名太医,便准备轻装上阵。

    一听赵白州要去霁州,岳氏眼前一黑,差点晕了过去!

    春眠从听到消息开始,便一直在东厢催生草药,然后制成了高浓缩版的修复剂。

    不管太子最后到底是死于争权夺利,还是死于意外,春眠都不想赵白州有事儿。

    所以,春眠得把一切都准备好了。

    赵鹿行这大半年,一直跟着武师傅学功夫,虽然如今还是个三脚猫,但是体力得到了提升,关键时候,拖着赵白州跑不成问题。

    霁州发生地动,那一带到了夏季,暴雨频发,如今又临近初夏,万一下雨,说不好就要爆发瘟疫,春眠需要以防万一。

    所以,高浓缩版的修复剂,春眠制作了不少。

    最后把这些修复药丸分成几个小包,都用油纸包好,一份让赵白州和赵鹿行贴身放着,一份在他们随身带的香包里,还有一份是放在行李里。

    不管怎么样,他们总还有一份后手。

    春眠不眠不休准备的量也足,太子一行带的人并不算是太多。

    春眠不可能人人都救,只能保最关键的一部分。

    当然,这是春眠做的最坏的打算,而太子显然也做了同样的打算,因为他随行带了六名太医,都是太医院的好手。

    准备时间只有两日,春眠熬的眼下都是青黑,赵白州自然是知道,她在准备药丸,原本是想劝的,却也知道,自己第一次远行,母女俩不放心也是正常的。

    思及此,他也没再多劝了。

    “此番远行,万事还请父亲自私一点,先以自己为重,再顾及众生,母亲柔弱,祥哥儿还小,纵使我可以护着他们,但是父亲是父亲,别人取代不了,我们都在京城盼着你归来。”分别之时,岳氏哭成了一个泪人,只握着赵白州的手不说话,倒是春眠在一边,还能保持着冷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