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金刚不坏大寨主 > 0715:先天罡气,一剑隔世!
    官御天一开口。

    霎时舞曲鼓乐声也开始变小,一群舞女识趣退场。

    江大力停箸放下酒杯,目光淡淡转向官御天,又看向剑尊,心里知道这一群人恐怕也是早就私底下有所商议。

    否则同为元国霸主,就算百里去恶是个出家人不争、邀月独善其身不管。

    心机重重野心不小的苍鹰堡堡主了如神以及同样野心勃勃的剑尊,也绝对不会任由海鲨宫这么一块肥肉轻易落入官御天的口里。

    他沉声道,“既然官盟主现在开口了,本寨主也就不拐弯抹角,今日这么多人在场,你官御天想要拿到海鲨宫,又能付出什么?”

    官御天洒然一笑,目光熠熠而坚定,“那就要看江寨主你想要什么了。”

    江大力目光微眯,不答反问道,“我听闻官盟主的祖先应顺天便是护国大将军,曾于镜映湖底打造王者棋城,并设下生死棋局,声称赢得生死棋局者,必可一统元国武林。”

    官御天神色一凝,奇道,“莫非江寨主你对生死棋局也感兴趣?”

    “也......?”

    江大力眼角含笑,瞥了一眼一旁神色平静的剑尊,看向官御天冷冷摇头,“我对生死棋局并不感兴趣,对你们元国武林也没兴趣,但我却希望在元国朝廷拥有极大的声望。

    既然官盟主昔日的祖先是护国大将军,想必其本人当时所拥有的免死金牌以及不世功勋的证明物都是藏在那王者棋城内的。

    若是官盟主能承诺将你祖先昔日所得的功勋之物皆赠予给我,再送出神功《先天罡气》以及《不死神功》、《威龙神掌》等诸多神功武学,本寨主让出海鲨宫又有何妨?”

    江大力此言一出,顿时在场诸多人俱是轻吸一口冷气,暗道这委实是太狮子大开口了。

    官御天更是眉峰隆起,神色冷了下来道,“江寨主,看你这意思,是完全没有诚心想谈的意思了?

    海鲨宫虽是珍贵,却也还没有资格用以交换官某一身神功。

    或者说,江湖上任何人只要能得到本盟主一身神功,将来都完全有能力一统江湖,夺得一个海鲨宫又算得了什么?”

    官御天话语说到最后,言语中已充满冷傲与霸气。

    在场诸如了如神、邀月、甚至剑尊等霸主却也都无人反驳。

    纵然有人心里觉得不然,此时也无人表面上去反驳官御天。

    因为这么多年来,官御天所率领的至尊盟,的确已有一统元国江湖成为武林盟主的气势和实力。

    便是了如神也只敢在私底下小动作,面上屈服官御天。

    如果说剑尊的强,是建立在神兵利器之锋上。

    那么官御天的强大,便完全是其自身的一身神功,无论是《不死神功》还是《威龙神掌》,都是名震天下的武学。

    尤其《不死神功》,堪称练就成了一具不死之身。

    《威龙神掌》更是可打出金龙盘身的惊人掌力。

    至于《先天罡气》.......在场众人都是完全听都没听过。

    故此听到江大力开口这么一提,众人之所以也无人反驳,心里也是都在猜忌这门《先天罡气》又是什么厉害的武学,官御天到底还隐藏得有多深?

    官御天此刻故作佯怒,心里也是暗惊,疑惑这黑风寨主为什么竟然知道他手里居然有《先天罡气》。

    这部天人神功,他可是从未跟人说起过这极其珍贵的底牌。

    “官盟主又何必动怒,既然是你让本寨主开价,本寨主自然是往多了说。你不同意,倒是可以说说,究竟该如何交易?”

    江大力语气平静低沉笑道。

    对官御天这反应,他也早就有所预料。

    天人境的武学可不是大白菜,每一门学成后都足以称霸江湖。

    他一开口就索要《不死神功》以及《先天罡气》两门天人境武学,再加上对方先祖之物,官御天当然不肯答应。

    官御天神色略缓,眸光锐利盯着江大力道,“若江寨主真有诚意,我先祖那些功勋之物,待王者棋城开启之后就可以给你,便是《威龙神掌》这门绝学,都可以赠予寨主,寨主你觉得如何?”

