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我的系统无限豪 > 第419章 故意抬价
    财力雄厚的6号贵宾房,终于打算出手兑价这枚质地上佳的古羊脂玉吊坠了!

    当周原在观景走廊上,大声向台下的拍卖师提出要求时,一直在观望的众位拍卖客顿时来了精神。

    不管8号贵宾房的人是怎么想,梅旭谦和沐准是笑的。

    尤其是梅旭谦,想想万一王钟沧能把这枚古玉拍下来,那自己至少也能有机会再次赏鉴时,他脸上的笑容就掩不住。

    汪玲月以及蓝家的两位表妹、严纤纤则是齐齐欢呼:“沧哥终于要出手了!”

    “不知道沧哥肯出多少钱!”

    徐副总的嘴角情不自禁地上扬起来。

    王钟沧这一表态,十有八九,这枚古玉会被王钟沧收入囊中。

    毕竟这位是真的不差钱,而且舍得花钱。

    很快,等拍卖师迅速应允,清俊的王钟沧就在周原和周真的护送下,在大厅众人们以及其他贵宾房的众嘉宾们的关注中,不紧不慢地走出6号顶级贵宾室,来到拍卖台。

    “这么年轻!”

    “很俊美,有种大家族子弟的气度!”

    “颇为霸气,不知道是哪一家的后辈。”

    今年新款的百达翡丽表,并不能表明王钟沧的财力。

    不过,毕竟6号贵宾房之前出价过3亿来买下了珐琅瓶,所以大家也没有太小看他的财力。

    当然,考虑到如今的年轻人很少收藏这个,也不排除这珐琅瓶是王钟沧的在场长辈做主拍下的,好些并不认识王钟沧的中年富商暗暗在心里嘀咕,颇有些酸溜溜的。

    因为,气度从容又不失文雅的王钟沧,把他们家中的杰出后辈都比下去了。

    经过沐准身边时,王钟沧礼貌地朝他微微点头,算是招呼。

    沐准也微笑着笑了,挥挥手算是回礼。

    于是,旁边几位认识沐准的中年豪商便好奇地问沐准,有关王钟沧的来历。

    “我和他也是第一次见面,不过他和我的一位老友,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沐准含含糊糊地笑道:“我那位老友对他相当推崇,现在看来,果真闻名不如见面。”

    王钟沧主动在这等公众场合,和他礼貌地点头招呼,沐准心里是很受用的。

    再加上先前,王钟沧没有和他争那尊粉彩瓶,沐准心里更是高兴,此刻,未经王钟沧同意,他自然也就不会轻易地把王钟沧的身份爆出来。

    待王钟沧走近拍卖台,在周真的指点下,一一看过了这块古羊脂玉石的亮点之处和价值所在,王钟沧便点点头,看着满眼期待的拍卖师,笑笑,转身,朝着周原勾了勾手。

    这个勾手的动作,顿时让拍卖师半悬在空中的心迅速落地。

    很快,拍卖场上的工作人员就在周原的示意下,迅速搬来了三张椅子。

    王钟沧气定神闲地在中间的椅子上坐下,在大家的关注目光里,不疾不徐地微微一笑,开口:“我出800万。”

    这笑容,十分笃定,也清雅而自信。

    徐副总和梅旭谦均会意而笑。

    沐准脸上的笑意也更浓了。

    “好的.800万第一次!”拍卖师眼睛一亮,马上又卖力地高声大吼:“这位帅哥出价800万,还有没有更高的?”

    一边说着,他一边看向楼上的8号贵宾室。

    先前6号和8号为了珐琅葫芦瓶就掐过一次,现在又开始掐了。

    王钟沧这么高调地暂停了拍卖,然后上台前来观看,再决定参与竞拍,如果拿不下,就是大跌面子!

    “1000万!”8号贵宾室的人显然也是来了脾气,马上就开口。

    “1200万!”这回王钟沧没有开口,倒是一旁的周真在他的示意下毫不犹豫地抬手。

    “1500万!”

    “1800万!”

    两边针锋相对,毫不犹豫地你追我赶,让在场的其他拍客们面面相觑。

    顶级羊脂玉是很值钱,但也不至于能拍到1800万,近两千万的份上。

    然而,这两家人就像是斗气一样,价格又迅速突破了3000万、

    好吧,吃瓜群众们无语了。

    知道你俩有钱,可有钱也不是这么花的吧?

