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新书 > 第475章 钩直饵咸
    听闻东郡濮阳被赤眉进攻,马援麾下,那些早就憋坏了的偏将校尉们顿时跃跃欲试,陇右在打大仗,河北的幽冀也至少有盗匪可剿,唯独中原却诡异地和平许久,马援不急着向豫州兖州进军,就闷头练兵,也不住他们贸然向赤眉挑衅。

    练兵千日用兵一时,如今赤眉自己打上门来,总能反击了吧?

    横野将军郑统遂请命道:“下吏愿将兵五千,驰援濮阳。”

    但马援却不这么看,说道:“有传闻,说殷商时吕尚盖尝穷困,年老矣,以渔钓奸周西伯。“

    “所钓者非鱼,乃钓人也。”

    “赤眉这次出兵亦然,濮阳下的几万兵只是诱饵,实乃其声东击西之计也。”

    几万人当诱饵,也只有赤眉这种数量庞大的流寇武装才能用得出来,据董宪说,赤眉在连续的流动作战中不断扩大,在豫州一共有四十个万人营,濮阳那点人马,只是这恐怖数量的冰山一角。

    “从陈留到濮阳,皆是平川旷野,无险可守,一旦我军东援,人数去少了,便易为赤眉所击。”

    用他们皇帝在兵法操典中的术语,这叫做“围点打援”,如今赤眉用这招,老马援感觉有被内涵到。

    “而若是顷三军而出……”马援按照惯例,与校尉们在地图上做着兵棋推演,他将位于敖仓、陈留的魏军往东挪动到东郡,又把赤眉在颍川、淮阳的部分往北,重重占住了陈留、新郑!

    “则我部与洛阳联系,将为赤眉大军切断。”

    赤眉转战天下这么多年,不是白打的,尤其擅长在运动中歼敌,马援研究过成昌之战、汝南之战的战例,皆是如此。

    郑统忧心:“那濮阳的告急怎么办?”

    马援却一点不担心,询问众人:“自新末以来,这中原最难打的城池是何处?”

    有人说是成皋虎牢关,有人说是洛阳,也有人说是他们所在的陈留城。

    “非也。”

    马援摇头:“以上诸城都曾易主,唯独濮阳,自莽末地皇年间开始,至今五年,被赤眉迟昭平部打过,遭城头子路围攻过,被绿林渠帅袭扰过,太守王闳皆固守不失。”

    没办法,谁让濮阳偏偏就建大河南岸,不在第魏郡保护范围内呢?自然每次兵乱都会被冲,但这也让濮阳将城池修得极高。

    “如今赤眉又来,我看想攻下濮阳城,恐怕也没那么容易。”

    马援就这样将濮阳说成了不落之城,笑道:“王闳固然胆小,新朝时就在脖上挂着毒药囊,想在被赐死时抢先自杀,三折肱成良医,区区数万赤眉就能吓得倒他么?更何况濮阳与魏郡只有一河之隔,且交给冀州耿纯稍加援救罢,至于我军……”

    “自不动如山!”

    ……

    数日后,冀州的“北京”邺城,魏成尹邳彤刚收到濮阳的第三封求援信,就迎来了马援的回复,不由暗暗骂出了声。

    “好个马国尉,这是将濮阳当成了鞠,他不想去救,就往冀州踢来啊!”

    马援的信一封给邳彤,一封则给留守冀州的耿纯送去,他与两人都熟络,陈述了自己的难处:中原凋敝,纵有司隶的粮食支持,以一万老卒打底,也只练了四万新兵,且分散在洛阳、成皋、敖仓等处,毕竟魏军是要给士兵提供甲兵口粮,脱产训练数月甚至一年,不像赤眉,是个人抹了眉毛就能入伙。