    周遭人闻言,俱是感觉这交易也差不多了。

    一门天阶绝学外加一些功勋之物,换取来海鲨宫在海上的势力,这买卖,也勉强可以说算是对等。

    毕竟天阶武学也是足以镇派的武学,江湖中为数不多。

    不少跟随而来的至尊盟玩家此时更是心情极为郁闷。

    他们几乎所有人都没学过《威龙神掌》。

    即使平日里都将之戏称为五毛一包的“卫龙神掌”,但对天阶绝学的渴望却都是非常强烈的。

    结果现在这自家天阶绝学他们都还没学呢,盟主就要拿出来交易给黑风寨。

    从今以后,黑风寨就又多一门天阶绝学。

    以黑风寨主的大气,怕是其中一些核心成员都会有机会接触学到,江湖上流传的“天下武学出山寨”也愈发变得名副其实。

    日后行走江湖,至尊盟的玩家和黑风寨玩家起冲突,黑风寨玩家便打出威龙神掌教训至尊盟玩家,那种痛苦郁闷的感觉,想一想就很脸绿。

    唯有胖子是心里暗喜,暗道若是寨主得到了《威龙神掌》,那他作为黑风寨驻至尊盟头号间谍,肯定是有机会和资格学到这门天阶绝学的,这可比从吝啬的官御天这里学到绝学的机会要大多了。

    但就在这时,江大力却是伸出两根指头摆了摆,直接拒绝。

    “不够!区区一部《威龙神掌》,完全不够!”

    官御天脸色一沉,已是彻底不悦。

    江大力又淡淡笑道,“既然官盟主不愿拿出《不死神功》以及《先天罡气》作为交易,那么本寨主也可退一步,听闻你至尊盟内,还有一门传自剑祖的武学,盟主你可愿拿出?”

    “卧槽!还有?”

    “这群臭大佬,天阶和天人绝学在他们手里到底囤积了多少?”

    “至尊盟的底蕴可真是雄厚啊。黑风寨主干脆抢了至尊盟,我立马去加入黑风寨!”

    不少就在附近的玩家闻言都惊呆了,均道这些大佬NPC的底蕴也太强了,随便拿出一本都是绝学神功。

    “至尊盟还有传自剑祖的武学?”剑尊等人都是悚然一惊。

    官御天同样瞳孔一缩,惊疑盯着江大力道,“你是说那门......你怎么知道那门剑法的存在?”

    他说着,不由目光直接就看向了身后伫立的任千行。

    此时便是任千行都极为吃惊,没想到这黑风寨主居然还清楚一剑隔世这门剑法的存在。

    这门剑法连他也是才刚学会没多久,根本就没有在江湖上正式施展过。

    “盟主,我并不知情!”

    任千行盯着官御天,缓缓摇头,同时补充道,“但无论如何,一剑隔世不能交给他。”

    “嗯。我自有定夺。”

    官御天沉声颔首,收回视线。

    对于任千行他当然是信任的。

    因为任千行就是他的私生子,尽管对方并不知情,刚刚他也不过是下意识的问询反应,毕竟一剑隔世,现在也只有任千行修炼了。

    只是这门剑法他早就说过,存在极大的缺陷。

    现在江大力竟突然要这门剑法,这倒是令官御天心思活络起来。

    一剑隔世虽然很难得,是剑祖所传的天人境剑法,威力极其惊人,却毕竟存在很大的缺陷。

    若是黑风寨主对这剑法感兴趣并修炼了,这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官御天心下立时有了决意,看向江大力轻哼笑道,“看来,江寨主在来之前就已经做好了功课,对我们至尊盟可真是了解甚深啊,既然如此,本盟主可以答应,将那剑祖所传的一剑隔世作为......”

    “盟主!!”

    任千行骤然站出,目光锐利看向官御天。

    “嗯?”