    这是一块小型的羊脂玉坠,不是一块稍大的顶级翡翠帝王绿原石!

    贵宾房里的汪华明和王华国相视苦笑:“年轻人啊,还是太冲动了些。”

    以他们的身份和眼光,是绝对不认同在这种只是寓意万寿的普通羊脂玉饰上砸如此多的钱。

    这是在国内的拍卖,又不是在国外,这块玉坠也不具有很重要的历史学术研究性,不值得!

    不过,从王钟沧的两次出手和底气上来判断,汪华明和王华国认为,王钟沧这位侄孙在海外的财产,主要是可动用的资金,至少达到了千亿级!

    以前,他们还会从王钟沧的年龄上,认为他背后可能有一个高级的金融研究团在支持和赞助,他是代言人。

    但从那一次瓦特王子主持的国外汇市实战上来看,王钟沧自己,就具有极为高明的金融投资眼光,并且对危机非常敏感!

    想想这样的金融天才是自己的后辈,两位老人心里就十分地欣慰和自豪。

    以往总觉得,王家的后辈们,一代传一代下来,或者是对数字敏感,或者是具有出色的语言天赋,但并没有两者合一的人。

    但现在,事实证明,王钟沧就是这样身具两种天赋的天才!

    对数字的敏感让他清楚地看到了国际金融市场上的危险和机遇,而语言天分则帮助他读懂了各国的时事资料,以及各种金融分析材料。

    这样一加一的结果,就是远远超过了二。

    很快,看着那一家8号贵宾室一直穷追不舍地和王钟沧竞价,大家顿时明白,对方也是一个很要面子的人。

    现在的报价,已不纯粹是为了收藏这块羊脂玉,而是为了维护他们各自的脸面。

    “我猜沧哥应该是给周真哥定了一个价格上限,让周真哥代替他出价,好省事。”王钟远眼睛发亮地猜测:“不知道沧哥这个上限是多少?总不可能是1亿吧?后面还有一个成化天青鸡缸杯要拍呢!那个才更值钱啊!”

    周真是不知道王钟远这么说,否则,周真会翻白眼。

    先前王钟沧下楼时,示意周真稍后替自己加价,周真也聪明地问了一句上限。

    然而,王钟沧的回答,是“没有上限!”

    因为对方不可能无上限地叫价!

    对方投入拍卖行的保证金是有限的。

    王钟沧相信,这个世上不会再有第二个人,能拥有开心神豪系统并且拥有一张无限额度刷并5倍返还的黑卡。

    ……

    台下和台上的竞价还在继续,不过,似乎8号贵宾室已经厌烦了这样无休止地竞争,现在的每一次竞价,都不再是加几百万。

    “4000万!”

    “5000万

    “6000万!”

    明眼人已经能看出,大概是王钟沧的叫价惹恼了8号贵宾室的人,所以现在故意在抬价。

    连徐副总也开始抹汗。

    他希望王钟沧千万不要以为,8号贵宾是拍卖行请来的托。

    不过,终究在1亿3000万时,8号贵宾放弃了抬价。

    于是,王钟沧以1亿3000万的价格,拍下了这枚寿星羊脂玉坠,也算是破了小型羊脂玉的拍卖纪录。

    再接下来的,是一块古翡翠玉摆件。

    王钟沧没有参与竞拍,梅旭谦也没有,所以这尊摆件被刚才拼命抬价的8号贵宾室以2亿2000万的价格买下。

    回到了包房里的王钟沧轻笑起来:“这次他算是挽回一点面子,有了收藏。”

    “他这一尊还有机会再增值。”钟老十分中肯地道:“这么大件的翡翠玉摆件,现在市面上也不多了。”

    他再试探地问王钟沧:“王董,接下来的字画,我知道你是不感兴趣的,但那压轴的天青鸡缸杯,您要不要竞?”

    “我手里还没有类似的瓷器。”王钟沧微微一笑:“先看看吧!图册上的,终究没有实物看得清晰,也没有那种神奇的感觉。”

    ……

    另一边,熊奇欢也载着莫老爷子夫妻和王钟荷姐弟俩,顺利抵达了圳福机场旁的凯悦酒店。

    “赶早班机的公司高管,一般喜欢住这里,早上不用起太早,风景也好。”把车钥匙丢给酒店的门童去停车,示意行李生恭敬地将车内的行李箱全部拿下来,熟门熟路的熊奇欢便陪着莫老爷子夫妻和王钟荷姐弟俩去前台checking in 。

    很快,等他们拿了房卡,坐电梯来到套房里,那宽敞的空间和明亮的风格就让王钟荷姐弟俩同时欢呼起来。

    “太棒了!”