    马援以为,赤眉入冬后缺粮,一定会对陈留、洛阳发动规模浩大的进攻,目标是陈留、敖仓的粮食,目前魏军兵力不够集中,所以主要精力是构筑防线,与赤眉军打防守反击。所以濮阳他就没功夫管了,希望耿纯和魏成尹邳彤精诚合作,用他马援过去帮濮阳的办法,保住城郭不失即可。

    前三次濮阳被打,确实都是从魏郡隔河施以援手的,其中一次还是马援亲自将兵,突袭绿林军的粮仓乌巢,待其退兵之时,又在官渡大战,歼敌数千。

    可邳彤却摇头:“若赤眉早来半月,冀州确实能发数万兵助濮阳,一起对付赤眉,可现在……”

    他也是刚知晓的坏消息:幽州的涿郡太守张丰,也不知哪根筋搭错,居然趁着幽州刺史景丹重病时,与铜马残部勾结,自称“无上大将军”,反了!

    ……

    十月底,幽州涿县城下,来自幽州、冀州的大军围郭数重。

    魏左丞相耿纯看罢马援的来信后,骂道:“赤眉真会挑时候,早不来晚不来,偏在河北闹叛乱时北上,若非两地相隔甚远,我恐怕要疑虑,彼辈是约好的!”

    他说罢将信递给依然病怏怏的景丹看,这位幽州刺史在去年军中落了疾患,一直没除根,但景丹不肯好好将养,一心扑在巩固边防与镇压渤海郡铜马残部的事上。

    和马援那种“人人自便”的带兵方式完全相反,或许因为是文士出身,景丹领兵,事无巨细都要管,真可谓殚精竭虑。经过大半年鏖战,城头子路总算被打出了渤海郡,将这处被黄河和兵灾反复折磨的凋敝之地留给魏军,但景丹也奔波于前线,疲劳病倒,差点就去了。

    在镇压寇乱时表现还不错的涿郡太守张丰,竟趁机作乱,谎称第五伦崩于陇右,景丹也死了,外戚耿、马联合作乱,要弑杀摄政的皇祖父,篡夺伍氏江山……

    幽州过去一年并不太平,第五伦对河北刘姓的打压强迁,萝卜是拔了,但坑还在,确实产生了不少隐患。张丰如此胡扯,竟还有不少人信了,涿郡遂乱,张丰一面向蓟城进军。同时派人联络辽西、辽东及目前只名义归附第五伦的乐浪郡,约他们一起造反。

    景丹闻讯大怒,差点背过气,咳血晕厥数日,一时间幽州群龙无首,多亏广阳郡太守寇恂安稳了人心:“卿曹努力!纵陛下有所不豫,尚有太子在,何忧无主?”

    寇恂临危受命,在蓟城顶住了叛军的第一波进攻,等到了盖延带着渔阳突骑来救援——按照第五伦秋时发来的诏令,既然幽州贼寇初定,遂调突骑三千,南下听从马援调遣,张丰也是趁着他们南下才敢作乱。

    但却没料到,盖延在冀州遇上了骤雨连绵,在信都休整,没有及时南下,听闻北方叛乱,遂迅速驰援。

    而耿纯也及时调遣冀州兵北上,经过几场不足道哉的战斗,将叛军包围在了涿县,而景丹也稍稍康复,坚持带幽州兵围城北。

    此刻他看了马援的信,不知北方情况的马援还在里面开玩笑说,景丹、耿纯是不是把本该调去给他的幽州突骑给吞没了。

    “吾乃骠骑将军,今中州无马而多好女,岂不为‘嫖婍将军’?”

    马援诙谐好戏言,但景丹却笑不出来,瘦黄的脸上满是愧意:“都怪我,让文渊在赤眉大举北上之时,竟无突骑可用。”

    他说罢又咳了一会,眼下景丹主要靠辽东送来的“人参”维持精神,也不知道自己这幽州刺史还能干多久。

    “实乃张丰悖逆,怪不得孙卿。”耿纯宽慰老友,让他勿要太自责,事前谁也没想到这家伙会忽然谋逆,图什么?耿纯觉得打下城郭后,得好好搞清楚,莫非是有敌对势力的细作离间?否则为何如此之蠢。

    耿纯指着负隅顽抗的涿县道:“等涿县一下,冀州兵立刻南向,助文渊共击赤眉。”

    但等他们摸到黄河边,恐怕都是明年开春了,景丹思索片刻后,做了一个决定。

    “涿郡之叛,于魏而言,不过是肘腋之患,且大势已去。反倒是中原赤眉,却会危及心腹!”

