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回到三国战五胡 > 第六十六章 三雄论卖官鬻爵
    求订阅,求月票

    ……

    不过虽说不能统率全军,去驰援凉州镇压大军,但是按照吕布心中所想,若能谋得与凉州僻壤的上郡,那么协助朱儁稳定防线,应该是不成问题的。

    当初羯族之乱肆虐河东郡,吕布领军镇压以石勒为首的羯族势力,并谴派魏续等一应部将扎根白波谷一域。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发展,魏续已彻底掌控白波谷一域,并且在河东郡治下,与本土的士族、豪强势力,都维持着不错的关系。

    所以若是能谋得上郡之地,那吕布所谴派的大将,便能在魏续的暗中资助下,以最快的速度掌控上郡大势。

    吕布正色道:“不管公伟公他们,那肯定是不行的,不过想要资助公伟公他们,而且还不留下把柄,那就必须要设法得到,这上郡郡守之位。

    唯有做到这一点,我军才能将麾下精锐之师,谴派到合适的地方,协助公伟公维系凉州局势。”

    此前按照吕布的想法,先行发展好河套之地、平城一域,便能让己部在最短的时间内,得到最快的发展势头。

    可随着这次高层军议的深入探讨,一个更加大胆的想法,渐渐在吕布的心中形成。

    “想要谋得上郡郡守之位,依照当前的局势来看,恐并非是件容易的事情。”

    曹操眸中闪烁着精芒,看向吕布说道:“据某所知道的情况,这上郡郡守乃袁氏门人,就算我军想借道上郡,恐将会受到层层刁难。

    这袁氏乃四世三公出身,本身围绕在大将军何进身边,就是想借势铲除十常侍势力,而我军现在的身份,已被关东士族、豪强一系,定为十常侍势力的拥趸。”

    吕布笑道:“何进想要铲除十常侍势力,就依照当前我汉室的大势来看,短时间内根本无法做成。

    就算在何进的背后,有众多士族、豪强出身的家伙出谋划策,除非陛下不再宠信十常侍,否则在某看来绝无可能。

    但以张让为首的十常侍势力,之所以能有今日之势,那正是因为陛下想要的结果。

    既然这上郡郡守是袁氏门人,那想要谋得上郡郡守之位,也并非是件什么困难的事情。”

    刘宏在位的这些年,汉室的政治生态非常混乱,其中最为著名的事件,就是刘宏谴派十常侍,在西园卖官鬻爵之事。

    虽说此举是刘宏想削弱士族、豪强势力,但此举对汉室而言,那无疑是在饮鸩止渴。

    这让本就矛盾重重的地方,有了这些靠买官上位的官员,进一步加重了,对地方黎庶的剥削。

    对卖官鬻爵的好与坏,吕布并不想过多的评价,可若是能花些钱财,将这上郡郡守之位卖下来,那么这势力触角不就延伸进来了?

    在场的吕曹孙麾下众将,当听完吕布所讲的这些后,那脸上多流露出疑惑的神情,让他们领军与来犯异族势力干仗,这是他们的强项。

    可现在所提到的这些东西,明显超出了他们的理解认知,所以多少有些不明白,吕布这么说的意思到底是什么。

    吕布见到在场的众将,脸上皆露出疑惑的神情,也清楚接下来要讲的事情,不能让他们了解太多。

    所以便说道:“诸君,此次高层军议的内容,基本上已经全部敲定下来了,回到这美稷一域后,本侯就将你们拉来参加高层军议,说来是有些不近人情的。

    现在你们都可以下去放松了,有家眷的跟家眷团聚,家眷还没过来的,那就想忍耐住心中的相思,好好的聚在一起畅饮吧!

    接下来诸君将会奔赴各地,到时想像今日这般齐聚在一起,那就不是轻易能达成的事情了。”

    “末将等告退……”众将听闻此言,心中当即便明白是怎么回事,当即便轰然应诺道,随后便齐刷刷的离去。

    “文和、仲德、伯宁,你们也先暂时下去休息吧,这段时间辛苦你们了。”看着聚在一起的贾诩、程昱、满宠三人,吕布笑着说道。

    “喏!”

    原本人满为患的衙署,此刻只剩下吕布、曹操、孙坚三人。

    “奉先,你方才的意思,难道是想通过十常侍,将这上郡郡守之位买下?”曹操眉头微蹙起来,看向吕布说道。

    “什么?!”孙坚当听到这里,脸上露出惊异的神色,看向吕布、曹操二人,下意识脱口而出道。

    吕布看着眼前的地舆图,眸中闪烁着精芒,内心深处的那道声音不断响起,一定要设法谋得整个并州啊!

    原先在吕布的心中,对并州之地是徐徐图之的掌控,但真说到这里的时候,一个全新且大胆的想法,就开始在吕布的脑海中浮现出来。

    沉吟片刻,吕布微眯双眼道:“大哥,二哥,相信你们对陛下所设卖官鬻爵之事,这心中也都是比较清楚的。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此举是削弱汉室社稷根基的恶迹,可若是能将此事筹谋得当,却能更好的完成,抗击塞外异族的筹谋!”

    孙坚道:“奉先,某不同意这么做,且不提我军现在有没有那么多的钱财,就算是真的谋得这上郡郡守之位,那也是傀儡啊!

    毕竟上郡治下的士族、豪强,根本就不会任由我军,在这上郡发展起来的,到时只会白费功夫。”

    别看孙坚性情暴烈,可出身良家子,使得其在打拼的时候,那可是没少遭受士族、豪强势力的暗算。

    这才让立下赫赫战功的孙坚,在黄巾贼乱爆发之时,领军响应朝廷号召,那也不过是一小小的县丞。

    错非是得到朱儁的赏识,获得这佐军司马的官位,恐孙坚依旧会郁郁不得志,而随后在雒阳城,在幽州边疆之地,孙坚对士族、豪强势力的庞大底蕴,又有了更深层次的认知。

    也正是基于这样的前提,使得吕布在提出想靠重金买官,来谋得上郡郡守之位时,孙坚才会有这般激烈的反应,毕竟这在孙坚看来,那无疑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