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客吧 > 太平客栈 > 第二百八十章 神游天外
    秦素对于李玄都的回答并不十分满意,加重了语气:“你还没回答我呢。”

    李玄都只好如实回答道:“当然不够用。”

    秦素满怀忧虑地问道:“你打算怎么办?不要说什么‘凉拌’之类的话,我不喜欢。”

    李玄都不得不承认,秦素是最了解自己的人之一,他刚才的确是想这么回答,现在只好换一个说法:“难道因为我打不过师父,我就要改变自己的初衷吗?”

    秦素无奈道:“你可以妥协。老爷子只是想要维持现状而已,老爷子并不是反对你,否则他也不会支持你成为大掌教。”

    李玄都叹了口气:“再让谢雉主政十几年?我不会答应,岳父也不会答应。是我来说服师父?还是让岳父与师父兵戎相见?在天下棋局的推演中,的确拖到了天宝二十一年,可那只是棋局,是假的,拖到天宝帝老死也没问题,可如今的苍生,是真的,岂能一概而论?”

    秦素无言以对。

    李玄都道:“还是让我来做这个恶人吧。老爷子的心思在天上,岳父的心思在人间,刚好我在两者之间,最是合适。”

    秦素说不过李玄都,只好说道:“那你打算怎么做?”

    李玄都无意在秦素面前显露自己的城府,于是露出头疼的神色:“我也没有太好的办法,老爷子多年清修方有如此修为,就算地师,也是靠着多年的谋划和昆仑洞天的机缘才能越过他去,我在一时半刻之间的确想不到太好的办法。”

    两人陷入沉默之中。

    虽然李玄都是李道虚的弟子,秦素是秦清的女儿,但在事实上,两人已经逐渐脱离各自的父亲,成为一方新的势力,就好似两个年轻人离开各自的家庭组建了一个新的家庭。在这个“家庭”之中,李玄都和秦素是当之无愧的家主,有些事情,只能两人商议决定,尤其是牵扯到两位父亲的事情。

    最终还是李玄都打破了沉默:“天色不早了,你先去休息吧。”

    秦素问道:“你呢?”

    李玄都说道:“我还要完成每日的功课。”

    秦素知道,所谓的“功课”就是修炼,李玄都固然机缘极多,但自身勤勉也不可忽视,无论如何忙碌,他每天都会抽出时间修炼,雷打不动。而且这种修炼并非入定后的运行周天,而是参悟、运用,很是累人,这也是秦素和陆雁冰都有些抵触的缘故。

    秦素不再多言,离开正堂。门外自有人引她去早已安排好的住处。

    只剩下李玄都一个人后,李玄都开始雷打不动的每日功课。

    不知过了多久,李玄都忽然有了片刻不由自主的失神。

    恍恍惚惚之间,李玄都不知自己身在何处,仿佛茕茕孑立苍茫浑沦之中,只剩下他自己,茫然四顾,不见天地万物,不见芸芸众生。忽然之间,李玄都又仿佛劈开浑沦,清气上升,浊气下降,天清地明,不知身躯何处,不知立足何处。

    接着他神游物外,来到一处玄妙所在。

    神游物外不算什么。

    道门素有“赤子”之说,即返璞归真,通过修炼达到清净无为之境犹如婴儿,故而又有“修炼神魂,显化婴儿”之说。抵达长生境之后,又被称作金丹大道,金丹本是无形无质,不过如果主动显化,就会脱离丹室,化做一颗莹莹灵丹,上冲中宫位置,寻本性而炼化神魂,谓之“明心”。神魂炼化纯圆,飞腾而上于脑中,谓之“见性”。

    两者聚结合体在上丹田紫府之内,霞光满室,遍体生白。继而又回归于腹内气海处,合化为命胎。叠起莲台,虚养命胎,进而胎化神魂,默默温养,直待紫气虚来时节,婴儿养育健全,冉冉而出天门,旋而又回,介于有形和无形之间,此谓之“元婴”,成就元婴之后,不是鬼仙也可以神魂出窍,神游物外,不过多与自身实际年龄不符,似如婴孩。此等境界,已经是驻世不朽,谓之“长生久视”。

    当初大真人府一战,李玄都连续大损元气之后,落入半是走火入魔的状态之中,看似是劫数,其实也暗藏着机缘。长生一途,从来都是福祸双至,是机缘还是劫数,常常就在一念之间,通常都是劫数在前,机缘在后,李玄都得以窥得一线元婴玄妙,所以这并非他第一次“出神”。

    关键是这处玄妙所在,让了李玄都甚为吃惊。

    这里是昆仑洞天的紫霄宫。

    每逢“玄都紫府”现世,都可以看到玉虚峰上的万重宫阙,不过想要进入其中却是千难万难,要经过“太虚幻境”、九重天、陆吾居处、五行洞天、昆仑洞天,然后在昆仑洞天之中,才算是见到了这些宫阙的本身,也是太上道祖的旧居——紫霄宫。