    “兵贵神速,等不到攻破城池了,幽州突骑现在就要立刻南下!”

    “务必一个月内抵达河内,食河内之豆谷,如此开春才有战力。”

    突骑目前还算在他麾下,景丹可以自己决定,他又对耿纯道:“伯山也要陆续将冀州兵南调。”

    “那涿县与乐浪……”耿纯还是放心不下,听说还真有人响应了张丰的叛乱,那便是幽州最东边的乐浪郡,幽州一时半会还太平不了。

    “吾已大愈。”

    景丹笑道:“既然是幽州辖境闹出的叛乱,亦当由我这幽州刺史讨平。南边的大仗,交给伯山与文渊,这小仗,只要丹不病卧在榻,便足以胜任!”

    “今度此反虏,势无久全,他取什么名不好,非要叫‘无上大将军’,无上者,无首级也!”

    ……

    盖延字巨卿,他出身边塞小县,生得人高马大,长八尺九寸,相当于后世一米九,也算一个“巨人”,连坐骑也得挑最大的,否则都载不动这壮汉。

    他作为吴汉同僚好友,去年一起举兵应魏,吴汉被第五伦调到身边后,盖延继任为渔阳太守,接受了渔阳突骑,此番便奉命南下。

    冀州是击灭刘子舆时他们途经的熟悉地方了,信都、河间诸郡人听说渔阳突骑来了,都关门闭户,各太守也只派人在城外供应粮草,不让他们入城。

    毕竟上次大战,突骑没少在冀州劫掠,在当地名声极臭。

    盖延是分得清轻重的,对盯着别人家妇人看的渔阳突骑耳提面命:“都收敛着些,要抢,等到了魏境之外再抢。”

    渔阳突骑们打着呼哨应诺,尽管已经归属魏军,但这群放纵惯了的边塞男儿,依然把自己当成是募兵,拿金饼和禄米打仗,魏主给的钱粮,确实颇为大方。

    他们却不知道,第五伦先把吴汉带在身边,搞了一出“将不识兵”,眼下又将渔阳突骑调离熟悉的地域,只怕是要给他们来一出“兵不识将”了。纵观三军,除了小耿外,也只有马援能约束得了这群桀骜不驯的突骑。

    盖延也久闻马援大名,上一次大战他留守渔阳,未能得见,听说吴汉还和这位国尉闹了点小小的不愉快。

    但按照军中的传闻,马援亦是一个慷慨有大节的壮士豪侠,又作为魏国建军的主要将领,许多偏将、校尉皆出其下,连耿纯、景丹也对马援颇多钦佩,将马援用兵吹得神乎其神,这让盖延更加好奇。

    南下途中,他甚至还在担心自己因幽州叛乱的事耽搁,导致错过大战:“可别不等我抵达,马援就已将赤眉击退。”

    然而等十一月下旬,盖延及渔阳突骑风尘仆仆赶到魏军邺城附近时,却从魏成大尹邳彤口中得知了中原大战的近况。

    “濮阳的围没解,还困着?”

    “什么,陈留城也被赤眉围了?”

    “赤眉大军数十万自颍川、淮阳北上,马国尉一退再退,除了陈留城外,荥阳以东十余县,尽数放弃,只退守敖仓?”

    暂时只有这些粗略的消息,但足以让有进无退的盖延大失所望。

    “传闻马援是马服君赵括之后。”

    “我先时不信,现在信了!”

    ……

    PS:第二章在半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