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今天大佬也不想开门 > 第63章 真假千金30
    “怎么会?赵小姐研究出了玻璃的制作方法,可是咱们大卫朝的功臣呢,便是连陛下都夸赞,这些可是我羡慕不来的。”发现对方可能是纯土著之后,张秋吟也不紧张了,这个时候说话也便放松了很多,言语之间还会开玩笑。

    春眠一听,对方这是开始商业尬吹了吗?

    这个她也会!

    “不及张小姐的文采博学,真把我按到桌边作诗,怕是头发都要揪光了。”春眠配合的开始起了商业吹捧。

    “不不不,姑娘能研究出来玻璃,还能写出那么好看的话本,才是举世大才,我这样的,真算不上什么。”

    “不,张小姐才是诗界神话。”

    ……

    两个来自异世界,彼此却又不清楚对方来路身份的小姑娘,商业互吹了一上午。

    雪柳在一边听了半天,然后微垂着头,露出了春眠之前的表情。

    雪柳:地铁老年人看手机.jpg。

    哎,姑娘们的话题太高深了,她一个小丫头真听不懂。

    临近中午饭了,春眠有意留,但是张秋吟却推拒了,春眠也不强求,客气的将人送了出去。

    送走了人,春眠暗自松了口气。

    再这么吹下去,隔年饭都要吐出来了。

    好在,总算是把人送走了。

    虽然不知道对方的来路,不过春眠已经猜测,对方肯定不是卫朝土著,至于来自哪里?

    估计是古地球的现代。

    只是门之灵的业务已经这么广了吗?

    这货不会是个嘴里没实话的海王,四处撒肉养鱼吧?

    春眠觉得,自己回去之后,有必要跟对方聊聊。

    春眠倒是并不介意对方养鱼,但是吧,你总得交点底,万一大家在商城买了同款商品,然后撞了研发可怎么办呢?

    算算日子,春种快开始了,自己的播种机,也该由模型变成实物了。

    只是自己最近的任务是陪产,还有做婴儿床。

    所以,没办法往外跑了。

    既是如此,那这件事情,只能让赵白州能者多劳了。

    等到晚上赵白州回来的时候,就看到春眠把播种机的模型交给了他,同时给他的还有几张纸,上面有春眠书写的使用说明,还有一张是如何制作过程。

    虽然春眠并不怀疑工部人员的能力,但是吧,春种在即,现研究肯定是来不及了,那么自己就多给点提示吧。

    如果照着图纸还制作不出来,那工部这群社畜,距离失业估计也不远了。

    “这是你研究出来的东西,让为父拿着这些出头,总归不太好看,为父已经沾了你不少的光了。”赵白州觉得,该是谁的就是谁的,不能因为他是长辈,便要占春眠的便宜。

    他和岳氏的身体能被调理好,还能人到中年,再来一个孩子,已经是天大的好事儿了。

    对此,赵白州心怀感恩。

    再多的东西,他也不敢求。

    赵白州虽然有意造福百姓,可是春眠如果不肯拿出来,他也不会过分强求。

    谁在他心里的分量更重一些,赵白州还是有数的。

    如今见春眠就这么大方随意的拿给他了,他还慌了起来。

    “母亲即将临盆,我的婴儿床还没做好,真没时间往外跑了,而且我与父亲原本就是一家,哪里用得上计较你的我的,父亲母亲待我极好,我一直感念在心,若是能报答一二,我心里也能安稳一些。”见赵白州推辞,春眠抿着唇,乖巧解释。

    “这……”赵白州还想再拒,倒是岳氏在一边瞧着,笑了笑道:“孩子一番孝心,你收着就是了。”

    说完之后,见赵白州还是崩着唇,一脸纠结,岳氏无奈的叹了口气道:“你若是真的过意不去,就早早的做出一番成绩,努力攒个院子,咱们早点搬家,那惹人厌的老太太,从昨天就开始在附近败坏明霜的名声了。”

    “她怎么敢!”赵白州一听就恼了,猛的站了起来,手重重的拍在桌子上。

    然后,因为疼痛,他表情都扭曲了一下。

    岳氏在一边看着,暗自发笑。

    那老太太在附近败坏春眠名声的事情,是雪柳和春眠说的,岳氏无意中听到。

    岳氏心中也恼,因为这个,她倒是起了搬家的念头。

    倒也不是逃避,只是在岳氏看来,那些个高门大院的都要脸,轻易的干不出来这种撕破脸的事情。

    便是在背地里毁人名声,也都是找别人来做,根本不会自己上阵。

    到时候,比的就是各自的手段和心机,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春眠这边一旦反击,哪怕是找别人来帮忙,附近的人也都会知道,是他们家干的了!

    “父亲莫要生气,那老太太蹦的越是欢实,大家对于他们家的印象也便越差,她儿子在外搏的那一点虚虚的名声,很快就会被她祸害光的,表面上看,是她在败坏我的名声,但是背后议论他人是非,也算不上什么君子,他们家的名声,只会败的比咱们家快。”看赵白州手疼的直呲牙,春眠笑着安抚道。

    见赵白州被说动了,春眠接着说道:“我坐得正,行得直,根本不怕他们说什么,再者,我本无意嫁人,由着他们说好了,吃不到葡萄才会说葡萄酸呢。”

    “就是。”岳氏在一边附和着。

    赵白州心头的火气这才散了几分。

    不过,这件事情到这里可不算完,赵白州觉得,那家母子就是缺少了来自社会的毒打!

    赵白州心中另有打算,春眠看出来了,却假装不知道。

    婴儿床的构架,春眠早就已经打好了,也都刷了油,如今都在院子里晒着去味儿呢。

    为了让婴儿床更加的结实,除了正常的榫卯结构之外,春眠还准备再加固些钉子。

    这样更加的结实安全,也是为了防止意外嘛。

    如今只等去了味儿之后,回来拼好了,上钉就可以。

    各种小玩具之类的,春眠也准备了不少,小孩子的东西,需要精细打磨,别有木刺儿。

    这些个东西,有可能还会入口,所以春眠并不打算刷油,只用工具细细的磨平了就好。

    四月的最后一天,岳氏终于发动了!

    赵白州特意休了一天假,回来陪着岳氏生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