    官御天皱眉冷喝,“退下!本盟主自有打算。”

    任千行目光一闪,咬牙道,“盟主,一剑隔世乃剑祖所传,无比珍贵,万不可作为交换物资,千行斗胆请盟主收回成命。”

    “放肆!!”

    官御天身上陡然爆发出无比强横令人窒息的气势,神色一厉暴喝,“还无需你代本盟主做决定,退下!!”

    若非任千行是他儿子,此刻他早就出重手教训。

    纵然如此,在这众目睽睽下被连番顶撞,官御天也已是暴怒。

    江大力看着这一幕,暗道这狼子野心的任千行只怕又将对官御天怀恨在心了。

    不过这也不关他的事。

    对于剑法,他其实也并不是太感兴趣。

    但《一剑隔世》毕竟乃是天人级别的剑法,传自昔日的剑祖,便是送给王语嫣学习,也能极大发挥价值。

    而且,这也是官御天最有可能让出的一门天人级别武学。

    因为对方对这门剑法也同样是不感冒,除此之外,再想捞到更多的好处,便不太现实了。

    “黑风寨主!”官御天看向江大力,沉声道,“就按你说得办,再加一部《一剑隔世》,你彻底将海鲨宫让给本盟主。”

    江大力嘴角微翘,“很好。没问题。”

    “看来这剑祖所传的一剑隔世剑法,竟然是真的,没想到,官盟主你竟隐藏得如此之深,有这等绝世剑法秘籍,却也从不声张。”

    这时,剑尊眼帘微亸,语气平缓开口说着,饶有兴趣道,“正好,本尊也对这门剑法很感兴趣,官盟主既然肯割爱给黑风寨主,不如就再割爱一次,也送一份给本尊如何?作为交换条件,你我之间协议第一条就此作罢。”

    “剑尊......”

    官御天皱眉诧异看向剑尊,心里却又感觉是在意料之中。

    身为剑尊,自然也会对剑祖的剑法感到非常有兴趣的。

    但早在和剑尊私底下建立协议之前,他就没想过要将一剑隔世曝光出来作为交易物资送给剑尊。

    毕竟以剑尊在剑道上的理解和应用,若再得到一剑隔世这种绝顶剑法,指不定或许还能消除这门剑法的隐患,势力大进,将来便会成为他在元国的心腹大患。

    相较而言,黑风寨主的势力忠心并不在元国,做一些这种资源交易也非常安全。

    “你们既然全都对一剑隔世这门剑法如此感兴趣,那好!!”

    就在这时,任千行冷着脸横着眉再度站出,完全不顾官御天震怒的表情,手中持剑盯着江大力和剑尊目光锐利道,“二位前辈,千行不才,学会一剑隔世没多久,故此斗胆请求试剑。

    若是二位前辈能以同等实力,接下千行施展出的一剑隔世,千行便不再多说一句,完全认可二位前辈有资格拥有这门传自剑祖的剑法。”

    “千行!!你太过放肆了,黑风寨主和剑尊是何等身份?岂须你的认可?”

    官御天豁地起身,面布严霜盯着任千行。

    任千行宛如俯首甘为孺子牛,低头抱剑冷道,“盟主,还请我试剑,否则我心中委实不服!”

    “呵呵呵呵......年轻人,勇气可嘉!”

    江大力神色淡然安坐在座椅上,平淡道,“既然你有此要求,那本寨主也满足你,不过建议你还是先找剑尊出手,否则我怕你再没有第二次的出手机会!”

    剑尊闻言皱眉,略感不悦。

    官御天却心中一动,看向任千行,暗忖这或许也的确是一个拒绝剑尊,让其知难而退的好机会。

    任千行的实力,在元国青年人物中,当属绝对的顶尖,二十之龄就已是天人2境的强横实力,直追江湖中老一辈的强者,虽然与据传同样二十出头的黑风寨主还没得比,但也是绝对的惊才艳艳,否则纵然是他的私生子,也根本当不上至尊盟的堂主。

    再加上一剑隔世的威力的确非常惊人,同等实力下,剑尊可未必就能讨得了好处。

    甚至于黑风寨主,也能稍微试探试探其实力底细......

    ...

    ...

    (求月票推荐票!白天再来加更!呼呼,睡觉了。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