    “这床好大!”

    待进了浴室,看见大大的浴缸,王钟荷再度欢呼:“我最喜欢浴缸了!”

    三间房,其中一间是大床房,另两间是双床房,住起来确实是很舒服。

    “这间套房多少钱?”莫老爷子忍不住问。

    “我们公司跟酒店有协议,一晚上8000多。”熊奇欢笑笑:“莫公子和我住一间双床房吧,这样有什么事,随时可以叫我。”

    “没问题!”莫海涛笑嘻嘻地道:“熊叔叔,您晚上打不打游戏的?”

    熊奇欢目光微闪,委婉地道:“打得少。而且,明天要赶早班机,莫公子最好还是不要睡得太晚。等您到了京都,您可以和钟远公子一起玩游戏,玩多晚想来董事长都不会管你们。”莫老婆婆马上数落着莫海涛:“你熊叔叔开了一个下午的车,很累的,要早点休息才行!好了,我先跟你爸说,我们已经到了酒店,让他放心。你们俩赶紧洗澡去!”

    这家酒店看起来比她去安西旅游时住的酒店还要豪华,她当然很满意

    儿媳妇这个娘家侄儿的做事,着实很大气啊!

    熊奇欢认可地看了这个老婆婆一眼。

    小的还不太懂事,还好老的懂事。

    他今天从圳福开车到莞城,又从莞城开到圳福,加起来超过了7小时,哪能不累?

    “好吧!”莫海涛有些怕奶奶,只好泄气地应下。

    王钟荷则直接联上酒店wifi,再迫不及待地继续和王钟远视频:“远哥,现在拍卖怎么样卫?”

    于是,很快,莫老爷子夫妻就错愕地得知,王钟沧又花了一亿多元,拍下了一块羊脂玉吊坠!

    “羊脂玉用不了一亿元吧?”莫老爷子颇为惊愕:“钟荷,你哥是不是被人坑了?”

    “沧哥可以花25亿来保证蜜月出行的舒爽,花1亿元来买块喜欢的玉,也正常。”王钟荷满不在乎地道:“他的房产那么多,真要有什么资金需要,随便卖了车和房就有钱了,他肯定不会考虑玉石的增值。”

    莫老爷子夫妻顿时面面相觑。

    所以,这就是有钱人的花钱概念?

    ……

    今天准备的钱很多,但真正花出去的却只有快5亿,王钟沧觉得并不是很爽。

    不过,很快,诸位表妹表姐和表弟们的祝贺和佩服,让他收割了一波畅快。

    几位老人家看他的目光有些古怪。

    好在王钟沧已经习惯了这种古怪。

    悠闲地喝完了一小杯上等的大红袍茶,王钟沧笑着问江回峰:“你今天真的不出手?”

    “又没有大红袍放出来。”江回峰摇头:“要是有,我肯定立刻拍。”

    众人都知道江回峰好茶,顿时哈哈大笑。

    不过,就在这时,江回峰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他一接,嗯啊几句之后,目光变得奇怪,看向王钟沧:“董事长,您明天还会再参加一场拍卖会对不对?”

    “对,是明天晚上。”王钟沧肯定地点头。

    “我刚才有朋友透露,明天晚上的拍卖会,会有顶级大红袍。”江回峰哭笑不得:“听说,是有领导知道你在这里大方竞价,特意将自己的那一份挪出来送拍的。”

    王钟沧顿时也愣住了。

    凭心而论,有着武陵星茶业公司百分之五股份的他,不缺上佳的大红袍。

    可能就是那顶级的大红袍,比较难弄。但如果他肯花大价钱的话,应该也能弄到。

    退休前的汪华明虽然没有到达那个配比的级别,想买还是能买到的。

    而且自己之前并没有传出很喜欢喝好茶的传闻。

    那么,这位领导将配比的顶级大红袍拿出来拍卖,是何意?

    试探他的财力?

    还是想帮他拉拢江回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