    任谁也不会想到,紫霄宫显化虚影于人间,在玉虚峰和玉珠峰上看似近在咫尺,实则远在天边。

    自古就有昆仑仙境的说法,只是此处“昆仑”并非昆仑山,而是“玄都紫府”,准确来说,是“玄都紫府”中的昆仑洞天。

    “玄都紫府”的构造十分玄奇,好似一座山尖朝下的倒悬昆仑,又有些类似于传说中的“桃花源”,初时极小,越往深处则越发广阔。刚刚进入“玄都紫府”时,不过一山而已,待到进入陆吾居处就豁然开朗,再从陆吾居处进入五行洞天,已然可比数府之地,而紫霄宫所在的昆仑洞天,经过天帝、太上道祖、南华道君等数十位天仙的开辟之后,已经有一州之地,实在是不可思议,第一洞天之名当之无愧。

    早在上古年间,“玄都紫府”还未封闭,长生境高人的百年期满,往往会远去昆仑洞天,放在普通人的眼中,这便是飞升得道了。

    只是随着天帝和太上道祖相继飞升离世,,紫霄宫封闭,“玄都紫府”成为了无主之地,道门中人又为“玄都紫府”的归属大起干戈,最终引得正道祖师南华道君出手将“玄都紫府”封闭,留下陆吾负责看管“玄都紫府”,禁止没有机缘之人擅自进入其中,昆仑洞天才逐渐成为后世人眼中的传说之地,“昆仑”二字也不再象征着仙境,只是笼统称为道门祖庭。许多循着典籍记载来到昆仑之人,只见得白雪皑皑,不见半点仙家气象,也只当书中记载是前人故意夸大其词,不过是凭空想象罢了。

    当初李玄都等人进入昆仑洞天之后,看到高悬于天空的紫霄宫,也曾靠近,只是近了之后,不见紫霄宫的重重殿宇,只见两扇堪比城门的青铜大门紧闭。这便是紫霄宫的玄妙了,介于可见和不可见之间,就好似是海市蜃楼,远观可见,想要近观时却又消失无踪。大门不曾开启,便是无缘进入。

    这也是李玄都认为自己来到了紫霄宫的缘故,因为他的面前就是两扇青铜大门,左右两侧则是飞升台和留仙台。

    如果不是幻境,那么就是昆仑洞天的紫霄宫无疑了。

    此时曾经紧紧关闭的青铜大门如今已经开启,以青铜大门的高度而言,这仅仅是开启了一道缝隙,不过已经足够让李玄都穿过其中,毕竟现在的李玄都只是个婴儿大小。

    李玄都穿过青铜门之后,仿佛穿过了一道“阴阳门”,来到另外一个空间。

    这里难以用言语形容,似乎是一座大殿,可周围弥漫着众多雾气,一切都是朦胧模糊的,让人看不分明。

    李玄都努力看清四周,却是徒劳,然后就听到一个声音说道:“你来了。”

    李玄都对于这个声音很熟悉,循声望去,看到了一个同样模糊不清的高大身影。李玄都只能看到一个轮廓,这个轮廓其实也并非如何高大,只是常人之高,可在婴孩模样的李玄都面前,就显得十分高大了。

    李玄都带着几分恭敬开口道:“师父。”

    这个身影正是李道虚,相较于婴孩大小的李玄都,李道虚还维持了本来形貌,这便是两人修为上的差距。

    李道虚道:“所谓神游天外,不过如此。”

    李玄都问道:“师父,这里真是紫霄宫?”

    李道虚答道:“这里的确是紫霄宫,在太上道祖显圣之后,便开启了。不过只有进入过昆仑洞天的长生之人,才能神游进入此间。澹台云来过,秦清也来过,你倒是第一次来到此地。”

    李玄都道:“我未曾跻身元婴妙境,神游与否,不能自主。”

    李道虚道:“可你还是来了。”

    李玄都问道:“此地有何玄妙之处?”

    李道虚道:“此处有太上道祖留下的禁制,不得妄为,不过可以在此地感悟天地玄机和太上妙法,我在此地多时,大有裨益,澹台云和秦清也是在此地更上一层楼”

    李玄都忽然想起一事,说道:“我记得老天师说过,紫霄宫中有一天地灵根,三千六百年一开花,三千六百年一结果,所结之果再三千六百年方得成熟,一次结果三十六枚,可助地仙渡过三次天劫,人间所修金丹大道,又称金液大还丹,故而此树之果,名为草还丹。再有六百余年,紫霄宫中的草还丹就该成熟了。”

    李道虚道:“你若能够带走,尽管去拿就是。”